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情报

更新时间:2019-05-23  作者:仐三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间。

从地底的积水来看,它不应该在地面上,而是在有一定深度的地底。

不过,房间虽然阴暗潮湿,倒也不算脏,甚至在房间的一角,还有一张干净的桌子,两条干净的凳子。

唐凌的双手被锁在精铁镣铐上,在他的小腹贴着一个特殊的装置,只要他想要提起力量,聚集能量,甚至是提起一口气,那个特殊的装置都会放出一道电流,让他全身麻痹。

没有越狱的可能,在这个特殊装置的看守下,唐凌此时比普通人还不如。

还剩下些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关于他的一切,就比如武器,装备,积攒下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所剩不多的凶兽肉都被搜刮了一个干净。

不过,唐凌也不在乎了。

那一本《补遗》已经被他牢牢的记在脑海中,然后毁掉了,至于战种就隐藏在他身体的某处,良木芯也吃完了,那一天和奥斯顿在莽林中煮汤所用的,就是最后一点了。

只是稍微有些可惜那些凶兽肉,是苏耀花费了那么多才给他换来的,所幸剩余的也很少很少了。

‘滴答滴答’,从某处墙壁的缝隙中,每隔一定的时间就会传来的滴水声,成了唐凌唯一的娱乐,他已经数到了第四百二十三声。

不过,等待的还是没有来,他必须继续等待着。

就如,在17号安全区的很多处地方,有许多人已经全副武装的在等待着最后行动的命令。

夜,寂静无声。

这一天酝酿的所有恐怖惊到了17号安全区的人们,他们早早的就躲回了屋中。

以往本该热闹的时间,变得冷清,就连内城的街道上也没有几个人。

而该死的雨从白天起就没有停过,这符合正常的天气吗?哪有暴雨过后就是小雨的?

艾伯穿着黑色的斗篷,从马车上下来,迎着夜晚夹着雨丝的凉风,走入了一条异常偏僻的小巷。

而一个殷勤的,穿着蓝白制服的人,则满面谄媚的提着一盏油灯,为艾伯照着前行的路。

“犯人们都还好?没出什么乱子?”艾伯随意开口的问到,其实能出什么乱子呢?17号安全区的监狱向来森严,而这次昂斯家族背后的势力又派出了一部分力量来共同管理监狱,就是为了在清洗以后,17号安全区不至于陷入动荡。

毫无疑问,有一个稳定,防备森严的监狱是工作的重中之重。

事实上,艾伯只是有些不习惯这样冷清的夜罢了,他可是一个在夜晚活跃的人物,如今这样的夜晚他还能到哪里去活跃?

“族长决定以后要对17号安全区宵禁,那有什么意思?永远理解不了那些老头子的想法。”艾伯在心里一边吐槽着,一边跨入了监狱的大门。

但他并没有前往关押犯人的区域,而是直接去了监狱的办公区。

这里是整个监狱防御最重的地方,就连艾伯也不知道背后的势力在这里布置了什么?他只知道就在这办公区的某处,隐藏着一条地下通道,通往整个监狱真正的重犯区。

下行了起码三十米,艾伯才看见了一条幽深,压抑,地面上长满了青苔的湿滑巷道。

在这巷道的两旁,排列着10间完全密闭的小门。

唐凌就关押在最里面的一间房间,甚至在门前还特别安排了一个至少有精英战士实力的人把守。

艾伯进入了这间房间,而一路为他带路的监狱官则在这个时候,非常懂事的退了出去。

“你好像并不吃惊。”艾伯看着双手被扣住,腹部上安装着电极束缚带的唐凌,一边很轻松随意的说着话,一边解开了自己的黑色斗篷,随意的放在了一条凳子上。

唐凌抬了抬眼,只是‘呵呵’笑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艾伯这种自认骄傲,实则睚眦必报的家伙,会第一个来到这里,绝对是意料当中的事情。

想起曾经,苏耀对这个人就有过评价,一条躲在暗处,会咬人的毒蛇。

他是来咬自己的吧?

想到这里唐凌低下了头,‘滴答’的水声响起,第四百七十一声。

或许是唐凌这样的态度激怒了艾伯,他一边无所谓的笑着,一边像是观察这间屋子,一边忽然就来到了唐凌的身旁,毫无预兆的一拳直接打向了唐凌的胃部。

‘噗’,唐凌的胃开始急剧的收缩,就如同被一柄重锤狠狠的砸过,已经消化干净的胃袋中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是吐出了几口酸涩的胃液。

但艾伯有紫月战士的实力,他只是随意的一拳,给脆弱的胃带来的疼痛是巨大的。

唐凌脸色苍白了几分,额头上也因为剧痛,凝聚出了几颗汗珠。

“是不是这样,你才会收起你那讨厌的笑声?你以为呢?以为坐牢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你只需要在这里被铐住,然后老老实实的呆着就行了?”艾伯掏出一条丝巾,擦了擦自己刚才打过唐凌的拳头,他似乎非常的嫌弃触碰唐凌。

接着,他又打了一个响指,门口立刻有脚步声快速的渐行渐远,接着又快速的朝着这边接近。

“我是一个优雅的绅士。所以,我不屑掩饰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折磨你。”

“并且教育你,人不能贪一时嘴上的痛快,这是会付出代价的。”艾伯说道这里,双手插袋,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唐凌。

“呵呵。”唐凌再次笑了,顺便吐了一口口中的酸液,然后抬起头看着艾伯:“你敢打死我吗?”

“敢不敢?如果你不敢,你依旧是一个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傻X!”

艾伯的脸色变了变,他现在对于傻X两个字非常的敏感,就在今天下午,他被唐凌当着几万人的面,一连骂了很多个傻X。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说高贵的自己不如安德鲁,不如安德鲁那个卑贱的侍女所生的儿子!

更可恨的是,竟然有人相信了!

‘吱呀’一声,监狱的铁门被拉开了,之前那个退出去的监狱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条鞭子,扎实的,用细铁链和牛皮交织在一起编织而成的鞭子。

现在的很多犯人是强悍的,前文明的鞭子太仁慈了,打在身上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这种以E级合金为主材料,做成细铁链,铁链上还带着小小倒刺的鞭子就很好,就算紫月战士也不见得能够承受这种鞭子抽打在身上的痛感。

“去搞一点盐水来。”艾伯似乎很喜欢手上的鞭子,把玩了两下,又在空气中狠狠的抽出了一鞭,空气中传来了‘啪’的一声音爆声,甚至带起了几点火星。

很不错的鞭子。

“怕吗?”艾伯转头,眼中全是恶意,他询问的声音很温柔,他想知道唐凌此时会怎样逞强?对,就是逞强。

“怕?嗯,我怕死。只要不弄死我,一点皮肉之苦算什么?”唐凌的语气非常平静,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反正你也是不敢弄死我的吧?”

“你真以为我不敢?”艾伯忽然有些憋屈,他真的不敢,因为族长说过那个势力明确的指出要活口。

不然,将唐凌狠狠的虐待一番,再痛快的杀了才符合艾伯的意志,才能发泄他的怨气。

“你当然不敢!你如果能够杀我,何必等到现在?只要将我从人群中带出来,你随时都可以动手,不是吗?尊贵的艾伯大人。”唐凌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呵呵。”艾伯无言以对,在这时,那个殷勤的监狱官已经拿来了一整桶的盐水,甚至还带了两个人,拿来了烧得通红的炭火,和铁烙子。

所以,才能当上监狱官啊,这逢迎的本事真不一般,看着这些刑具,艾伯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监狱官一挥手,两个狱卒就退了出去,他自己也满是谄媚笑容的跟着退了出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艾伯舒爽的动了动脖子,听见两声脆响后,才满足的望向唐凌,他没有说话,而是毫无预兆刷的一声甩出了鞭子。

这条铁鞭带着爆裂的声音,直接落在了唐凌只穿着一件背心的上半身。

‘啪’的声音清脆刺耳,艾伯愉悦的看着唐凌,看着唐凌身上的背心立刻被撕裂,皮肤也被撕裂,皮肤下的肌肉被倒刺划破,留下一条鲜血淋淋的伤口。

“唔。”唐凌只是低哼了一声,这条鞭子真特么不错啊,打在身上就如同被无数只铁尾蝎刺了一下,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撕裂感,真特么痛快!

艾伯还是没有说话,将鞭子放入了盐水之中侵泡着。

“就算不能杀你又如何?无尽的折磨你,给你留下一口气也是可以的。”

唐凌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看着艾伯,开口道:“一口气就好。毕竟我不是那些聚居地的贱民对不对?一下子杀光全部也没有任何负担。”

艾伯的脸色一变,聚居地?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艾伯就要将它遗忘了,这小子为什么会突然提起来?虽然这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但艾伯并没有回答唐凌什么,而是抓起了盐水中的鞭子,刷的一声又抽出了一鞭。

不愧是紫月战士啊,这一鞭精准的抽在了和上一鞭同一个位置,原本还血淋淋,火辣辣,那刺痛就如同钻入了骨髓的伤口,再一次尝到了被撕裂的感觉。

刺激的盐水也趁机钻入了伤口,就连唐凌也忍不住想要嘶吼。

但他没有,他捏紧了拳头,全身肌肉绷紧,脖子上青筋鼓胀,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粗重的呼吸,像一只受伤却又疲惫的野兽。

这样的表现,自然不能让艾伯满意,他微微皱眉,随意沾了一下盐水,一抖手腕,又连续抽出了七八鞭子。

唐凌全身颤抖,可是...可是绝不会嘶吼的,为什么要嘶吼?这有什么帮助吗?只是为了增加艾伯的快感吗?

不,这绝不可能!这就是对峙的开始,怎么可能一开始就输给这个傻X?尽管痛苦会加倍,但痛苦在唐凌的生命里从来都无足轻重。

“很好。”艾伯有些气恼,一连七八鞭就连他也有些微微喘息。

这小子怎么忍耐下来的?他身上虽然只有三道鞭痕,但其中最深的那道几乎已经深可见骨,加上温柔的盐水‘消毒’,他是怎么忍耐的?

“怎么样?不能杀了我,是不是感觉很不痛快?”唐凌的声音略微带着嘶哑,然后接着说道:“我不死,就说不定有活着的机会,反正这里也不会关押我太久。”

艾伯扬眉,他真是非常讨厌唐凌啊,这小子为什么显得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是谁在给他泄露情报?

艾伯不愿意承认唐凌聪明的让他害怕!可他心知肚明,不可能有人会给唐凌这些情报,就比如他明天就会被影带队的精英小队秘密转移。

这个秘密,只有他和族长两个人知道。

但唐凌无视艾伯的思考,继续说道:“我会被转移到一个什么地方呢?但不管转移到什么地方,我这样的人多少都会有些价值,有价值的人总是容易活下来,对不对?”

艾伯的脸色变了,特么的,活下来?你是恐怖摇篮曲名单上的那颗‘璀璨的钻石’,你特么的活下来?

但万一不是呢?如果唐凌愿意投诚,也不是没有机会。

艾伯忽然觉得手中的鞭子有些烫手,下一秒他就恼怒的要命,我真的是傻X吗?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会在监狱里,继续被这小子威胁?

想到这里,艾伯阴沉着脸,转身拿起了炭火盆里,被烧的发红的铁烙子,径直走向了唐凌。

“我好害怕,你竟然能活下来!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弥补?你看,你的伤口多么恐怖吓人,我帮它止止血,好吗?”说话间,艾伯毫不留情的就将铁烙子烙在了唐凌最深的那条伤口上。

‘滋啦’,伴随着一声如同烤肉般的声音,铁烙子和皮肤接触的地方霎时冒起了一股青烟。

“呃...”唐凌几乎将牙齿咬碎,但低哼就是他最大的底线,他绝对不会满足艾伯想要折磨他,以求发泄的想法。

“艾伯,说了,我会,活下来。”唐凌调整着呼吸,表现的无比强悍,甚至眼中都带上了玩味的神色,接着说道:“因为,你和我,是新仇旧恨。”

“什么新仇旧恨?”艾伯决定自己肯定不要再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他很淡然,很是无所谓的将铁烙子放在了炭火之中,又重新拿起了鞭子。

“哟哟哟,你情报那么落后吗?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我从小就在17号安全区的聚居地长大吗?”唐凌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艾伯。

而艾伯一下子愣住了,手中的鞭子也‘吧嗒’一声落地,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你是聚居地的人?17号安全区的聚居地?”

唐凌根本就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的说道:“所以说,新仇旧恨啊!你以为我不知道,聚居地发生了尸人潮的灾难,是你们昂斯家族勾结了他人吗?所以,艾伯,你完蛋了,你真的完蛋了!”

艾伯的脸抽搐了两下,就是这般境地了,这小子竟然还在叫嚣着自己完蛋了。

他根本不知道,唐凌对于这一切都是推测,自己今天晚上来这里折磨唐凌,在唐凌看来只是一个机会,证实的机会!

一旦证实,他的怒火会真正的将整个昂斯家族焚烧成灰烬!

可惜,不知道的艾伯已经被两句完蛋刺激的不知所以,他大声嗤笑,恼怒的说道:“对,我完蛋了!但先完蛋的是聚居地!我猜测一下,你家人活下来没有?一定没有吧!”

唐凌的眼中压抑着冰冷的火焰,他面无表情。

艾伯嚣张的大笑,然后看着唐凌继续说道:“我太荣幸了,竟然无意中将你变成了一个孤零零的可怜虫。对啊,那一夜17号安全区的配合,就是我昂斯家族主导的,听到这个消息,你是不是很心痛?啧啧啧...”

“昂斯家族,才是一条可怜虫吧?整个家族像一条狗一般舔着一个能够指挥肮脏尸人的家伙,换取了一个上位的机会。其实,你应该面对着我跪下,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机会是我给予你们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在聚居地,那些尸人先生不会光临的,你们就获取不了这个当舔狗的机会。所以,你是不是该对着我跪下?”唐凌心中的怒火和仇恨已经快要冲破他的躯体,可是他拼命的压抑着,表面上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为薇安那么简单了,还有婆婆和妹妹,昂斯家族必定要被血洗,整个罪恶的家族要用自己的灵魂来献祭。

艾伯尽管一再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被唐凌刺激,可这几句贬低昂斯家族的话,让艾伯近乎抓狂,他怒吼了一声,拿起鞭子,几乎是没有停歇的,一连抽出了十几鞭。

而唐凌从始到终就是冰冷的看着他,然后冷笑,然后喊道:“跪下啊,傻X,怎么不跪?”

“你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吗?你以为聚居地的尸人灾变是因为你?就算你疑似‘恐怖摇篮曲’名单上的人,可你的份量还不够!”

“你以为你的基因链能够引起‘寻星仪’的震动?你特么做什么美梦?你这个三星基因链的垃圾!”艾伯已经气的语无伦次,言语间暴露了非常多的秘密。

唐凌仔细的听着,口中却一直说道:“掩饰什么呢?傻X!跪下啊,不要解释。”

“你特么找死!十二少早就找到了寻星仪震动的关键,那是厄...”艾伯说道这里,陡然停止,他发现自己口不择言之下,似乎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好在唐凌根本置若罔闻,一直喊着让他跪下。

艾伯忽然觉得心累,自己今天晚上究竟来做什么了?似乎做什么都让人感觉更加的气恼!

“我就是出生在聚居地,来聚居地就是为了我。这么重要的情报...你竟然不知道,你这个傻X。”唐凌还在继续的骂着,他是故意的。

在他的内心现在已经被几条惊人的消息搅动的翻天覆地,他已经不想再与艾伯对话。

他的确是一个不如安德鲁的对手。

所以,唐凌故意接着自己也语无伦次的骂战,提醒艾伯——情报啊,自己出生于聚居地是情报啊,你还不去汇报?你特么还不滚?

幸好,艾伯还没有傻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啪’的一声放下鞭子。

对啊,唐凌出生于聚居地,这件事情还真的没有人知道,难道寻星仪的震动真的有因为他的原因?但是不可能啊,一个聚居地怎么可能出现两个...

艾伯认为自己真的得到了非常了不起的情报,他一刻也不能停留了,他要去汇报消息。

幸运女神就是如此眷顾他,他虽然失去了一次机会,但另外一次机会又给他了不是?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