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两百零六章 覆灭(上)

更新时间:2019-05-28  作者:仐三
艾伯在房间内惶惶不可终日。

是完蛋了吗?

不,从战局上来看,远远没有,不管是昂斯家族派出的半尸人战队也好,尸化紫月战士也罢,现在都还占据着优势。

那些该死的黑袍人在不停的死去,可是每死一个,艾伯的心就会颤抖一下。

对,即便取得了优势又如何?现在的战局已经和昂斯家族暂时没有关系了。

他们被封锁了,彻底的封锁了。

现在的房间内,无论是谁试图走出房间,都会受到一道土墙的阻挡和一句冰冷的警告。

“不要让我亲自出手,我并不愿意抢夺别人的猎物。”

这是什么样狂妄的话?把整个昂斯家族封锁在大宅内?成为别人待宰的猎物?

当土墙第一次出现时,艾伯想要打碎它。

因为他迫不及待的要离开,奔赴向他的光明前程。

他也不能再等待,当时战局已经明显朝着黑袍人倾斜,荣耀广场一战,他们彻底的失败。

可是,族长考克莱恩的声音却从房间中传来:“全体昂斯家族成员,原地不动。否则,后果自负。”

这个声音让艾伯几乎癫狂。

第一,族长的声音能够传到这里,让他忽然意识到,全族恐怕都在族长的监视之下,自己要远走高飞的事情,不再是秘密。

可恶的老头子。

但这没有关系,就当他偷窥狂好了。

第二,为什么敌人就一句简单的威胁,老头子就做出了这样的妥协?难道他又将昂斯家族卖给了另外一个势力?

艾伯跃跃欲试,他在犹豫!

可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家族的大宅传来,惊得艾伯身体颤抖了一下。

接着,房间内的大屏幕打开了,是考克莱恩亲自指令打开了。

画面上,昂斯家族一位27岁的成员,罗伊.昂斯似乎是喝醉了,面对敌人的威胁,和族长的警告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开始攻击这道土墙。

然后下一刻,那道土墙忽然化作了一双土制的大手,直接捏碎了他。

画面就那么简单,却让艾伯的心跳几乎停止。

土系天赋紫月战士!即便被捏死的罗伊根本不是紫月战士,只是比普通的精英战士强大。

但还是说明,这个威胁之人的实力强大到远远的超过了三阶,否则这个人的天赋能力不会到如此程度,几乎是随心而动,任意而形。

三阶紫月战士不可能做到!

那这个威胁昂斯家族的紫月战士又是几阶?他是谁?敢凭借一人之力威胁整个昂斯家族!

不敢反抗,艾伯完全不敢反抗!他只是一个二阶紫月战士,拿什么来反抗?

他只能等待着,看看考克莱恩那个狡诈的老头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

什么样的应对?

考克莱恩的脸色有些灰白。

他的年纪不小了,但从来都给人一种精神矍铄,老当益壮,还能再活上一百五十年的感觉。

凭什么又不能呢?身为紫月战士,而且是进入三阶已久的紫月战士,完全有能力冲击四阶。

只要冲击成功,谁又能验证不能再活一百五十岁呢?

至少他听说的强者,只有战死,还没有老死的说法。

考克莱恩想要活到老死,他甚至不太在乎他这些子子孙孙,只要他能够继续活着,能够继续强大,他不会缺女人,子孙还不是随时都有一大堆?

所以,他怎么会显出老态?他还非常的年轻呢!

可是今夜,当这个威胁的声音出现时,他开始忍不住的害怕了,灰白的脸色就是证明,就连一向整齐的白发也因为焦虑显得有些凌乱。

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一瞬间就老态毕现。

出神入化的土系能力,加上监控传来的画面,那个站在门口,双手抱胸的高大身影。

别的昂斯家族的人或许不知道,但考克莱恩这个活得够久的老家伙,他必须知道这个人。

狂狮苏啸!!

呵呵,一切的预测都错了!能够证明星辰议会的情报网失败,是一件让人痛快又感觉恐怖的事情。

痛快的是强大如星辰议会,也出错,那么他们并不是那么可怕且不可战胜。

恐怖的在于,唐风死了,他整整死去了十三年,他生前布下的迷局,星辰议会最终还会解题失败。

唐风啊,这个男人太深不可测。

星辰议会那个神秘的,强大无比的议会长会抓狂吗?他又一次输给了唐风。

“呵呵。”考克莱恩麻木的笑了一声,手中未抽完的雪茄散发的烟雾显得有些扭曲,因为他的手在颤抖。

狂狮苏啸出现在了这里,唐凌的身份还有疑惑吗?

他们昂斯家族显然是狂狮苏啸留给唐凌的‘礼物’。

还有胜算吗?唯一的胜算还是只能寄托在星辰议会上。

现在考克莱恩根本不敢妄动,他不敢下令动用二级护城仪,不敢第一时间向星辰议会汇报情报,请求最紧急的支援。

他知道,苏啸强大无比,他的六感完全可以监控这一整间大宅,除非自己找死才敢这样‘作’。

他只能等待,他甚至需要把希望寄托于唐凌。

是的,唐凌强大了,他从监控之中看清了一切,他并不吃惊,让人瞬间强大的方式有许多种。

但唐凌依旧不会是他这个资深三阶紫月战士的对手,因为...考克莱恩端起了眼前的一杯酒,瞬间杯中的酒就化作了冰块。

唐凌还没有天赋,或许有,那弱小的风天赋吗?

有很多办法可以提升他的基础能力,但是天赋能力呢?

所以,拖延,唐凌就是还能够拖延时间的希望和筹码。

而星辰议会已经升级的行动,不会等待太久了吧?

想到这里,考克莱恩摁动了桌上的一个摁键,他的声音再次传到了大宅里的每一个房间。

“不要忘记了,我们昂斯家族崛起的历史。依靠的是光荣的战斗!现在请你们穿起战甲,拿起武器,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敌人吧。这将是昂斯家族的生死一战!”

如果是拖延,希望这些平日里享受着家族福利的家伙,为了自己的生命拼尽全力,尽量的拖延唐凌的每一分钟吧!

啪嗒啪嗒,唐凌的脚步声终于在昂斯家族大宅前的那一条街道上响起。

这一条两旁植物被修剪的整整齐齐,虽不宽阔,却异常干净,带着一丝丝庄重气息的街道就是昂斯家族门前的路。

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唐凌几乎是瞬间而至。

但当他走上这条长度不足三十米的道路时,他停了下来,他需要一个短暂的缓冲与调整,来面对接下来的血腥。

他需要一个郑重的,一步步行走的过程,来渐渐的平息自己狂躁的愤怒。

不能有丝毫的差错,他今天是覆灭者,如果逃掉一个都是他的失败。

他们该死啊,他们的死不仅能告慰逝者,也能阻止那些残余的龙军前仆后继的再死去。

即便,唐凌对龙军还谈不上亲近,他甚至从心底,骨子里有一种抗拒,不想和龙军搅和在一起。

虽然,他看见了龙军一个个为他用生命铺路,但他还没有自大的以为,真正是因为他唐凌。

一定是有别的原因,才让龙军如此狂热,而关于这个原因,唐凌更不想去分析,思考,他还是下意识的排斥。

可是,这毕竟是一条条鲜活的,带着坚毅信仰的生命啊,这个情唐凌认了,他悄悄的将这个责任抗在了肩上——覆灭昂斯家族,拯救剩余的龙军。

双方从此不欠,不再纠缠就是最好的结果。

唐凌莫名的有这个念头。

而在他的眼中,至始至终映照着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无比的高大,一头张扬的白发在夜色中显得有些刺眼。

他双手抱胸的看着唐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从踏上这条路开始,所有的战斗便只属于唐凌了。

那这个人就是战斗的开始吗?唐凌反手将合金长刀拿在了手中,一步步的朝着那个人靠近。

随着唐凌一步步前行,越发浓重的战意也开始升腾,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场,连他周围的风都跟着狂暴了起来。

可是,面对唐凌这样的气场,那个高大的身影似乎只觉得好笑,他甚至悠然的点起了一支香烟。

最后十米。

唐凌忽然一个猛冲,战刀扬起,直接砍向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

此时的唐凌基础实力达到了三阶紫月战士,一刀之下,竟然带起了音爆之声。

而门口那人,微微扬眉,周围起了淡淡的旋风,粉尘飞扬。

眼看战斗一触即发,唐凌的刀忽然在半空中停住了。

望着门口那个人,他笑了,有些安心,有些温暖,却也莫名有些悲伤。

“叔,这样玩有意思吗?”唐凌开口了。

“破绽是什么?”苏啸的嘴角有些抽搐,他就不能在智商或者武力上赢过这两父子一次吗?

当然,现在武力上他是能赢过唐凌的,但骄傲如苏啸,他实在不能接受去欺负一个才15岁,修炼刚起步的少年。

揍他算做是赢了吗?

“你不该点烟。你一点烟,偏头的角度几乎就没有变过。”唐凌这样回答到。

事实上,就算苏啸不点烟,还是会透露出无数的破绽,就比如站姿,就比如双手抱胸的角度...在有精准本能的唐凌面前,这些根本就无所遁形。

重要的是,唐凌有着强大的第六感,他能感觉到苏啸的气场,一个只属于苏啸的,别人无法模仿的气场。

他从第一眼,就知道,是苏啸在这里等着他。

“哎呀,真是!”苏啸有些懊恼,既然懊恼他一定是要发泄,所以一脚将唐凌踢趴在了地上。

“你干嘛啊!叔!”唐凌大呼小叫,实际上他是故意的,他不敢询问什么,就比如苏耀叔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他总觉得自己问了会难过。

“不干嘛,就是想踢你,怎么样?”苏啸叼着烟,眯着眼,然后一双手重重的拍在了唐凌的肩膀上:“老鼠已经关在了笼子里,我负责一只都不要逃出去,你负责杀,懂了?”

“嗯,懂了。”唐凌点头,转身就朝着昂斯家族的大宅之中走去。

“哦,对了。”苏啸忽然叫住了唐凌,他看着唐凌说道:“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我真名叫做苏啸。”

“当然,苏耀这个名字也没有骗你。这是我这十五年来的身份。”

“之前,你问过我是谁?我说你没有资格知道,现在算是告诉你了,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唐凌扬了扬手中的刀,没有回头,他终于要来覆灭昂斯家族了。他应该用仇恨来燃烧自己,伤感什么的,不适合在这个时刻。

‘澎’的一声,昂斯家族的大门被踢开了。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七个身穿简单战盔的昂斯家族的男人,有些战战兢兢的举着武器,靠在一起看着唐凌!

原来最终的敌人就是他啊——唐凌!

这七个人稍许放下了心,毕竟做为昂斯家族的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唐凌这个人,只是做为只能住在大宅一楼的底层子弟,他们不太清楚其中的关键。

可无论如何,唐凌只是一个新月战士,又能强大到什么程度?族长在开玩笑吧?或者,他指的真正敌人是守在门口那个强大到让人颤栗的人。

“杀!”昂斯家族的三个子弟冲向了唐凌。

唐凌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站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大厅,打量着这座大宅。

森严而等级分明。

整个五层的大宅,伸出的露台刻意做成了一个金字塔形,越是往上,露台越小。

这样就代表着每往上一层,所住的家族成员地位越高吗?

唐凌忽然挥刀,然后一个侧身,肩膀撞向了另外冲过来的身影,于此同时,没有握刀的手一把抓住了最后一个身影,随手就砸在了墙上。

刀光下,头颅飞起。

第一个。

被撞击的第二个昂斯子弟,胸膛明显的塌陷了下去,落地时,吐出了一大口带着泡沫和内脏碎片的鲜血,然后就停止了呼吸。

至于第三个被撞在墙上的,直接在墙上留下了一道人性血印,然后就如烂泥一般的缓缓滑落下来,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第二个。

第三个。

唐凌的神情非常平静,之前他在路上就询问过阿兵,昂斯家族究竟有多少子弟。

不多,真的不多,总共七十九个,包括考克莱恩在内。

所以,他现在开始会一个一个的数过去,七十九个一个都不会少。

一秒,三个!

唐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彻底震慑到了另外四个人,他们转身就跑。

可是,从唐凌进入这间宅子开始,就没有人有逃跑的机会了。

他们一动,唐凌便动。

瞬间,跑在最后的那个就被唐凌抓住了衣领,朝着前方不到两米的另外一个砸了过去。

两人碰撞在一起,身上的骨头同时传来了碎裂的声音,他们开始惨叫,唐凌连眼皮都没有抬。

他追上了第三个,一个跳跃,一脚从背后扫了过去,脚尖重重的踢过了第三个的后颈。

‘啪嗒’一声,第三个的脖子重重的垂下,和胸膛形成了一个诡异的九十度。

接着,整个人飞了出去,绊倒了第四个。

“不要杀...”仅仅说出了三个字,唐凌落地,另一只脚重重的塌下,踩塌了他的胸膛。

然后唐凌转身,从两个被撞断骨头还在呻吟的昂斯家族的弟子旁边走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刀光起,两颗头颅翻滚着滚远。

第四个。

第五个。

第六个。

第七个。

唐凌没有什么痛快的感觉,只是觉得有些肮脏啊,不管是他们的脖颈溅出的血也好,身体被砸出的血也好,总是不可避免的溅到唐凌身上,让他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全身滴落着血滴的血人。

这些散发着腥味的血迹,让唐凌异常的嫌弃,因为这个家族的人,就连血也是臭的,脏不可闻!

所以,唐凌一把扯掉了身上的黑色斗篷,挑衅一般的望向了最高层。

艾伯在那里?或者是考克莱恩在那里?一层一层的杀上去就是了。

想到这里,唐凌冷漠的转身,朝着一楼的走廊走去,每一个房间他都会搜索。

说了,一个都不会放过。

大宅内开始传来了哭泣声,吼叫声,疯狂的骂声,唐凌杀人的这一幕通过每个家族成员房间都会摆放的屏幕,传到了所有人的眼中。

他们想要集中起来战斗,想要得到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住在高层之人的支援。

可惜,楼上安静的要命,他们无法下来,因为苏啸进行了封锁。

他的话回荡在大宅中:“我喜欢公平。难道一人单挑你们全部,你们还想集结起来吗?”

“当然,不要脸的你们完全可以集结起来。第一层,所有人都可以集结。”

“第二层,超过五人我就会出手。”

“第三层,超过三人我就会出手。”

“第四层,超过两人我就会出手。”

“最后一层?谢谢,请你们单打独斗。”

“相信我,我杀人比唐凌杀人更加让人难受。”

是的,所有人都相信,绝对比唐凌杀人更加难受,因为被一只尘土凝结的大手捏爆,会好受吗?

可这规则让人绝望啊,唐凌的实力已经展现,住在一层的集结起来有什么用?在这一层,甚至一个紫月战士都没有!

这分明是让人等死,所以哭泣声,吼叫声,怒骂声爆发了,人在极度的恐惧下,如果没有崩溃,那就是愤怒,极度的愤怒。

唐凌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并不拒绝苏啸这样出手,老鼠必须被关死在笼子里。

另外,为了节省时间和体力,分割他们又有何不可?

唐凌踢开了第一间房间,房间中那个昂斯家族正在疯狂哭泣的子弟,‘咚’的一声就跪在了唐凌的面前。

唐凌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瞬间而至,手起刀落....

如果可以,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杀死昂斯家族的每一个罪恶之人,这是一种祭奠。

第八个。

唐凌继续前行,伴随着他魔鬼一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宅。

第九个,第十个....

直到走到了第五间,出现了女人和孩子。

“放过我的妻子和女儿。”那个昂斯家族的子弟,眼中全是祈求。

用刀抵着自己的胸口:“至于我自己,不用麻烦你动手了。”

在他身后,他的妻子和女儿用掩饰不了的仇恨眼神看着唐凌。

唐凌沉默,身形微微一动,刀光再次闪现:“对不起,你没有资格选择死亡的方式。”

然后,他转身望向了妻子和女儿。

一拳,这个身穿着华丽衣袍的女人倒下了,但还有呼吸。

接着,唐凌又一个手刀砍向了这个年幼女儿的后颈,将她提了起来。

“不会痛苦的。”唐凌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拉断了她某一截脊椎。

就算细胞修复药剂,也不可能做到让她再有任何修炼的可能,就算以后还有能力去兑换一支高级药剂,最多也只能当一个行动不是那么便利的半残废。

对于那个倒地的妻子,唐凌也是如此对待。

这是最后的仁慈,即便唐凌根本不想这样做,那一夜的聚居地,谁又给了女人和孩子生存的机会?除了,那些年龄合适的,有可能会成为战士,为17号安全区卖命的孩子?

就算这样的名额,也只有三百个。

“呵呵。”唐凌是在嘲笑自己,为了成全自己的仁慈做不到真正的冷酷。

可是,也就仅仅如此了!

因为最后他一定会放一把火,将这个罪恶的大宅焚烧殆尽,能不能从火中逃脱,就看天意。

如果,你们的罪恶有上天知晓,上天一定会给出一个答案!

。手机版网址:m.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