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九十一章 挑战你们全部

更新时间:2019-05-20  作者:仐三
在这种欢乐的庆祝胜利的时候,怎么会有人在意唐凌呢?

即便在唐凌的身旁,有几个战士听到了唐凌的话,对唐凌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可是...在这种时刻,喊着要交代,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战场上死去战友,不是每天都在发生着的事情吗?

望着这铺天盖地的欢呼,考克莱恩和艾伯让人作呕的做作表演,唐凌冷笑了一声。

他看着克里斯蒂娜,说了一句:“看好薇安。”

然后转身就冲向了巡逻之地。

而此时考克莱恩已经快要走到艾伯的身旁,在艾伯的身旁,两个紫月战士正在用‘战吼’拼命的宣传着艾伯在地下是如何的英勇,怎样的力挽狂澜,取得了谈判的资格。

艾伯脸上带着笑容,目光却一直注意着唐凌,虽然事情应该是被安德鲁搅和了,但这小子到底还是回到了希望壁垒。

只要他还在17号安全区,就不可能再有逃脱的机会。

可惜的是,这份功劳他再也没有办法独揽了,因为这一次想要留下唐凌一定是一件惨烈的事情,一定会和那些埋藏在暗中的势力狠狠碰撞。

这必须要借助家族以及家族联合的力量了。

想到这里,艾伯狠狠的看向了安德鲁,这个家族的杂碎,妄想抢夺他功劳的杂碎竟然破坏了他的计划。

要知道为了他的计划,他还特地拜托了母亲大人定制了这样一个战术移动盘啊,甚至他还动用了母亲大人那边的关系,和地底种族一个将军取得了联系,对唐凌设下了必死之局....

“所以,就是这样,艾伯大人拿住了它们重要的大队长,逼迫地下种族停战,我们取得了一个谈判的机会。”紫月战士的讲述到达了尾声,他的脸上流露着崇敬与感动。

听着的人虽然内心感觉略微有些憋屈,原来不是大获全胜?还是要谈判?

但想想,原本大祸一般的灾难,被昂斯家族的祖孙生生阻止,再想想,艾伯一个人独闯敌营的英姿...就算只是谈判也是不错的结果啊,至少能让希望壁垒暂时回归平静,恢复元气。

在这个时代,不能要求太多,能够平安已经是最大的福气。

所以,欢呼声更加响亮了。

而考克莱恩也恰好在这时,走到艾伯的身前,伸出了双手,想要紧紧的拥抱他的孙子。

这场大戏就要圆满收场了。

可偏偏在这时,一个异常不和谐的声音响彻在了希望壁垒。

“我要一个交代。”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个声音是如此之大,带着肆无忌惮的张扬,带着一种悲伤的愤怒。

但这是什么鬼?在庆祝胜利,歌颂英雄的时候,是谁蹦出来要交代?交代什么?

人们开始找寻着这个声音,然后发现在希望壁垒的至高点,一处瞭望台上,站着一个少年。

他并不算高大,他甚至有些瘦削,他的黑发被雨淋湿,常规作战服有着撕裂的痕迹,身上还有着伤口。

他显得有些狼狈,可是他站得笔直,他的手中竟然拿着营地用来指挥近处遭遇战时,才会动用的大型电喇叭,他神色平静,他毫无顾忌,在他的脚下瞭望台的指挥官被绑成了一团,呜呜的挣扎着。

“逮捕他。”艾伯望了一眼唐凌,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三个字。

几个战士立刻从人群中挤出,朝着唐凌小跑而去。

唐凌的脸上露出轻蔑和不屑,直接开口了。

“所以,结果就只是谈判,对不对?谈判的结果又是什么呢?让我来猜猜,一开始是暂时的恢复到之前最平静的对峙状态。”

“但这样的状态维持不了几天。因为什么呢?你们想不到吗?敌军的大部队其实已经突破了战略要道,集结在了一起,希望壁垒还有曾经那样对峙的本钱吗?”

“想想啊,战略要道也失守了。在大部队已经集结完毕的情况下,紫月战士还如何深入地下去镇守战略要道?”

“这是战功?这特么根本就是一场丑陋的出卖!我觉得不远的将来,你们会看见在希望壁垒的一侧,地底种族也会修建它们的壁垒,和希望壁垒和谐的,美妙的共享万能源石。”

“再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会高兴的发现,17号安全区也会有地底种族堂而皇之的走上地面,和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多么美妙啊,河蟹共处。”

好刺耳的声音,多让人难过的言语,可似乎却充满了道理,所有欢呼的人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那欢呼的声音被硬生生的憋在了喉咙里。

“这是一场打着战争名义的出卖,知道吗?出卖者是谁想要知道吗?”

“现在还要逮捕我吗?不要脸的吗?”

“对了,看看我身上的伤痕吧,我可是才从地底作战归来的战士,这就是给予战士的待遇吗?”

几个已经靠近瞭望台的战士有些迷茫了,上前去逮捕?就算现在还不知道唐凌是否胡说八道,但他的确是刚才地底归来的新月战士啊。

那几个战士望向了艾伯,而艾伯的心底极度震惊,唐凌的话其实非常正确,他与地底种族交换的条件差不多就是这个!

现在还逮捕他吗?他话里直接就指向了昂斯家族,在场的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这个暗示。

如果不顾一切的就逮捕了他,昂斯家族所表演的这一切就毁掉了,那会显得多么心虚啊?

艾伯难以做出决定,而在他的身旁,考克莱恩却是用责备和玩味的目光望向了自己的孙子。

他小声的说道:“还打算隐瞒吗?”

与此同时,复杂的心情开始涌现在人们的心头,虽然一时间还难辨这些是非,可是取得的战果是什么?好像这少年说的才是真的。

那两个紫月战士避重就轻,并没有说敌军退去,或者R区被占领,又或者斩杀了多少敌人这样的话...那么照此说来,少年所说的未来应该会成真的?

人们开始心惊,都是战士,都懂战争,如果是这个结果,现在根本就不是庆祝的时候,而是必须马上集结一切的力量,深入地下,去打一个硬仗。

至少消灭大部分集结在R区的敌人,然后重新占领战略要道。

可是...没人敢这么说。

因为此时城主在哪里呢?最高议会的会长,副会长,终生议员呢?

反而是昂斯家族莫名的带领了整个紫月战队?

在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完全的傻子,就终于明白大势是什么了。

一股凄惶开始蔓延在所有人心里,但离开17号安全区?开什么玩笑呢?生活教给很多人的经验是,苟且,再苟且下去,只要还能活着。

“所以,一个交代那么难吗?非要逼得大家脸上那么难看吗?”唐凌站在雨中,直接抬起一只脚,踩住了瞭望台的边缘。

“疯了。”仰空无法言说,心中只是回荡着这么一个词语。

“疯了。”有少数人心中也浮现出这样一个词语。

什么交代那么重要?唐凌都没有打算给自己留退路?他把不能摆上台面的一切,都一一摆上台面,结果只能是不死不休。

昂斯家族随时可以‘不要脸’的。

但唐凌根本不在乎,闹大就好,他只是需要一个机会....一个给薇安送行,让薇安瞑目的机会。

还要一个能够让他潜伏下来,收取所谓善意的机会,他需要——一个杀戮的机会。

“你需要什么交代呢?”在匆忙的对考克莱恩说出了真相以后,艾伯不得不忍着恶心站了出来。

相比于艾伯,考克莱恩是真正的老狐狸,他根本不在意唐凌所表演的这一切闹剧,他认为艾伯太年轻了。

不过,他现在得知了一个无比重要的消息,他必须要马上着手处理,他给艾伯只吩咐了两个字:“拖延。”

拖延什么呢?艾伯不太明白!不是应该利用昂斯家族还有的优势,给唐凌扣上胡说八道的帽子,然后逮捕他就完事了吗?

可艾伯在这个时候不敢反抗考克莱恩的命令,他想要独吞功劳的事实已经无法掩盖,而且,他并没有独吞成功,他现在还是得依靠家族。

这一场拖延,在唐凌的预料当中,他很直接的用不屑的目光望着艾伯。

“交代什么,你个王八蛋难道不知道?难道你特么活了二十几年,唯一学会的就是装疯卖傻?”

“看见了吗?我的伙伴,我的战友,一个多么美好的姑娘,她死在了一个畜生的阴谋之下,虽然这个畜生的阴谋可能被另外一个畜生搞出了一些岔子...但是,她死了。”

“所以,你明白我所要的交代了吗?”唐凌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站到了瞭望之塔的边缘。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呢?我很同情你战友的死亡。可是战争是残酷的,每一天都有战士战死沙场。希望壁垒需要次序,如果你怀疑你的战友死于阴谋,17号安全区有军事法庭。”

“不然,每一个人都这样因为怀疑,就开始大闹,希望壁垒的存在就像一个笑话。”

“我想你现在需要冷静,你的战友需要安葬。把他带下去吧。”艾伯深吸了一口气,对于他被骂作王八蛋这件事情直接充耳不闻。

他用一个完美的理由拒绝了唐凌。

几个战士终于收到了指令,朝着瞭望之台冲了上去。

唐凌根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那几个战士冲上来的瞬间,他快速的踢出了几脚,直接把那几个战士都踢下了瞭望台。

“你这样是在挑衅17号安全区?”艾伯扬眉。

“不,我只是觉得我的地位可能太低微了!我想问你一句,如果今天是你艾伯死于阴谋之下,尊贵的考克莱恩族长是不是得等着军事法庭的审判?”

考克莱恩没有任何回应,他只是冷冷的瞄了一眼唐凌,转而继续对着通讯仪低声的说着什么?

“对,不要说你艾伯了,就说在场的紫月战士,你们的战友死于阴谋,你们会不马上要交代,而是等着所谓的军事法庭?据我了解的事实,不是这样的吧?紫月战士不是有一处特殊的权力,叫做决斗权吗?可以直指仇人。”

“对对对,这项权力不要说紫月战士,一等贵族也是有的吧?”

“到底是我唐凌地位低微,对不对?”

没有人说话,就连艾伯也有些愣住了,唐凌忽然说出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开始抱怨阶级了吗?该怎么回应?

猛龙小队的人站在雨中,有人开始紧急的原地救治阿米尔,虽然这可能没有什么希望了,只是能勉强维持他的生命。

而薇安的尸体就在他们几人的中央。

这一幕让他们显得有些凄凉,无助,悲伤。

可他们只把目光看向了唐凌,唐凌是要怎么样为薇安讨回公道?

“所以!”唐凌一把扯下了他的常规作战服,在他的身上有着大小十几处伤口,显得如此的刺眼。

“我,唐凌决定为自己争取一个身份。”

“我是谁?我是一个吊车尾的,在第一预备营中实力倒数第一的新月战士。”

“我现在宣布,我就在这里,开始正式对整个第一预备营的新月战士发起排名挑战!”

“我会一直打下去。第一名的身份够不够高贵?如果不够,我就继续挑战紫月战士!决斗权必须给我!”

“挑战权是神圣的,你们谁敢不接受?”唐凌刷的一声拔下了身后的长刀,直接指向了第一预备营所站的位置。

“疯子!”仰空的脸色立刻变了,唐凌有这样的实力挑战整个预备营?他到底是要做什么?这样做能给薇安交代?

“小疯子!哈哈哈...”距离废墟战场不远的一处山丘之上,苏耀拿着通讯仪,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开口笑了出来。

在他身旁的男人伸手去抢;“老苏,你特么的倒是给我听一下啊。”

“疯子。”希望壁垒的顶部,有少数已经开始默默做好某种准备的人心理几乎是同时冒出了这个想法,但那莫名的熟悉感,是那么的让人亲切。

艾伯皱起了眉头,这特么的什么跟什么?但是也好,族长不是要拖延时间吗?唐凌这样挑战,非常的配合啊。

那让这个傻X闹吧,被打死最好,安德鲁这个杂碎虽然可恶,但实力有几分,艾伯是知道的,更别提安德鲁的狗——亨克了。

自寻死路,谁也拦不住。

安德鲁的脸色立刻苍白了几分,亨克站在他的身旁,伸出手握紧了安德鲁的手。

“他不会成功的。”

“但愿如此。”安德鲁其实从地底出来,内心就一片惨淡,他不是艾伯,他没有什么资本,他只有成功与失败。

成功就是天堂。

失败即是地狱,他已经身处在地狱中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人生不是如此吗?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终究按捺不住的妒火,不平与贪婪,将他推向了地狱。

挑战权的确是神圣的。

至少在紫月战队,每个预备营之中是异常鼓励挑战的,为了鼓励这种挑战,所以赋予了它神圣的意义。

所以,发起挑战的人是被保护的,在他的挑战完成之前。

剩下的,只是被挑战接受不接受挑战。

可是,这是众目睽睽之下,而且第一预备营传统的思想,根深蒂固的思想是——荣耀!

如果失去了荣耀,那就会失去一切,前途,名声,培养,甚至资源....

这比死亡更加难受。

当然,也有人理所当然的可以不接受挑战而被理解,这些人只是猛龙小队的成员。

唐凌从瞭望台一跃而下。

唐凌缓缓的走到了人群的中央。

由几十个铁箱子搭成的简易擂台快速的被摆在了中央。

人群自觉的退开,为挑战台留出了位置。

唐凌平静的跳上了擂台,他转身看着跟在身后的猛龙小队的伙伴,轻轻的说道:“请将薇安放在我的身后,让她看着。”

说话间,唐凌猛地把长刀插在了自己的身后,说道:“以此为界,没人可以靠近薇安。因为,这一次我会永远的在她身前。”

昱无声的抱着薇安,小心的摆在了唐凌的身后。

唐凌看着薇安已经失去血色的脸,嘴角还带着一丝很淡的微笑的脸,用最温柔的语气说道:“看着,我为你送上献祭。”

然后,唐凌果断的转头,喊道:“开始吧,倒数第二。”

安迪站在台下:“我认输。”

“倒数第三。”

“我认输。”克里斯蒂娜哽咽着。

“倒是第四。”

没人回应,唐凌心头一痛,不敢回头,他自嘲一般的轻声说道:“不好意思,她,牺牲了。”

“倒数第五。”

和唐凌身处在同一个洞穴的某个学长,有些战战兢兢的上台了。

“我很难过,但因为新月战士的荣耀,我不会留手。”他这样说道,然后冲着唐凌鞠了一躬,冲了过来。

唐凌没有抬头,甚至任由雨水模糊着自己的视线。

‘刷’的一声,唐凌出脚了,只是一脚,快到很多精英战士都无法捕捉的一脚,竟然带起了残影。

‘澎’的一声,那位学长的大腿被脚尖毫不留情的扫过,整个冲刺的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跌落在擂台之外。

这么强?!唐凌——这么强?!

第一预备营至少有五十个以上的人都震惊了!普通人可以不懂,战士可以不懂,甚至精英战士都可以不懂!

但第一预备营的新月战士,在人群中围观的紫月战士如果不懂,那就是笑话了!

这个出脚速度,几乎是第一预备营最优秀的人才可以踢出的速度!这还要配合极强的神经反应速度,在最适合的节点一脚扫出...

对,还有力量!

唐凌...是吊车尾的?!

面对许多震惊的目光,唐凌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倒数第六。”

又一个学长上台了。

他没有任何的废话,他是傻子才看不出唐凌的实力,说什么全力以赴就太傻了。

他也只是鞠躬,然后冲向了唐凌。

一拳,仅仅一拳,他就被打下了擂台,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一拳的力量刚好够把他打下擂台。

“谢谢。”这位学长轻声的说了一句,他看出了唐凌最后收了拳势,否则这一拳会轻松打裂他的骨头。

“倒数第七。”唐凌大声的喊着。

“我认输。”奥斯顿大声的回答了一句。

“倒数第八。”没有人回答。

唐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带着痛苦的,嘲讽的笑意,他回头望向了身后。

阿米尔已经暂时被包扎好了,可惜以他的身份是绝对不会得到高级细胞修复剂的。

如果...如果没有背叛,如果...如果还是伙伴...阿米尔的心头浮现着一丝丝酸涩,他其实相信有这些如果,唐凌是为全力以赴,创造奇迹一般的为他抢也要抢来这些的。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

就如此刻,薇安躺在唐凌的身后,到死...自己也没有靠近她,但错误在谁呢?阿米尔好像已经想通了什么,但已经晚了。

“我...咳...认输...”阿米尔几乎费力的说着。

“嗯,你记住,继续撑下去。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唐凌转头。

他其实已经心痛的无法呼吸,可是任何错误都要承担必然的惩罚,他不可能再心软,谁为薇安心软?

“倒数第九。”

同一洞穴的最后一位学长走上了擂台。

依然,只是一拳。

“倒数第十。”

“我认输。”昱低声的说道。

一分钟,从倒数第一冲出了倒数的位置,挑战了9个人,唐凌创造了一个骄人的成绩,即便中间是有6个人放弃的。

可是...他还是打败了另外三个人啊,总共用了两拳一脚!

好笑吗?不好笑,因为他打败的可不是什么土鸡瓦狗,而是第一预备营的精英啊。

唐凌?这么强的吗?所有人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念头。这两拳是多少公斤级的力量?还是说已经可以用‘牛’力计算了?他的速度是多少?已经极限了吗?那他优秀的是神经反应速度吗?他的能力是什么?展现出来了吗?

许多人都心思复杂,且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一件事——唐凌有秘密。

而唐凌站在雨中面无表情:“下一个!”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