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九十三章 挑(下)

更新时间:2019-05-22  作者:仐三
空中。

两个速度几乎相差无几的身影迅速碰撞在了一起,‘嘭嘭嘭’,只是刹那,两人就对轰出了几十拳。

每一拳都带起了音爆之声,每一拳的碰撞都响起了沉闷的暴击声。

‘轰轰轰’细微的雷电从一方的拳头上不停的冒起。

‘滋啦啦’,承受的一方身体抽搐,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一个肘击撞向了对方,被避过之后,几乎又无间隙的一个膝撞又攻向了对方的小腹。

侧身,躲避。

可是,还有得避吗?一道风刃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从拳头的一侧打出,‘刷’的一声从躲避方的额头上划过。

风刃过处,断裂的金黄色发丝飞起,额头上一道血痕下,是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但还不来及有多余的想法,双脚被就另外一只脚毫不留情的扫过,身体飞起的瞬间,又被一记重拳轰在了脸上,终于掉下了擂台。

还有擂台吗?不,已经没有了。

那些用捆绑的铁箱临时搭建而成的擂台早就已经四分五裂。

这一场前所未有的极限挑战,打到了后半段,是什么级别的战斗?铁箱早就不能承受!

唯有在坚实的主战通道上,画出了擂台的界限,勉强算做了擂台。

文森特此时的身影就从简易擂台的边缘线划过,然后重重的落地。

‘噗’一口鲜血从文森特的口中吐出,他勉强支撑起身体,脑中只有一个惊骇的念头:““他,怎么会风刃?他的天赋是风?”

显然,唐凌不会给这个排名十一,大名鼎鼎的新月战士一个答案,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他高声喊道:“下一个。”

近了,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唐凌往口中塞了一把凶兽肉,大口的喘息着。

他不是神,他只是凭着一股不屈的意志,强烈的仇恨,在擂台上一直坚持着。

每一个人都在猜测唐凌的极限,但每一次以为是他的极限时,他总会再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这一次,他竟然打出了风刃!

有这样的实力,能够提前感受天赋能力,并且一定程度上的运用出来,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稍有实力的人都会难以避免的产生一丝疑惑,为什么唐凌打出风刃的手法和之前失败的六十二名一样?

难道...!不,这个可能只要想想,就太过惊人了!这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个想法——唐凌,究竟是谁?

是谁?唐凌自己也没有答案,他只知道事到如今掩饰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既然不需要再掩饰,那不如战个痛快。

下一个对手已经上台,没有任何的说法,直接手持一杆长枪就朝着唐凌冲了过来。

或许,胜之不武。但相比失败,胜之不武这个结局还是要好上许多!

前十,是一个门槛!意味着完全不同的资源和完全不同的前途,失去这个排名的代价太大,这个新月战士承受不起。

武器吗?唐凌的脸上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甚至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只凭精准本能就能感受到周围的细微变化。

他需要一点点短暂的,安静的时间。

雷电,是他打擂台到现在,遇见的第二个能被使用出的天赋。

但是它显然比风这种天赋难以领会一些。

雷电产生的本质是空气之中的正负电荷碰撞而产生的放电现象...就算人体也有微电流的存在....

这中间的关键是...想到这里,唐凌陡然睁开了双眼,手腕一扬,狼咬从腰间被拔出。

下一刻,便和擂台上持枪新月战士的枪尖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很多人看见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样的极限预判,才能用一把小小的匕首挡住长枪的枪尖?简直精准到了无法言说的地方,比用四两拔千斤,巧力荡开长枪的打法要难上不知道多少倍。

唐凌,是不是在借助擂台进步?很多人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不可思议。

台下,那个说唐凌最多只能打到前二十的精英战士,已经没有脸再说出任何一句评论了。

他只是难以置信,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天才?竟然还被他亲眼看见了?这也算人生的一种幸运?

台上,长枪如同游龙,枪尖带起阵阵劲风,几乎以难以捕捉的速度点点绽放,密密麻麻如同一张编织的枪网,密不透风。

而唐凌则如行走在间隙的一缕微风,就在这危险的枪网之中,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极限躲避,甚至还时不时的能够做出危险之极的几次攻击。

用匕首对上长枪,绝对是劣势的选择,再不济唐凌应该拔出那把长刀来对战。

但至始至终,那把长刀就如守护薇安的一道象征,唐凌根本就没有动用它的心思。

三十秒。

唐凌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新的伤口,台上武器碰撞的刺耳声音不绝于耳。

一分钟。

唐凌身上依旧有伤口出现,但已经渐渐变少,他似乎已经抓住了对方的枪式套路,躲避的越来越游刃有余。

71秒。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唐凌一句‘你输了’,人们只是吃惊的看见,那杆长枪的竟然在突然间断裂成了三截,而在断裂的瞬间,唐凌整个人已经侵身而上,一手勒住了那个新月战士,狼咬冰冷的刀刃则抵住了那新月战士的脖子。

发生了什么?不要说台下吃惊的人们,就算是那位排名第十的新月战士也是一阵阵的迷茫。

他的枪怎么莫名其妙就断了?这可是他积蓄了很久的希望点,才换来的C级合金长枪啊!

而如果不是因为长枪忽然断了,整个人反应不及,又怎么可能被唐凌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直接落败呢?

可是不管有万千的理由,失败就是失败了,如果是真正的战场上,匕首就不是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而是已经划过了动脉,割破了喉咙....

“我认输。”排名第十的新月战士叹息了一声,直接喊出了认输。

按照挑战的规则,如果不及时认输,对方就算打死自己也不算违规。

唐凌松开了手,而那位新月战士望了一眼唐凌,想要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估计唐凌也不会回答,只得拣起了断枪,有些悻悻的朝着擂台外走去。

“罗伊斯,换做是你,能够做到吗?”在这个时候,离擂台较远的一处瞭望台上,一个看起来有些懒散的紫月战士忽然问出了一个问题。

这个紫月战士,如果唐凌看见,一眼就会认出,这不就是黑夜闪电——安东尼?

而安东尼做为一名紫月战士,随着基因锁的突破,大脑也会得到一定的提升,他的记忆力很不错。

自然也不会忘记唐凌,在三个月以前,做为仰空带入希望壁垒的菜鸟,站在指挥中心里一副看什么都很震惊的样子。

就三个月,已经成长成这个样子了?17号安全区出现了这样的天才,有什么理由不被珍惜?换成自己是17号安全区的绝对高层,一定会想尽办法保护,培养这样的天才。

但马上就要实际掌权的昂斯家族显然不会这样想,看得出来,他们和这个小子之间有极大的恩怨....

想到这里,安东尼揉了一下鼻子,对于自己这种万事都喜欢置身事外的人来说,是不是想得有些多了?

但是那个被称作罗伊斯的紫月战士开口了:“换成是我,又假设对手是和我实力相当的人。要做到这一点相当难。”

“我发现唐凌在战斗中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他这一战完全是利用的武器优势。他手上的匕首应该是B级合金制造的。”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匕首对长枪看似吃亏,但是通过貌似抵挡的动作,实则多次的斩击长枪,也是一种战术,而且是非常有效的战术!但是,没有他那样的天赋...”说到这里,罗伊斯没有再说下去了。

的确,没有唐凌这种让人疑惑的预判能力,谁敢这样冒险?不要说在躲避的间隙斩击长枪,而且要多次斩击同一地方,就算能做到这样长时间的有效躲避都已经很是幸运了。

所以,还由此可以推断出一个更惊人的结果,那便是——唐凌如果不是采取了这种战术,他根本就连受伤都不会。

因为斩击的动作会耽误时间,而打断躲避动作。

不得不说,紫月战士的眼力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那位新月战士百思不得其解的结果,被他们轻易就看出了端倪,但就算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判断,唐凌选择这样的战术,竟然是为了节省体力和时间。

断枪,抓住机会,一击必杀比起硬拼到底的确是要节省体力和时间的多。

毕竟,还剩下有9人,是一个比一个还难啃的骨头。

到此时,唐凌用时27分钟。

这时间看似惊人,实则是合理的范围,只要实力到位,高手过招其实只在毫厘之间,并不用耽误太久。

如果某一场比赛,用时过久,纠缠太长,只能说明那是实力的极限,双方势均力敌。

还有9人!唐凌的眼中燃烧着汹汹的战意。

而那边,考克莱恩似乎十分的忙碌,他躲在角落不停的对着通讯仪低声说着一些什么,然后又不停的挂断,再连接通讯仪,就像得到了什么许可,在层层上报的模样。

安德鲁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一些。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以他的智慧一定能够想到,唐凌发起这场挑战赛的原因是什么?

别人都震惊于唐凌的强大,但安德鲁不会震惊。

不管是平日里从阿米尔那里得到的情报,还是从艾伯的态度分析出的结果,都直指唐凌至少是那份名单上的重量级人物。

而那份名单上的人物是弱者才奇怪。

那自己已经全无希望了吗?也并不是如此!唐凌设下的这一个局,是一个明局,到了自己的时候,自己还剩下一个唯一的选择。

可是无论怎么选择,下场都很糟糕啊。

自己的人生到了这里,似乎已经看不见明日的光明了。

台上,排名第九的新月战士已经走了上去。

唐凌的状况看起来已经没有刚才那么从容了,一连接近百场的挑战下来,他累了,他也或多或少受了一些伤,更不能忘记的是,他才从地底战场归来,在那边他一样受了伤,左边小臂的皮肤上还有层层的,就像火烧过的痕迹。

不过,明白的人也知道千万不能去轻信这样的表象,唐凌不加掩饰的狂吃凶兽肉,是被许多人看在眼里的。

没有人去想过他到底会不会疼痛的问题,毕竟开始了正式修炼的人,细胞经过了能量的冲刷,对于这种疼痛已经能够承受,且不会再有虚弱期。

所有人都想的是,唐凌怎么会有那么多凶兽肉?

战斗还在继续,朝着越来越惨烈的方向。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艾伯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他似乎知道唐凌想要做什么了。

可是族长那边还在不停的通话,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指示传达下来。

一间完全封闭的房间内,紫光氤氲,犹若实质的能量如水般在房间内来回的流动。

仔细看去,会发现这间房间,就是一整块万能源石打造,但这样奢侈的房内,正中只盘坐着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异常的高大,就算如山般强壮的苏耀在这个身影面前,也会被直接碾压。

但偏偏就是这么一个高大的身影,却几乎没有存在感。

只是每间隔一段时间,他会呼吸一次。

而随着他的一吸,整个房间的紫色能量就会形成一道漩涡,急剧的朝着他的身体流动而去,从鼻腔钻入。

接着,又会随着他的一呼,从他的口中喷出,如同一道利箭射出,经久不散。

他在练功,只要稍许明白功法境界的人,都知道这个盘坐在房间中的人已经进入了某种至高的境界,就比如说——龟息状态。

而达到这种状态的人,究竟有多强大,没人敢妄自的猜测。

此时,房间内响起了一阵轻且柔和的震动声,练功的身影睁开了双眼,低沉的说道:“进来。”

随着他话音刚落,这间房间的某一处洞开了一扇小门,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双手捧着一个非常先进的通讯仪,恭敬的走入了房间。

“主上,有重要消息。”这个黑袍人轻声的说道,同时递上了手中的通讯仪。

这个身影的脸在紫色的能量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他‘嗯’一声,然后接过了递来的通讯仪,只是‘喂’了一声。

通讯仪的那边传来了一个战战兢兢,十分小心的声音,不敢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就把情报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

但这个身影的表情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留活口,明天十点以前星辰——影,会直接过来。’

说到这里,这个身影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又说道:“你那边,不管用什么手段压迫,都必须用尽能够动用的一切力量。”

说完这句话,男人挂断了通讯仪。

但是那个黑袍身影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去,而是略微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主上,根据情报,是那个人的儿子。只派影一个人去,是不是?”

“不是影一个人,他会带领一个十人小分队。”被称作主上的身影回答了一句。

“这样,我也认为不保险啊。不然让议员L...?”黑袍人提出了一个建议。

“不用了。证据不足,仅凭一个种子是不足以证明的。况且种子的形态万千,他表现出来的形态只是很多种子都会表现出的初级形态。”主上如此回答了一句。

“可是种子的存在并不多。如果错放了...”黑袍人说完这句话,赶紧又鞠了一躬,表示惶恐。

那主上站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关键证据在于基因链,我们这边一共锁定九个疑似目标。狂狮的下落才是关键,而最近有疑似狂狮的人出现在了希罗城。”

“希罗城的唐云才是目标的关键。他的基因链表现...”

“主上的意思我明白了,重点的目标地点还是放在希罗城。到时候,和龙少的基因链比对就一定会把那个人的儿子找出来。”黑袍人立刻领悟了。

“对,希罗城做为一个一级安全城,势力无比的强大,我更在意的是那边,你去办事吧。”主上这样吩咐了一句。

黑袍人闻言,手捧着通讯仪,面对着主上一步一步小心的退了出去。

随着房间的门关闭,主上似乎也没有了练功的心思,他信步走到了房间的边缘,一手轻轻一推,一扇巨大的窗户就被推开了。

呼啸的风顿时充斥在整个房间,而主上望向了远方,低沉的说道:“唐风,唐云?风云再起?”

“你就算死了,也还是想留下一丝希望吗?不,死人是没有希望的。你留下的迷局,就要被破解,而当年的火种计划,也会被我一一掐灭。”

“这其中,就包括你的儿子。”

“时间,不用太久了。”

说话间,主上仰头,目光似乎穿透了无尽的云层,穿透了大气,望向了无尽的宇宙。

。手机版网址:m.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