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所谓神圣

更新时间:2019-05-18  作者:仐三
“飞龙是叛徒。”这是艾伯开口说得第一句话,而他的话语传遍了整个希望壁垒的顶端,所有集结的战士耳中。

那是紫月战士的‘战吼’,艾伯用来发表了这场演讲。

伴随着他的话语声,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天空又响起了一声闷雷的声音。

没有人说话,突如其来的消息就如同这天空的闪电,突兀的雷声,震得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艾伯却并没有打算给这里的所有人,所有战士一个消化的时间,他继续开口说道:“而且叛徒不止飞龙一个人。”

“17号安全区早已经腐朽不堪,就算城主大人回来,也阻止不了这种腐败的气息继续弥漫。”

“所以,你们看见了,一直被我们努力压制着的地底种族入侵我们了。用多少牺牲换来的地底与地面的平衡被打破了。”

“它们突破了我们一直防守的地底关卡,派遣了部队,想要攻入地面,想要占领17号安全区,想要独吞这万能源石。”

“我没有一句话是在开玩笑。你们以为紫月战士在做什么?为什么废墟战场之中很少看见他们的身影?因为他们在镇守地下,地下一道重要的关口。”

“事到如今,我没有什么好隐瞒大家的。驻守在希望壁垒这条裂缝之中的地底,我们称为地底R区,它的规模相当于一个人类的村落。对,就是一个安全村的规模。”

“希望壁垒的兵力其实是占据优势,完全可以碾压它的。但是,这R区有三条重要的战略通道,连接着地底更大的区域。所以,我们不敢打破这个平衡,唯一能做的就是派紫月战士驻守这三条通道。双方在默契之下勉强维持这种平衡。”

“整整快接近百年了,我们一直都是这样无声的驻守着,时不时爆发的小冲突牺牲了多少紫月战士,才换来了希望壁垒的建成,换来了17号安全区稳定的粮食产出地,换来了17号安全区渐渐的人口越来越多,慢慢壮大,变成了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一个合格的庇护地。”

“可是偏偏就有人不为这种牺牲所打动。他出卖了我们,不,确切的说是他以及他背后的利益集团出卖了我们。具体的,我只透露一点,飞龙是上个月驻守任务的执行者,他莫名其妙的丢失了一条重要的战略通道,那十几个本该死守战略通道的紫月战士全部莫名逃亡,而飞龙本人...呵呵,一个堂堂的紫月队长,竟然被活生生的俘虏了。”说道这里,艾伯终于停顿了,他的脸上带着悲愤,带着一种写满沧桑的正义感,有些凄惶的扫过了在场每一个战士的脸。

轰隆隆,雷声更大了,这声响雷过后,雨势更加的狂暴,直落的让人眼前都模糊一片。

还是没有人说话,说什么呢?飞龙是叛徒,要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曾经称为17号安全区的传奇,最年轻的紫月队长,少时最耀眼的天才,无数次为安全区出生入死,却又低调亲切的人,他是叛徒?!

这个消息让人绝望,比地底种族入侵更加能够摧毁人心。

如果飞龙真的是叛徒,那还能够相信什么?每一天的浴血奋战都开始变得带上了一丝嘲讽的色彩。

艾伯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似乎是在嘲笑以飞龙为首的叛徒是多么讽刺的事实啊。

唐凌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嘲讽的冷笑,还有比艾伯更好的演员吗?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专业性。

分明自己家族才是勾结地底种族的人,到如今将无辜的飞龙打成了叛徒?

昂斯家族的声望会到顶点的吧?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屁话呢?飞龙...到底这个飞龙,对自己一直抱有善意的飞龙,他如今是什么处境?

想到这里,唐凌望向了仰空。

仰空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总得来说,仰空是冷静的,这个和飞龙最亲密的导师,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的,才能保持冷静吧?

可惜,唐凌不能开口发问。

而猛龙小队所有的人却担心的望向唐凌,因为在希望壁垒,至少在第一预备营,大家都知道唐凌是飞龙罩着的。

那唐凌呢?之后他....如果说唐凌是叛徒,猛龙小队的每一个人都是不相信的。

雨水打湿了唐凌的帽檐,他的侧脸看起来是如此平静,甚至面对薇安望向他的担忧目光,他能感应到,并转头轻轻回赠一个微笑。

结束了,无论怎么样,今天这一场闹剧过后,他和猛龙小队这些同伴们能够亲密共处的日子就结束了吧?

唐凌望向了左翼莽林,然后又收回了目光....他想,他日后应该会想念的吧。

在一片沸腾的雨声中。

城主沃夫背着双手站在窗前,目光也穿透了整个废墟战场,望向了右翼莽林的远方。

飞龙,以他的能力,现在应该穿过莽林了吗?

莽林是安全的,但是整个赫尔洛奇山脉却是危险重重,但愿他能够杀出一条血路,顺利的到达黑暗之港。

从此,他是要隐姓埋名,忘记飞龙这个身份,变成真正的黑暗自由人?

还是,不能忘记今日的耻辱,再重新以飞龙的身份,回归17号安全区,用血与火的愤怒来冲刷掉仇恨,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

“城主,这就是你选择的路吗?”佐文的声音有些颤抖。

刚才他与城主,也是与沃夫,他的亲密战友,并肩了快四十年的兄弟共同经历了今生最耻辱的一场谈判。

默认飞龙叛徒的名声,做为交换,那些可耻下流的家伙可以在今天放过飞龙。

沃夫答应了。

这个一向威严强势的男人,在那群无耻下流的人走了以后,如同老了10岁,他望着佐文这样说道:“在历史上,总有一个人如同一个靶子,要承受所有的耻辱。”

“我就是这个靶子。但老伙计,你了解我的,是吗?我是一个做什么都要有目的和目标的人。我可以承受所有的耻辱,但我找到了支撑,那就是——守护。我在守护,你明白吗?”

佐文明白,这是沃夫所选择的道路。

没有了荣耀的紫色制式盔甲,脱掉了代表身份的紫色制服,只是一套普通战士的常规作战服,飞龙狂奔在下着暴雨的右翼莽林。

哭泣,那是多少年前的记忆了?飞龙几乎已经忘记了它的滋味。

可是,今天,不是最不应该哭泣的一天吗?为什么,眼泪就是忍不住呢?

相隔不远的希望壁垒,艾伯用了紫月战士特有的‘战吼’之法,一句句说出的话,断断续续的能传到飞龙的耳中。

飞龙痛恨,他的听力为什么那么好?曾经,不是为了自己天赋一般出色的五感而骄傲吗?

‘飞龙,是叛徒。’

‘偏偏有的人就有人不为这种牺牲所打动,他出卖了我们...’

‘呜’飞龙的齿缝间传来了无助痛苦的咽呜,特么的,不是说好不要哭,不能哭吗?

“我们被收养了,17号安全区收养了我们。”仰空的脸上带着不安。

“17号安全区,什么地方,是个好地方吗?”飞龙一向大大咧咧,他们也有了可以停留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但是沐恩妈妈不会欺骗我们,她一定会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让我们生活下去的。”仰空抱着双膝,与其说他在告知飞龙一些什么,还不如说他在自我安慰。

温暖的地方吗?

是啊,温暖的地方。

还年轻的沃夫城主,那时充满了希望与欢笑的17号安全区....他在这里长大,在这里成为天才,他守护着17号安全区,他抱着最初的理念和希望....

可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是什么时候自己学会了妥协,忘记了初心?

然后这是报应吗?自己成为17号安全区的叛徒,就在今天这样一个充满了屈辱与讽刺的日子,狼狈的出逃。

曾经,遥远的曾经,会想到过有这样一天吗?

“啊!”飞龙一拳打爆了一只扑过来的一级变异兽,爆裂的鲜血混着雨水落满了他的全身,可惜他根本无法发泄。

泪水,是软弱的,是如此的软弱,让人憎恶啊!

可是,仰空....你还要在17号安全区好好的坚持下去啊,还有侧柏,还有他们...当初,被留在17号安全区的一群孤儿。

你们会相信我的吧?

越是这样想,就越是止不住的泪水啊。

飞龙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并非忘记了初心,他以为他是在为他的初心妥协...这是不对的,在这个时代没有妥协,只有永不屈服的铁血!!

仰空...仰空!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留在安全区,你不要忘记了唐凌...哪怕猜测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你不要忘记了唐凌。

对的,唐凌!飞龙一把擦干了眼泪,这个名字会让心中莫名的燃烧起希望。

那不是万分之一的可能,那必须是百分之百的可能!

因为,曾经的那个男人他叫做——唐风!

“唐凌。”仰空抬头,看见的是唐凌望向薇安的微笑。

真是一个奇异的少年,让人莫名的心安,总还是会想起那个男人啊,怎么能不想起?

其实非常的嚣张,不是吗?连姓都不曾改变,都是一个‘唐’字,他就是他的儿子吧?只是,所有人都忐忑的不敢往那个可能想象罢了。

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少年的名字,仰空看了一眼右翼的莽林,心安。

艾伯张狂的表演还在继续,伴随着他功底深厚的‘战吼’,这场煽动性的演讲还在继续。

“17号安全区,现在是最危急的时刻。的确,它已经被一群蛀虫腐烂到了根子。可是,还有一群不能将它放弃的人。”

“这群人是我们昂斯家族,是今日在场的每一个你们。”

“安全区内现在开始大清洗,我们昂斯家族临危站出,要还17号安全区一个清明。”

“而,希望壁垒呢?你们看,我们的族长——考克莱恩.昂斯!我相信你们都看见了,90岁的他重新披上了紫月战士的盔甲,我们来了,带着紫月战士来了。”

“现在,地面上的战争交给你们。地底的封锁之战交给我们。我,艾伯昂斯将会亲自带领紫月战士,以及第一预备营深入地下,封锁战略要道。今日之战,我们17号安全区必胜。”艾伯在最后,高举起了他的手,疯狂的嘶吼了一声。

这样的情绪,伴随着战吼,伴随着已经被煽动起来的情绪,所有的战士都开始狂呼:“17号安全区必胜。”

在这样一波一波的浪潮之中,仰空的脸色一变,他有些匆忙的冲向了巡逻之地的一个指挥帐篷,从中拿出了一个大喇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艾伯大人,我有疑问,为什么第一预备营也要深入地下R区,他们的战斗力...”

仰空这一喊,是非常冒险的,因为任谁都知道他和飞龙的关系非常亲密,他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尽管没错,但总是莫名的让人排斥。

艾伯的神色未变,甚至没有因为仰空和飞龙的关系,说出半句挤兑仰空的话。

他带着悲怆的表情,看向了仰空,也望向了众人:“我也不愿意第一预备营出战。可是,现在的17号安全区,除了紫月战士,能找出任何一队精英战士,单兵作战能力强过第一预备营吗?地下有三个战略要道要封锁,紫月战士分兵一半还在镇守17号安全区。”

“大家明白吗?清洗是沉痛的,如果没有重兵把守,我们守护的17号安全区将会被颠覆。”

“我们需要人手,需要勇敢的,有能力的人手。仰空,你明白吗?”艾伯说到最后,流露出了一副无助又无奈的模样。

但在这个时候安德鲁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第一预备营顶峰小队愿意追随紫月战队深入地下。”

有了安德鲁的表态,第一预备营的小队都开始站出来纷纷表态。

唐凌始终平静,但阿米尔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第一预备营,猛龙小队愿意追随紫月战队深入地下。”

“阿米尔?”克里斯蒂娜有些惊奇的转头,她自然也被煽动起了热血,虽然在内心她并不愿意相信飞龙队长是叛徒。

她只是惊奇,在这个时候,为什么站出来表态的是阿米尔?他们的默认队长不是唐凌吗?

阿米尔很沉稳,很平静,他看向了大家,小声的说道:“我们不讨论飞龙队长的事情。我只是想,我们需要战功,唐凌尤其需要。”

“阿米尔,你真好。”克里斯蒂娜感动的抓住了阿米尔的袖子,阿米尔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而阿米尔的做法也提醒了大家,与其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的担心唐凌,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去争取战功,有了战功不就有了护身符吗?

唐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略微有些感动的看向了阿米尔:“谢谢你。我以为...”

“我从来没有不喜欢你,从来没有。这句话是真的。”阿米尔认真的望向了唐凌,再紧接着说了一句:“你一定要记得。”

“嗯,我记得。”唐凌点头。

他其实有怀疑过阿米尔,又一直不愿意去怀疑他,这是比直面针对自己的阴谋更痛苦的事情。

因为,唐凌有把阿米尔当做伙伴,猛龙小队的一员。

而今天,全部都是糟糕的消息,唯有阿米尔的这几句话成为了唐凌唯一的安慰。

“谢谢,谢谢你们,年轻的新月战士们!”艾伯适当的表现出了感动,然后忽然大声的说道:“新月战士是我们的希望,他们那么热血,那么英勇的站了出来。我们紫月战士也必定要做一些什么!”

说话间,艾伯第一个解开了腹部的一个锁扣,随着‘啪’的一声响声,他背上的战术移动盘被解了下来。

“紫月第一队,第二队,第三队,卸下战术移动盘。”艾伯大声的宣布到。

这些紫月战士听命,依次都卸下了移动战术盘。

“大家知道,紫月战士最重要的装备——移动战术盘,因为材料的珍贵,17号安全区储备有限。所以,每出现一个紫月战士,我们才会临时制作一个,现在拿不出更多的战术移动盘。”

“可是,它是什么?是保命的利器,是我们战斗的最好辅助。现在,紫月战士的战术移动盘全部交给新月战士,因为他们是未来17号安全区的希望。”艾伯的话刚落音,整个希望壁垒的顶端爆发出一阵掌声。

而艾伯继续宣布道:“紫月战士,现在解开战术移动盘‘音频’锁定锁,让战术移动盘可以录入第二个人的声音,以便用于作战。第一预备营新月战士听命,刚才出来表态的队长,过来领取战术移动盘。”

“是!”第一预备营回答整齐如一。

安德鲁微微低头,嘴角流露出一丝带着疯狂的笑意,然后仰头用一种悲壮庄严的步伐上前,而所有的队长,包括刚才表态的阿米尔也跟随着安德鲁的脚步上前,领取这所谓神圣战术移动盘。

唐凌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深入地下?是有阴谋?还是一场表演?他的信息太少,暂时还得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