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寂寞之夜

更新时间:2019-05-24  作者:仐三
安德鲁匆忙的走了,就连刑具都没有来得及收拾,可见有多么的激动。

放出这个秘密,是唐凌一早就计划好的。

至于原因有三点。

第一,唐凌要借这件事情,来套出聚居地尸人事件的真相,昂斯家族没有可能不知情。

因为冲击聚居地的明显是外来势力,加上毁灭聚居地对17号安全区来说是一件伤害根本的事情两者联系起来,指向性非常明显。

没有想到,轻轻的一诈,艾伯就说出了那么多消息。

第二,唐凌必须要支走艾伯,被逮捕这件事情唐凌是有预料的,但唐凌也并不是没有希望反转,这是唐凌设下的一场豪赌。

对,又是一场豪赌,在极端的情况下,但凡有一丝希望,唐凌都不会选择逃避。

那只有一丝希望的事情,就是赌。

可这场赌局只要艾伯一直留在这里折磨他,唐凌所面对的结果就是输。

至于第三,是唐凌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

不用去想,都知道自己强硬的态度会让艾伯对自己的折磨升级,上的痛苦唐凌可以承受,但是有些不可逆转的伤势,就比如说残废什么的,是唐凌绝对不可以接受的。

他必须尽快支走艾伯。

显然,唐凌的谋划又一次对了,他故意放出的消息换来了极其重要的情报,艾伯也匆忙离去了。

只可惜,不管是寻星仪震动,恐怖摇篮曲名单,还是说那句未说完的话,都太过碎片化了,唐凌一时间根本理不出头绪。

他唯一能肯定的事情就是,聚居地有什么人惊动了某个势力,然后这个势力不知道为什么,不用正常的方式来抢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聚居地人,而是选择了尸潮袭杀,不惜用雷霆的速度灭掉整个聚居地,然后来抢夺或者毁灭这个人。

至于17号安全区紫月战士对平民的屠杀,就是昂斯家族的授意。

“呵呵”唐凌低头冷笑,仇恨的烈焰就像一条毒蛇啃噬着他的心,让他每一秒都处在愤怒的折磨之中。

可惜的是,他还是必须要等待,豪赌的底牌还没有翻开。

“那一句话,究竟是”唐凌努力的转移着注意,想起了艾伯的那一句话‘你特么找死!十二少早就找到了寻星仪震动的关键,那是厄’

那是额?那是厄?唐凌无法确定艾伯究竟要说什么?但是脑海中不可避免的回忆起了那个银发黑袍人的那句话‘厄难基因链?还真有’

一丝丝希望在唐凌的心底蔓延,却又被唐凌强行的掐灭。

不可能!不要抱着这种希望,他是亲眼见到妹妹被几只尸人袭杀,还记得妹妹最后那一句无助的‘哥哥’

“啊!啊!啊!”想到这里,忍受了艾伯如此折磨,都不肯发出一声惨叫的唐凌,忍不住在房间里痛嚎嘶吼,整个人剧烈的挣扎,就连扣住他的铁镣都哗啦作响。

腹部电极束缚带,发出了一阵阵的强电,但唐凌似乎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是唐凌第一次如此激烈的发泄,这种痛苦已经埋藏在他心中太久了,他一直忍耐,一直压抑,在今天终于确定其中之一的仇人以后,他如何还能够平静,他太痛苦回忆越重,感情越深,就越伤心。

妹妹,是被毁灭了吧?是毁灭吧!毕竟有什么恐怖摇篮曲名单,是被毁灭了,是不是?

“啊!”唐凌不顾一切的嚎叫着,守在门口那个冷漠的男人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铁门,又平静的回头。

也不知道艾伯是怎么折磨这个小子的,在他走后,让这小子如此痛苦。

但无所谓,明天他就会被移交给别人。

艾伯离去四十分钟以后。

整个17号安全区更加的安静了,此时不要说街上的行人,就算那些亮起灯的屋子也陡然变少了许多。

人们惧怕黑暗,但偶尔似乎又只有无尽的黑暗才能给他们安慰,让他们恍惚觉得躲进黑暗当中缩起来,就不会被畏惧的事物找上门来。

通往监狱的偏僻小巷更加的安静了。

但无声的,一个身披斗篷,将脸罩的严严实实的身影却突兀的出现在了这条暗巷当中。

他移动的速度很快,却看不出来究竟是在奔跑还是在行走,分明是积雨的小巷,这样的速度,竟然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在小巷的尽头,就是17号安全区的森严监牢,高达二十米的厚重高墙,配上三米高的电网,还有合金大门,让这座监牢看起来似乎不可突破。

这个身影站在墙下,只是停顿了不到一秒,身体就轻轻的飘起,一个翻身轻松的窜入了监牢只内。

监牢的气氛明显不同往日,处处都是来回巡逻的人,只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并不是17号安全区的战士,他们并没有穿着17号安全区的制服,而是穿着黑底色,胸前绣着一颗星辰图案的制服。

黑袍人低头,轻声冷笑了一声,然后非常随意的前行。

他分明没有刻意的躲闪,有好几次甚至和巡逻的队伍算是擦肩而过,可是巡逻的队伍偏偏就是发现不了他。

等有敏感的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这个黑袍人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视觉的盲点中了。

穿过了巨大的院子和监牢区,黑袍人很快就来到了监狱的办公区域。

他径直进入办公区域,直接就从办公区域的走廊走过,无声的脚步,飘忽的身影,让在办公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的嘴角一直带着冷笑,只要有心就能发现,整个办公区域的官员狱卒,起码被替换了三分之二。

17号安全区变成傀儡势力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了。

一路向上,黑袍人来到了办公区域那栋大楼的顶楼,说是顶楼也不过只有三层楼的高度。

在这三楼的走廊,只有两间办公室,尽头处是一扇巨大的铁门。

黑袍人直接走向了那扇巨大的铁门,但是他既没有敲门,也没有强闯,而是掏出了一把看起来非常复杂,还带着芯片的钥匙,轻轻贴上了这扇大门。

‘滴答’一声轻响,这扇看起来非常结实的大门就这样轻易的打开了,发出了轻轻一声‘吱呀’的声音。

“谁?”走廊旁两间办公室都冲出来了一个人。

黑袍人非常淡然,转身,拉开了自己的帽兜。

两个人送了一口气,刚刚开口想说一些什么,两把匕首突兀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随着‘噗嗤’两声,这两把不知道是几阶合金打造的匕首轻易的就洞穿了他们的头颅,然后分别一个转向,又突兀的出现了在了办公室里。

不到二十秒,两间办公室,一共九个人,全部被匕首洞穿头颅而死。

来人却拉起了帽兜,低声说了一句:“走狗。”

然后窜入了门内,但想想,他又停下来,将大门那精致的锁暴力破坏掉了。

走廊没有监控,但是进入铁门以后那间巨大的办公室,却有监控,黑袍人从袍内拿出了一张面具戴上,无声的进入了那间巨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中,之前带领艾伯进入地下监牢的那个监狱官正背对着办公桌,将双脚搭在办公桌后的窗棱上,跟随者办公室内播放的一首前文明的音乐,在快乐的哼唱着。

他很潇洒的样子,旁边还站着两个狱卒,左边那个手中捧着一个冰桶,桶里是一瓶奢侈之极的红酒。

右边那个则捧着一个盘子,盘中是切好的一块块王野兽的腿肉,搭配着薯泥,还有苹果片。

在他身旁的这两个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黑袍人,但他们还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被尖锐的匕首无声的刺入了喉中,除了抽搐,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倒酒。”监狱官伸出了手,一个空的水晶酒杯递了过来。

可惜,那个捧着酒的人再也没有办法及时的倒酒了。

“搞什么?”监狱官有些恼怒了,一转头,恰好那个捧着酒的狱卒啪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匕首飞起,带起一窜儿血沫,和那个狱卒毫无意义的‘咕嘟咕嘟’从喉间发出的声音。

接着,另外一声倒地声伴随着飞起的血沫也传入了监狱官的耳中。

他全身僵硬的,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了办公椅。

“看看吧,17号安全区究竟养了一些什么样的蛀虫,一个小小的监狱官就可以如此享受。让我都有些羡慕啊”黑袍人半点都没有慌张,甚至语气还带着调侃。

“精跃者?”监狱官下意识的想堆起一丝习惯的谄媚的笑容,可是脸有些僵硬。

黑袍人并不回答,两把致命的匕首同时突兀的出现在监狱官脑袋的两侧,毫不留情的从他太阳穴的两侧刺入。

然后又飞回了黑袍人的衣袍之中。

对于瞬间杀死了那么多人,黑袍人一直都很淡然,他走到了监狱官的尸体旁边,拿起红酒喝了一口,又夹了一片烤肉放入口中,才不慌不忙的从监狱官身上摸出了一窜钥匙,才转身离去。

但仅凭屋内的监控,是不可能听见他那一声低语:“精跃者?不好意思,答错了。”

‘滴答滴答’,压抑的监房内,滴水的声音再次响起。

第五百七十一声。

唐凌没有失去耐心,在一番痛苦的发泄之后,他终于平静了下来。

黑暗的房间中没有窗户,但只要不是被带走,转移到别的地方,他的赌局都还有希望。

监房之中有些冰冷,之前被搬进来那一盆炭火,已经被搬了出去,长期燃烧着一盆炭火在相对封闭的房间是会致命的。

显然,不能让唐凌死去,是一个铁一般的命令。

“喂,我冷了,就快要冷死了。如果不弄点吃的来喂我,就给我弄点取暖的。”唐凌肆无忌惮的叫着,其实他是想要试探看守者的底线在哪里,在底线之上能利用都利用起来,为什么非得要在这里装英雄受苦?

门外没人回答唐凌,但是却传出了一点轻微的动静。

接着,门开了。

但并不是那个穿着黑色制服,胸前绣着两颗星星的守卫者,而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帽兜将脸遮得严严实实的人走入了牢房之中。

他进来以后并不说话,动作和艾伯一样,竟然像参观一样的打量起房间来。

唐凌心中无奈,什么时候牢房也成了一个可以参观的地方了。

但不管如何,他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他再一次赌赢了。

手中的蛇袭已经被反复擦拭了不知道多少次,就算酒吧之中只亮着昏暗的油灯,照在这光洁锃亮的蛇袭上,也散发出幽幽的荧光。

可是它的主人似乎不厌其烦,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拿着布的手很稳定,动作很轻柔,没有半分不耐,就像对待情人的躯体。

只是偶尔,他会抬头,看向他酒柜上的那个挂钟。

他很坦然,因为他从来都是孤身一人,来就来,去就去,无牵无挂,亦不需要道别。

传说铁匠铺。

强壮如牛,胳膊就像平常人大腿一般粗的老板,进入了卧室之中。

在卧室内,亮着温暖的烛火,烛火旁坐着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尽管岁月让她的身材不再苗条,脸庞不再光洁,可也越发的沉静如水,让人亲近。

“孩子们都睡着了?”老板把玩着手腕上的那一窜串珠,轻声询问了一句,并轻吻了女人的额头。

“行李呢?也收拾好了吗?”老板揽住了女人,目光中有无限的温柔。

“差不多已经收拾好了。”女人为老板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尽管一再强忍,终究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哀伤担忧的神情。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的。”女人有些焦虑的站了起来:“我一直都理解你,一直都理解的。可是,亲爱的,和我们一起走吧?”

“我也想,但不是现在。”老板拒绝了,天知道这一句拒绝说出来有多让人难过。

他站了起来,推开了房间的衣橱,在衣橱后又一扇小小的暗门,就镶嵌在石头墙内,他打开这扇暗门,门中是一柄精光四溢的铁锤,看起来非常沉重。

老板却轻松的拎起了它,在手中舞动了一下:“我还没老,我还很幸运,有了你,有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所以,因为如此我更加不能忘记我的誓言和我的坚守。”

“我现在就去亲吻孩子们。期待我们三天后再见。”

女人冲上前去抱住了老板,无声的啜泣。

“不要忘记了入口,和我给你说的路线图。穿过了那个黑市,你们就可以平安的逃出17号安全区。有人会接应你们的。”

说话间,老板反手握住了妻子的手,沉声的说道:“我喜欢以后你给孩子们说起我的时候,可以骄傲的告诉他们,你们的父亲是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个单纯的铁匠铺老板。”

“我都明白,我们一起长大在首领的”女人有些说不下去了。

“当然,我也更喜欢我们一家能够在一起!我会用尽一切办法争取回到你的身边。相信我!”

“好。”

神秘花园酒楼。

优雅的店主正在一块一块的数着手中的钱币,这些钱币并不是17号安全区的信用点,也不是更加值钱的希望点,而是一枚又一枚显得很精致,大部分17号安全区的人都不认识的钱币。

“亲爱的,钱很多呢。虽然不是正京币,但也是除了正京币以外,最硬通的货币之一了。”店主的神情带着喜悦,全然不顾在旁哭泣的美丽女子。

他把这一小堆钱币都推向了女子,用温柔的语气哄着女子:“你看,真的很多钱呢,你为什么要不开心?当初,你骄傲的嫁给我时,不是公开说了,因为我会赚钱,你只喜欢我的钱吗?”

“我现在不喜欢了!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些东西!”女子发泄一般的将桌上的钱一把扫落在地上。

“我不管,你和我一起走!必须一起走!否则,我就离开你。”女子站起来抓住了店主的衣襟,霸道又悲伤的说道。

店主叹息了一声,弯腰一枚一枚将钱币全部都拣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快,拣钱的双手就如同虚幻的影子一般,只是片刻,这一堆亮闪闪,让人喜爱的钱币又堆积在了桌上。

“我说了,不要!全部拿走,今天你要是不和我一起走,我就会马上离开你,消失,永远的消失。”女人非常的激动。

店主叹息了一声,也不说话,将钱币都装入了一个小布袋当中。

然后上前去,抱住了女子:“为什么一定要我和你一起走,难道这么多年以来,你终于喜欢我了?”

“呜呜你难道没有感觉吗?你没有心的吗?我这些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对,我喜欢你,不,我是爱着我的丈夫。”女人抱紧了店主。

店主的眼眶有些红,但他终究还是扬起了右手,朝着女人的脖颈猛地一击。

女人软软的扑在了店主的怀里。

“你平时太厉害了。无数次,我都想揍你,我简直软弱的不像一个丈夫。所以,今天我动手了”

“时机好像不是很好,竟然选在了你第一次说爱我的时候。”

店主说着话,将女人温柔的放在了床上,将桌上那个装着钱币的小布袋牢牢的系在她的腰间。

“艾文,进来吧。”店主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憨厚的,看起来无比悲伤的年轻男人:“大哥,你真的不要我今晚和你一起留下?”

店主从腰间摸出了两把短刀,手腕扭动间,短刀留下了一片刀影:“你是觉得我老了吗?”

“不,我没老。反而你嫂子是一个麻烦,将她带走,告诉她,三天后,我若能回来,我会在她面前跪一个月的搓衣板。”

“若是不能,让她用这些钱尽量的花天酒地,爱怎么活着怎么活着,不会用完的。就是记得忘记我。”

这个冷清的夜晚,看起来是那么的寂寞。

寂寞的让无数的分别上演,就算没有亲人爱人朋友,也会拥抱一下自己,为蛰伏的平静岁月说一声再见。

这很痛苦,但定然是有更大的勇气和理由支撑着他们。

对,只因火种出现在了这里。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