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八十四章 暴雨

更新时间:2019-05-17  作者:仐三
闪电已经无数次的划过天空,带来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响雷。

憋了很久的大雨倾盆而下,唐凌站在巡逻之地的边缘,想起了突变的那一夜。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毕竟17号安全区内的生活完全不同,层层的迷雾,连连的谜题伴随着他的成长,将现在和过去的日子划出了一条明确的分界线。

时间却又似乎只是过去了一天,只要在安静的空间,闭上眼睛,就好像还能听见婆婆睡觉时不安的咳嗽,能感觉到妹妹爬上自己的床,钻入自己的怀中,要拽着自己的衣服才能睡着。

废墟战场的平衡已经被打破。

地底种族全面入侵!

一批又一批的战士无声的滑过钢索,投入到战场,势均力敌的热武器相互对轰。

战士有些不安,因为不再是面对无组织的野兽,也不再是面对没有智慧的尸人。

他们面对的是怪物!

那种全身冒着蒸腾的热气,连触碰一下都会深度烫伤的怪物。

可怕的是,那种模样奇怪,总体形象类人的巨大怪物只是一层躯壳。

往往在好不容易斩杀了一只以后,里面会跳出一个‘鼠人’,一样拥有惊人的战斗力。

这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有待战的战士带着深度的疑问,集合在希望壁垒的巡逻之地,集合在作战长廊,只是麻木的等待着,等待着轮到他们将要赶赴战场的命令。

有什么好消息吗?勉强的说来也并不是没有,那就是双方都拥有热武器,在热武器的威力下,那些常年盘踞在废墟战场的野兽,变异昆虫,尸人什么的丝毫不敢靠近这决战之地。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什么?是那种怪物的数量似乎有限,在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战斗以后,它们不再从那条丑陋的裂缝源源不断的爬出。

它们的兵力有限。

倾盆大雨还在疯狂的宣泄着,已经是夏末,这些雨也带上了丝丝的凉意。

仰空过来了,看着站在雨中的猛龙小队成员,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有着莫名意味的惨淡笑容,非常直接的开口了。

“地底种族,一直生活在五十米深度以下的地下。前文明对于它们并不是没有记载,曾经有人在地面的深洞之中发现过它们的身影。”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前文明极其古老的岁月中它们隐藏的很好。可是在文明进入紫月时代以后,它们开始不再隐藏,而是将‘触角’伸到地面。”

“它们应该有自己的文明,但现在还没有人进入过它们真正的‘国度’,看见这个地下王国究竟是什么样子。”

“或许,也已经有人深入过地下了。但是,17号安全区至少是没有收到消息的。”

“它们的作战方式和人类有很大的区别。你们也看见了,它们有两具躯体,其中外形巨大,类似于像扭曲的类人躯体,被它们称作为‘义躯’,你们也可以理解为它们的盔甲,但又不完全类似。”

“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是,如无特殊的必要,就算在地下,它们也不会轻易解除义躯的状态。人类对此的理解是,地下环境恶劣,借助义躯它们才能更好的生存。”

“至于义躯,你们所见的都是真实的。穿戴上义躯的地下种族,会增长力量,全身高温做为防御,但同时也不会影响它们的速度。”

“至于它们的本体,已经不是太适应地面的环境。不管是地面的细菌,病毒,还有光线等等的一切,都是阻碍它们在地面顺利生存的障碍物。”

“可是,它们既然选在了在这个时代出现,野心也已经昭然若揭,它们觊觎地面,它们想要回到地面。”

“对于此,它们并不是没有依仗。紫月的出现,让它们开始加快了适应地面生存的速度。如果靠近万能源石,在万能源石周围活动,它们能够在地面行动的时间会更长。”

“不利的猜测是,如果任由它们在地面行动。不出一年,百分之八十的地下种族都会完全的适应地面的生存。”

“最后要讲的一点是,它们是窃贼,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窃取了前文明的一些科技成果。在紫月时代来临以后,它们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获得了一批热武器。”

“呵呵,看见了没?用人类的成果,和人类战斗,这战场就是最真实的画面,不用我过多的讲解了吧?”说完,仰空低头,摘下了眼镜,擦了擦被雨水打湿的镜片,他的面容透着深深的疲惫,望向战场的目光充满了玩味。

在今日,清洗的当天,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入侵?这是要给城主压力吧。

猜测一下,到时候昂斯家族会英雄一般的出现,然后化解这场灾难,利用这一功劳,再加上背后势力的支持成功上位,完成权力的交接。

只是,17号安全区的人命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不值钱?不是一直都很爱惜的吗?

就算人口超过了生产力的极限,也允许了聚居地的存在,从牙缝中掏出一些物资,来接济着聚居地。

因为曾经的老城主说过,这个时代不缺资源,人口才是根本。

可惜的是,人命真的不值钱了。

应该从哪一天开始这样变化的呢?从聚居地的覆灭开始吧?接着到今天,为了成功的上位,为了一场完美的演出,用人命来堆积这个战场。

“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仰空兀自的望着聚居地的战场出神,而在他身后,昱非常的激动,比奥斯顿表现的还要激动,他上前了一步,大声的说道:“地底种族,就近在眼前,瞒着我们的必要是什么?”

是很愤怒啊,就在眼皮子底下的地底种族,却对它们的存在从来不知情,这是为什么?

仰空转身望着昱,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也不应该回答,应该拿出导师的身份,将这些孩子的愤怒压制下去,可是今天他的心中却蔓延着一股冲动,说出真相,至于这些孩子们要怎么想,就让他们去想吧。

“从进入紫月时代以后,人类是松散的,各个势力割据。但是并非完全没有一个强力的组织来立下规矩。”

“这个组织的实质是各自为政的,因为能进入的都是城市级的势力。但偶尔,他们能够达成一致,制定出整个世界都必须遵守的规则。”

“这规则最初只有三条,后来变成了五条,七条?总之,还会不会慢慢增加是个未知数。但其中一条是,普通人,我是指没有成为职业者的普通人,就好比你们没有成为一阶紫月战士之前统统没有资格知道地底种族的存在。”仰空戴上了眼镜,似乎微微叹息了一声,又似乎没有,他很平静。

“凭什么?”奥斯顿站了出来,是啊,凭什么?那么一个充满了敌意的种族存在,为什么要瞒着普通人,难道普通人就没有知情权了吗?

“不凭什么,这就是规则。事实上普通人不知道事情还有很多,都写进了铁则。”

“我是导师,不能胡乱的引导你们,确切的答案恐怕只有高层才真正知晓。但我可以给你们我的想法,就比如在一切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至少人类开发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在事实其实非常恶劣的情况下,普通人知道的越少,反而能够越发的安稳生存。”

“这种想法,你可以认为是一种借口,也可以认为是一种保护,更可以认为是一种...卑鄙。随便你们怎么想,这就是我做为导师能够给你们提供的唯一说法。”说完,仰空沉默了,双手插袋的望向了废墟战场。

奥斯顿冲到嘴边的话忍了又忍,忽然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在这一刻,他忽然变得成熟了一些。

他似乎知道,不管是他,还是昱,或者是克里斯蒂娜都没有资格在这里‘矫情’,他们是站在高层的一方,他们拥有更多的资源,拥有教育权,以后也会顺理成章的拥有知情权。

如果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成熟了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始终不能接受这一套制度,还是说主动会变成制度的维护者?

至少现在,少年血仍未冷。

唐凌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对于地底种族他是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这一套隐瞒普通人的做法,还有比他更熟悉的吗?想想聚居地的人们吧,连前文明是否存在,都还抱着怀疑的态度。

连世界到底是什么,都一无所知。

因为知道的多了,他们会开始不安,开始躁动,还能安心的捕猎生存繁衍下去吗?还能安心的为17号安全区提供一批又一批的新鲜血液来补充部队吗?

恐怕是不能!

也许17号安全区有其仁慈的一面,勉强的在维持着聚居地人口的规模。

但这种仁慈到底是有限的,况且从那一夜以后,这一点仁慈也完全的粉碎。

尽管到现在还不知道尸人夜袭的原因,不知道17号安全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但聚居地被当做利益交换的棋子,这一点是绝对能够肯定的。

所以,还能期待什么?

但是,还是能够庆幸的,看着昱的沉默,奥斯顿的愤怒,克里斯蒂娜望向战场牺牲的不忍...唐凌是庆幸,他们相遇在少年。

如果再过十年,不,再过五年,这样纯真的友情,未冷的天真的仁慈的心或许就不会再存在了。

在这时,看着横冲直撞的地底种族,听着一个个队伍的带领者开始临时给战士科普地底种族,唐凌的心中充满了嘲讽,他早就已经将阴谋的轮廓勾勒了完整。

17号安全区出了叛徒——这些叛徒背后有依靠的势力——这股势力和地底种族有纠缠不清的关系,所以仓库区的任务才会在地下出现了一个能够藏着那么多尸人的空间,还有谁比地底种族更擅长在地下活动吗?所以,飞龙才会莫名其妙的被地底种族俘虏,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成为了筹码。所以在今天地底种族的进攻预示着17号安全区的叛徒开始要走上台面了。

那么这些叛徒是谁?唐凌只是一个小小的新月战士,信息的不对等阻碍了他的分析,但没有关系,抓住蛛丝马迹,总能猜测。

那个蛛丝马迹是什么?是仓库区任务时,被人为破坏的门锁。

关于这件事情,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一小部分能够做到,那便是顶峰小队,他们如果这样做,表面的理由很充分,因为他们和猛龙小队起了冲突。

而事实上呢?分析必须加深一层,就是他们为什么能够全身而退?关于这一点,其实说法早就给了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有携带基因抑制剂,有人受伤,不得不提前退出战场。

没有携带基因抑制剂的人,是顶峰小队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

这一切看起来没有破绽,可是在战术细节上如果出了破绽,第一个该找的负责人是领队。

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任务交给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为什么没有在战斗之前再三的确认?

这样一番分析,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顶峰小队的队长是安德鲁,他是一个心思缜密,智慧出众,情商也不低的人。

他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不管理由再完美,他也不会。

就算他湮灭了证据,湮灭不了有心人对他的怀疑,这个有心人就是唐凌。

然后,安德鲁是谁?安德鲁.昂斯。

那叛徒是谁?昂斯家族!否则安德鲁不会得到这样内部的消息,提前全身而退。

所以,再把整件事情带入自身,值得怀疑的地方就很多了。

为什么第一个跳出来针对自己的是莱诺.昂斯?

为什么安德鲁要装模作样的接下仓库区的任务,其实不接这个任务他才会更加没有破绽,那能不能联想这个任务他是在针对自己?因为任务之中才有无声无息杀死自己的可能?

可是,这一切都缺乏关键的线索,唐凌无法把关于自己身上的阴谋窜连起来。

就比如安德鲁其实要弄死自己,不是有成千上百个机会吗?他在忌讳什么?

就算莱诺.昂斯也是如此,好像关于他和苏耀的矛盾,只是他能够光明正大针对自己的一个理由罢了。

这个理由没有了,他就再无任何行动。

这说明了什么?一切都指向了一点,自己身边围绕着一股隐藏在暗中的力量,这力量不是苏耀,而是一些别的什么人,让他们投鼠忌器。

这一点不是没有证明,在仓库区任务的必死之夜,唐凌被救了,那一张纸条唐凌至今还保存着。

这就是证据!

可是,要去思考这些非常艰难啊...望着天空连绵的暴雨,偶尔划过的闪电,听着轰鸣的雷声,唐凌会痛苦。

因为——我是谁?还有什么比这个问题更加痛苦的吗?

心中的焦虑在不停的翻滚着,阻碍着他的思考。

“不要多想,不要再想。为了防备这一天的爆发,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不是一直在做准备吗?关于地下种族,也是有做准备的。”唐凌深呼吸,在安慰着自己,信息的不对等太让人痛苦,可惜苏耀偏偏不肯对他多说。

但问题是要揭开了吧?唐凌感觉一切快要爆发了。

地下种族既然已经行动了,叛徒既然已经准备正式走上台面了,那么自己的安全生活将不复存在,他们要做什么也无需再隐瞒,再投鼠忌器。

而围绕着自己身边的那股势力,就包括苏耀叔在内,也一定会有所行动。

自己的真正身份,消失的记忆,都将在某一个节点被揭开。

唐凌感到害怕,他怕被揭开身份以后自己都将不再认识自己。

“其实今天,安全区也并不太平。开始了清洗。”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仰空忽然转头,对着猛龙小队的人说了一句。

在希望壁垒和17号安全区之间,信息也会有延迟,不过用不了多久,这个消息总会传开的。

“什么?”奥斯顿和昱,还有克里斯蒂娜变了脸色。

清洗这个词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贵族更加敏感。

唐凌的脸色也变了,他知道他的判断成真了,地下种族都开始行动了,17号安全区怎么会没有配合的行动?

“放心,你们的家族没事。”仰空看向了昱三人,这三个家族一向中立,只有御风家族的立场稍微偏向了曾经,但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明哲保身,那也是可以的。

毕竟他们三人身后的家族也算是17号安全区的中流砥柱,战斗家族,不可能叛徒接手的17号安全区是一个空壳。

“清洗和你们无关,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们任何人都没事。”仰空淡淡的说道,目光却有意的停留在唐凌身上,和唐凌对视。

他能够感觉到唐凌的焦躁,那一刻冲天而起压抑不住的一股气势,他知道唐凌在担心苏耀。

在这个时候,他给了唐凌暗示,聪明如唐凌应该能接收到他的暗示吧?

苏耀没事。

唐凌一定要保住自己,一定要!至少现在17号安全区所有行动的指向,并没有任何针对唐凌的征兆。

显然,仰空的信息唐凌收到了,他的神情慢慢平静了下来,那一股冲天的气势也淡了下来。

他开始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轮到自己上战场的时候。

部队已经损耗了多少,没有人去计算。

战场中地底种族还有三四百个的样子,但人类需要两三千的部队才能勉强抵挡。

可笑的是,因为战场大小的限制,不能再投入更多的部队去到战场,那会一不小心惹来退出战圈的那些野兽,昆虫什么的,也会成为对轰炮火的炮灰。

所以,只能这样,一队一队的战士不停的补充到战场,就如同用人命去堆。

而这时,紫月战士呢?紫月战士在哪里?怎么一个都没有出现在战场?这是一级战备啊!

战士的人心开始不稳,还有比这更可笑的吗?关键时刻,紫月战士竟然没有出场?就连驻扎在别的营地的部队都陆续赶来了。

仰空开始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以昂斯家族为首的这些人,想要将这场大戏演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死的战士难道还不够多吗?经历了仓库区任务,又来一次地底种族入侵,17号安全区起码损失了四分之一的战士。

这背后昂斯家族到底准备做什么?

就在人心浮动,每个人都开始莫名的不安时,希望壁垒的主战通道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

所有人下意识的回头张望,只见紫月战士终于出现了。

而且这一出现,就是上百位紫月战士,相当于17号紫月战士的一半数量了。

为首带队的人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老者,只要是常驻17号安全区的人没人不知道他是谁——考克莱恩.昂斯。

昂斯家族族长,昂斯家族的一代传奇,最高战力,曾经的17号安全区紫月战队,队长便是他。

可那只是曾经,今天为什么他会重新穿上紫月战士的紫色制式盔甲,披上代表紫月战士队长的黑色紫纹斗篷呢?

飞龙,飞龙去哪里了?

仰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担忧,好像事情与预料的有所偏差,按照所有人的推测,应该是亚罕来接手飞龙紫月队长的位置,为什么会是考克莱恩.昂斯?

这会让人更担心飞龙的安危啊,自己走时,飞龙还分明烂醉了一场,在他的房间啊!

但此时已经容不得仰空多想,站在考了莱恩旁边的艾伯.昂斯忽然站了出来。

这个一向不屑在紫月战队执勤的贵族少爷,今天也穿上了紫月战士制式盔甲,甚至披上了代表分队长的红斗篷。

一朝得势,就那么迫不及待吗?还是说,这一场抢功的大戏终于是要上演?昂斯家族一定要把这场功劳牢牢的抓在手里,所以才不惜不顾规则,不要脸的先抢夺了紫月战队的指挥权?

飞龙...仰空的眉间闪过了一丝忧虑,只有想起城主时,才稍微安心,城主不会妥协到这个地步,连飞龙都放弃了吧?

而在这时,艾伯走上了前,看着茫茫大雨中,脸上尽是疑惑不解的战士们,终于开口说话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