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八十章 极限冲刷

更新时间:2019-05-14  作者:仐三
就是如此。

无数的问题盘旋在仰空的脑中,他就是无法思考。

他只是本能的站在基因链测算仪旁边,看着有些呆滞的模样,看着唐凌露出痛苦,却又带着坚毅的神情。

看着唐凌的牙龈出血,慢慢的变成一条小血流从嘴角溢出。

看着唐凌全身都在颤抖。

看着唐凌汗如雨下,地面都湿了一圈。

无数次,仰空本能的想要关掉基因链测算仪,但关掉有用吗?唐凌的精神力强大到根本就不用基因链测算仪也能再次轻易的进入观想状态,继续捕捉能量吧?

只是会浪费一些时间。

可是这小子那么坚持,那么认真的样子,为什么要浪费他的时间呢?

谁都会被打动,不忍心打断他吧?

尽管他在修炼什么啊?一点能量都没有留住的感觉,全部都逸散了出来。

仰空又摸出了一支烟点上,或许是香烟特有的麻痹力量,让他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真的应该去找一次飞龙,在这种那么难以决断的时候,就听从飞龙的意见好了。

从小就是如此,身为孤儿的他们必须相互依靠,相互取暖才能活下来。

仰空觉得自己今天有些感性了。

可能是这小子的模样,让他想起了那么多艰难的,也需要咬牙坚持的日子。

从电脑前搬过来椅子,又拿来一册前文明的专业性书籍,仰空坐下了。

就这样守着这小子吧,如果出现任何的危险,就及时的救他。

也但愿他吸取了这一次的教训,下一次收集能量不会那么莽撞了吧?应该不会了,这小子不傻。

最剧烈的痛苦过去了。

那一呼一吸,二呼一吸如此循环的呼吸节奏仿佛有一种奇妙的安抚作用,让人能够渐渐的忘却痛苦,进入一种无我的状态。

也不神奇吧?前文明不是有一种叫做瑜伽的玩意儿,靠冥想去忘却痛苦,让身体做出各种莫名扭曲的动作吗?

唐凌感觉舒爽了一些,精准本能在这个时候开始运转了起来,第一时间计算的是能量,有了一次对比,就能计算出收集多少的能量是效率最佳的方式。

这里很有讲究,不仅要计算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状态,还要计算时间上的效率。

但经历了各种运算的精准本能,面对这样一道问题,实在称不上困难,只是几秒后,就得出了一个答案,唐凌收集这一次能量的六分之五就是最佳量。

有了答案,唐凌心安。

看着身体里的杂质开始被大量的清除,加上刚才运转了精准本能,唐凌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但一次性能量冲刷的时间并不会太长,就在唐凌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头的时候,能量的第一次冲刷已经完毕。

唐凌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空虚感以及杂质大概被驱除了一大半。

看似很骄人的成绩,实际上并不值得如何高兴,这就跟扫地一个道理,在垃圾大量堆积的时候,随便扫几下,都能扫除大量的垃圾。

难得是到后面,大部分垃圾都扫出去了,开始细致的角角落落的清扫,这会耗费大量的精力。

所以,一次性能祛除全部的杂质是如此的艰难。

所以,是自己的生活不够高贵?唐凌用胡思乱想的方式,让自己稍微的喘息一口,又开始进入了下一次的能量收集。

七月。

17号安全区正处于炎炎夏日。

流火的季节,躁动的空气。

应该是庆幸紫月时代的到来,让生命变得更加强悍,能够习以为常的在这种高温下生存繁衍甚至劳作。

还是应该怪罪这个时代?若非它带来的剧变,又怎么会有如此炎热的夏季?

又怎么会在如此的季节之中,还有地方飘着鹅毛大雪,一片冰天雪地?

“在前文明,这里是处于北半球,这个季节不应该会下雪的。”望着窗外茫茫的大雪,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带着好奇,忍不住惊叹了一句。

她的面容很俏丽,惊叹的表情是如此生动,像峡谷之中最美丽的花儿那般。

可惜的是,惊叹过后,她的神情不自禁的又带上了一丝落寞。

和她同样带着落寞表情的还有坐在她身旁的另外一个女子,同样的青春年纪,这个女子却有一头火红的头发,饱满的脸蛋儿,立体的五官,丰满的红唇,让她充满了一种火热的诱惑感。

可当落寞写满了她的脸颊,这种火热的诱惑也会变得让人觉得叹息。

上百条白雪巨狼拉着巨大精美的悬浮车在快速的前行。

事实上,悬浮车使用自身的动力,在这雪地里前行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只是他会嫌慢。

于是,在进入这片极端气候的雪地之时,他一人一剑,在飘着大雪的夜色中走出了悬浮车。

虽然挺拔修长,却略显瘦削的身影,在渐行渐远的那一刻,会让人有一种怕他会被大雪吞没的担心。

可是,没有人会担心,哪怕只是一丝细小的担心都会让人觉得是在侮辱他。

所以,人们只是在车中安静的等待。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回来了。

偏爱的白色制服还是那么干净,只是在雪夜里,制服上的银丝绣成的图案更加生动了。

黑色长发也一如出发前那么整齐,虽然只是用简单的黑色丝带系住,可当夜风吹起时,它微微飞扬的模样很迷人。

他的剑很干净,干净的就像他白净的肤色。

他的脸也很干净,俊秀的五官,清秀的脸,黑色深邃带着一种异样平静的眼眸还是轻易就能让女孩子心跳。

这样的他不像去战斗过,甚至不像在雪地里流连了一个小时的样子。

可是他的身后却站着足足上百只白雪巨狼,兽脸上写满了人性化的恭顺。

头狼则蹲在他的身边,温柔的像一只宠物狗。

他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头狼的发毛,然后便大步走向了悬浮车:“就让它们拉车吧,雪地里没有什么比它们跑得还快了。”

“我,想快一些回去呢。”他上车之前,回头笑了一下,并不是对任何人微笑,而是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情不自禁的微笑。

可这样一笑,让在场的四个女孩子几乎窒息。

八个护卫男人也忍不住感觉亲切。

可是,任谁都明白,他的笑从来只属于自己,因为他封闭的世界中,骄傲的容不下任何人,更勿论为任何人哭笑悲伤。

除了她彼岸,彼岸女王。

“还能多快呢?我怀疑如果在这里,是巨龙跑的最快,龙少会去抓一条龙的。”红发女子嘟着嘴,她非常想要克制,却还是忍不住抱怨。

“我不怀疑龙少能够抓住一条龙。”俏丽的女子微微叹息了一声。

或许有些传说是真的,越是冷漠自我的男人,一旦动心,便会铭心刻骨。

只是没有人会想到,才仅仅17岁,前途无量的少主会那么快就动心。

是动心吧?

他看她时,眼神里的温柔能够融化冰雪,连笑容都带着呵护的小心,轻轻牵住她时,甚至有一种捧着世界的虔诚。

即便没有说破,细节总会出卖一切。

可惜,除了落寞,没有女孩子愿意抱怨,能够抱怨什么呢?抱怨彼岸女王?那必须克服站在她面前时,那忍不住的自惭形秽。

分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按照两人的地位也应该理所当然的在一起吧?

不管是俏丽女子还是红发女子,都从来不敢奢望一丝来自龙少的感情,但这并代表她们不会难过,即便只是侍女可能常伴龙少左右,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如果龙少真的和彼岸女王在一起了,还有她们的容身之地吗?想想这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

“这个速度,又能节省四个小时的时间。这样下去,不用15天就能赶回待星城了吧?”悬浮车巨大,一共分为了三个车厢。

最后一个车厢便是属于龙少一个人的私人车厢,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私自进入。

除了一直伴随着他长大的老师七斗除外。

可即便是七斗,也深深明白眼前这个少年的性格,他的问话在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人回答的。

因为他自己早有答案。

所以在氤氲的雾气之中,用上好的玉石片一片片精致镶嵌的浴室中,很快龙少的声音又传来:“嗯,不用的。就算之后的路程不用刻意节省时间,我也会在13天再六个小时47分6秒以后,进入空堡,见到她。”

“不过,我还是会想尽办法节省时间的。”说到这里,龙少笑了。

他会笑的时候很少,尽管每一个都那么让人心生好感。

可他不吝啬对彼岸每一天都笑,从早到晚,只要彼岸喜欢。

这种想法在严重的侵蚀着他,所以他现在的笑容变多了,虽然都应该是在想起彼岸的时候。

七斗暗暗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道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将龙也送入了那个地方是否是对的?

睁开了微眯的眼睛,他摘下了腰上的葫芦喝了一口酒,这才说道:“比起这个,这一路上你感觉身体里的杂质再次变少了一些吗?”

“一点,它们顽固的有些过分。”龙收敛起了笑容,神色变得沉静了下来。

任谁只要有心都能看到,这截车厢无时无刻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紫色武器。

而那小型的浴池,紫色的雾气近乎凝聚成了液体。

因为浴池的周围都几乎是最好的,前文明称为老坑冰种翡翠的一种玉石镶嵌的。

至于浴池地步,是一整块紫色的万能源石。

浴池内碧绿的液体,是从好几种凶植体内剥离出的植芯熬制而成的,不要怀疑这几种凶植的种类,它们显然都是有利于修炼的种类,连一片叶子都饱含能量,何况植芯?

这样奢侈的配备,能量不凝成实质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吧?

可龙并不用这些来修炼,修炼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尽管他天分出色的连正京那些老家伙都有些注意了,可他还是认为修炼时应该准备完全。

这条件太粗陋了,只能用来慢慢的消耗杂质而已。

对于这一切,龙并不觉得奢侈,这个剧变的时代让资源变得如此丰富。

比起正京那些大少,那些天才,他或许还是太节省了一些。

他应该加速清除杂质的速度,尽管他身体内残留的杂质想到这里,龙闭眼,精准本能立刻就精确的感应到杂质残留率千分之四。

还有一点点,他就能成就完美的‘玉体之身’,这样的身体现在看起来不甚重要,但到以后,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想到这里,龙‘哗’的一声从水中站了起来。

随着他的起身,水滴沿着他完美的流线型肌肉线条快速的滚落,只是一丝能量从身体表面一闪而逝,水就已经完全的干掉。

随手拿起了一件白色长袍披上,龙望向了七斗:“老师,我的速度是不是还是有些慢?我很想知道,当年的他在17岁时,有什么样的成就?”

“为何总是要执着于对比?你的路就是你的路,强于他或者弱于他,都不能改变你自身的道路。”七斗显然不愿意回答龙的问题。

可是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恨意,更有倔强:“我想要知道。”

“好吧,他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混混?我这样形容,应该算准确?”七斗似乎有些冷了,喝了一口酒以后,缩起了身体,靠在车厢的一角,昏昏欲睡。

四个小时过去。

唐凌已经越来越熟练这种修炼的节奏。

他的奇特想法,在第二次聚集好能量以后,就得以了实施,并且随着能量一次又一次的冲刷身体,而变得愈发纯熟起来,甚至还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唐凌的奇特想法是什么呢?那就是利用精准本能来配合祛除含有杂质的能量。

这样做无疑会加重唐凌的负担,毕竟精准本能的运行也是要损耗一部分精神力的。

外加,唐凌的精准本能在感应自身上不是那么‘灵’,一直以来都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感应。

但唐凌从来都是如此,不仅行动力惊人,而且习惯把折磨和痛苦当做自己修炼的密宝。

很简单,缺乏资源那就一次次的挑战极限,唯有一次次的极限以后,才能得到长足的进步。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是真的可行。

虽然一开始的确非常负担,但习惯了以后还好,在精准本能的配合下,清除的效率的确变快了。

而且意外收获也来了,他感应自身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甚至在集中精神的情况下,能感受到一些微小杂质所在的地方,然后再用精神力幻化为一把小小扫帚,配合冲刷而来的能量,重点的进行清除。

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很好。

唐凌是如是感觉,可这一切落在仰空的眼中却是可怕的修炼。

不知道是精神力被压榨到了极致,还是身体承受能量的冲击太多,唐凌已经修炼到七窍出血的地步了。

而且身体还以肉眼都可丈量的范围,瘦了一小圈。

这是什么修炼啊?仰空无奈的仰头。

身体瘦什么的,也许和唐凌这奇特的修炼有关。可是七窍出血,身体时不时痉挛一般的抽搐颤抖,绝对是承受到地狱般痛苦的表现。

让人心疼,更让人不忍心打断。

因为他盘膝坐在基因链测算仪之中的神情是那么满足,又是那么坚定,打断他算什么呢?

想到这里,仰空叹息了一声,再次将基因链测算仪的透明门打开了一次,让里面充斥的,带着丝丝微小黑气的紫色雾气散开。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显得有些奇特的雾气,仰空早就已经打断唐凌的修炼,想要纠正他了。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误,才会一丝能量都不留在身体里吧?

可是,细致如仰空,在唐凌第四次开始冲刷身体的时候,就发现这些从唐凌身体里溢出的紫色雾气有些特别,夹杂着丝丝明显的黑线。

为此,仰空拿出了试管,小心的收集了一部分。

然后在这实验用具还算勉强的房间,利用电脑很快就分析出来,这些黑丝是一些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所以,仰空就开始特意的打开基因链测算仪的门,时不时的释放这些夹杂着黑丝的紫色雾气。

这样的行为,无意中帮了唐凌很大的忙,让他在被冲刷洞开身体的时候,不至于又吸回一些杂质。

所以呢?所以,唐凌修炼应该不是千缎功,而是另外一门功法,只是看起来很像千缎功。

他根本就没有出错,也没有做什么无用功。

仰空的大脑非常聪明,否则也不会是整个17号安全区唯一有资格接近科技者这个职业的人。

他除非不在意,不愿深想,但一旦在意了,稍加思考便能得出一个相对合理的答案。

当然,他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这就是千缎功,因为唐凌是苏耀的人,苏耀私授功法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但愿苏耀是对的。《千缎功》的珍贵也许太多人不知情。这并不是一门一开始就惊艳的功法。”看着还在继续修炼的唐凌,仰空叹息了一声。

也许这莫名其妙的几个小时相处,让仰空也更加喜欢唐凌了一些,尽管他们之间没有一句对话,唐凌更不知道仰空在‘鸡贼’的观察自己。

时间继续在无声之中流逝。

在其间,仰空只是出外了十分钟,为自己弄来了一份盒饭。

他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有必要守护着唐凌,而绝不暴露唐凌的秘密,这个想法在他脑中越发的坚定起来。

至于唐凌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修炼当中。

他的精准本能对身体的感应越来越细致,甚至模模糊糊的能够达到内视的境界。

但这境界始终隔着一层膜,还难以突破。

也许也是因为专注于杂质,自己只能清除的看见杂质吧?

已经清除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唐凌倍受鼓舞。

再经过三次冲刷,已经清楚到了百分之九十八。

那好,还有坚持的理由,尽管一股从骨子里冒出的疲惫开始萌芽。

又是两次冲刷以后。

已经清除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剩下的百分之一,还需要多少次?但是,只剩下百分之一了,这样就放弃也太不应该了。

仰空开始来货的踱步,这小子已经一口气修炼了7个小时,快到傍晚了啊。

等一下奥斯顿这个喳喳呼呼的家伙就来了,仰空不愿意让奥斯顿看到这并不合乎常理的修炼。

倒不是不信任奥斯顿这个简单的少年,而就是因为这个家伙太过简单,反而容易一根筋的暴露一些事实。

是不是到时候想办法唤醒唐凌呢?

又是七次冲刷过去了,唐凌感觉不用等待下两次的修炼,只要这次修炼,自己最多再冲刷五次,就算过头了!

会承受不住!细胞会承受不住的!这是精准本能告诉他的答案。

也许,再下一次修炼再完全清除是更好的,毕竟通过补充,会得到恢复,就能重新承受很多次冲刷。

可是,还需要很多次冲刷吗?不需要了吧?!

这一次,就应该能将身体的杂质彻底的祛除,唐凌认定是如此。

当能量的瀑布再一次冲击而来,唐凌盯住最后几点微小的杂质,几乎动用了全部的精神力,开始艰难的驱赶。

然后,成功了!

唐凌想要喜悦,这就是他所希望得到的玉体之身吗?可下意识的,唐凌感觉不是,还有杂质没有完全的清除。

可是身体内是的确没有一点杂质了?自己凭感觉去判断是不是太武断了一些?

唐凌皱起了眉头,但就是那一丝强烈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用精准本能去窥探自身。

终于,当精准本能扫过心脏的位置时,唐凌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最初玩笑一般的想法成真了,种子内果然是有杂质的。

不清除?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种子与他共生,种子有杂质,也相当于他的身体状态没有达到完美的玉体之身。

清除?还有四次冲刷的机会。

如果用光,是不是太冒险了?谁也不知道第五次的时候,会不会就猛然碎裂,超过了极限?

稳妥的话,是下一次修炼再祛除。

那就下一次?可是166网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