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六十六章 钥匙

更新时间:2019-05-07  作者:仐三
梦之域的对待梦种的任务,原则是生死一线。

但这生死一线如果大多数得到了消息,一般会理解为整件事情的危险程度生死一线。

这样理解有错吗?没错。

危险程度肯定是如此,但这四个字还有一个理解的方式,那便是在这里无论是线索,还是战斗,总有一线机会给你,关键就是你把不把握的住。

韩爷是唐凌进入梦之域,清溪镇任务以后,第一个遇见的人。

乍一看,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安排,毕竟梦之域再真实也不是真实的世界,它需要一个合理的切入点,把你带入这个世界。

但唐凌敏感,用安德鲁的话来说就是疑神疑鬼,不管这个解释如何合理,他都认为韩爷突然出现在此,是非常突兀的。

梦之域要让他融入这个世界,其实有很多种简单合理又不显突兀的方式,最直接的便是通过脑中的信息告知,他现在是唐家二少,他在这清溪镇有任务。

所以,唐凌因为这点突兀的感觉就对韩爷的出现上了心。

想想吧,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上几乎空无一人的镇子。

而镇子里发生了什么,梦之域是通过几个跑过的小孩子来‘隐晦’的告知他的。

小孩出现情有可原,那是世界上最不知畏惧,玩心与好奇心最重的一个群体。

那韩爷呢?出来寻找唐二少?嗯,不合理。

正巧有事出来?稍许合理,但接下来韩爷的话一直都是在指责唐二少,明里暗里就会让人错觉他是特意来‘找’唐二少的,为什么要这样暗示?

那就是得到了消息,来接唐二少?更不合理,几乎都不用解释。

唐凌不会受韩爷的身份影响,他随时提醒自己的就是一句话这是梦之域,并非现实。

既然是梦,韩爷护院的身份,从小看着二少长大的情分于唐凌本人来说,这些会阻碍真相的因素统统都不存在。

他有了那么一点上心,那么就会仔细观察外加调查。

第一次疑惑,分析了如此之多的念头,就是在韩爷握住唐凌手时,同时系统给出身份提示的瞬间,唐凌就有了。

而那一次,是韩爷距离唐凌最近的一次,唐凌有心之下,发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就是韩爷身上的味道,那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唐凌的眼睛很好,鼻子也不错,常年的捕猎生涯也好,最近的战斗生活也罢,他对血腥味是非常敏感的。

接着,唐凌又有意的观察了一个地方,来证明这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是否真的存在。

观察的这个地方就是韩爷的指甲缝,这是很多人最容易忽略的地方,但如果手沾了血,血迹很容易在指甲缝里留下痕迹。

然后,唐凌发现韩爷的左手大指,右手食指的指甲缝里,都有疑似血痂的残留。

模糊的证据有了两个,最后还加上了一个唐凌私人的感觉。

这是感觉问题,谈不上什么证据,但却是唐凌笃定要调查韩爷的最大原因。

这感觉是来自于韩爷的眼睛,眼白的部分老是让唐凌想起尸人灰白色的眼睛。

事实上,这一点很难说啊,毕竟眼白暗一些,白一些,黄一些都是存在的,尸人灰白色的眼眸乍一看也就像没有眼珠子的眼白。

可这种颜色已经深深的刻入了唐凌的心里,他怎么会不在意?

有了以上这些证据和感觉,唐凌对韩爷的观察几乎可以用‘苛刻’来形容。

他注意到韩爷没有在人前吃过东西,至少他呆在宅子里的时候没有吃过东西。

为此,他特意问了下人,下人说韩爷就喜欢吃半生不熟的牛肉,说是吃了长力气。

作为唐家的护院,没人认为这有问题。

接着,唐凌发现韩爷这个人‘正直’的过分,随时话语间都透露出一丝悲天悯人的情怀,和铁肩扛道义的仗义。

除此之外,他对自己也好,唐家老爷,大少也好,都忠诚关心在意的过分。

唐凌觉得这个有问题,一个人若真的是这样的人,不会在言语间如此夸张,特意表露。

因为他本就是这样的人,融在骨子里的东西不用刻意表现,也表现不出来,大多是表现在细节和行动上。

如果是这样,只有一个可能,他想要塑造这样的形象。

而塑造一个如此正面的形象,往往都是掩盖不那么正面的事情。两者的关系成正比,塑造的形象越正面,所做之事就越惊世骇俗。

对此,唐凌有意无意的向着自己的家人,和下人又打听了一些。

他得到的答案是,韩爷年轻时沉默寡言,这老了便越发的心软了,对唐家的感情更是越发的深了。

至于悲天悯人,铁肩扛道义,唐家人似乎没有特别在意这件事,下人更是没有什么感觉。

当然,这些生活上的琐碎,还有许许多多,却都构不成关键的,能够定性韩爷有问题的证据。

关键在于,清溪镇是杀人事件,杀人总是需要犯罪时间的。

唐凌需要找到韩爷平日里行动的破绽。

但结果是没有。

韩爷吃住皆是在唐家,行动也跟随主人,平日里最多就是出去跑个腿儿,但也在正常合理的时间范围内。

就如他带回唐凌的这一日,外出的名头唐凌已经不动声色的打听了出来王婆死了,他去探探情况。

这一探不想就遇见了唐凌。

偏偏唐凌敏感,韩爷的言语有太过‘用力过猛’,所以这就让唐凌怀疑上了韩爷。

事情到了此处,好像是唐凌多疑误会了。

但唐凌可不这么认为,梦之域万事只留一线,一线就意味着狭窄,那么容易被抓住,那就不是一线,而是一大窟窿了。

所以,唐凌是必须调查到底的。

时间没问题,只是表面上没问题,作为唐家‘第一高手’的韩爷想要为自己制造一点时间很容易。

因为已经探明了,镇上一连死的三个人,被僵尸袭击的三个人都是发生在深夜。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韩爷的嫌疑不可能轻易的洗去。

但当夜,唐凌是没有机会调查的,因为当夜唐家不是要为王婆操办白事吗?作为唐家二少,唐凌是得出现的。

再则,韩爷也不会每夜都‘有事忙’,这种事情得等到恰到好处的机会。

于是,时间就到了白事那天的夜里。

在席间,唐凌得到了一个关键的线索,来自席间的‘多嘴少女’,她说出了事件是人为的一些证据。

对于这些证据,或许王婆的诈尸让别人事后想起来,认为少女是吹牛,但唐凌是信的。

为什么信?古华夏捕快就是警察,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能仔细的观察现场,并及时的做出第一判断,还有对关键证据的了解。

不要认为古华夏没有‘法医’,对尸体的判断会失真,提点刑狱公事(简称提刑官)也不是吃素的,判断一个齿痕什么的,应该是没有问题。

一掌震碎了内脏,有意思。

唐凌想起了家中下人称赞韩爷时,所说的话,韩爷一双铁掌无敌,一套震天十三掌罕逢敌手。

鬼的震天十三掌,任何武功都建立在‘力’与‘速’的基础上,技巧只是辅助。

一个没力气的小孩,就算教他天下第一的武功,他也打不赢一个成年男子。

武功只是发力的技巧和躲避的技巧,韩爷的武力一点都没有‘威慑’到唐凌。

以唐凌现在的力气,如果他愿意,反正梦之域这些普通人,他可以一拳打裂他们最坚硬的脑袋。

两人在武力上的对比,从初见握手的那一瞬,唐凌就已经确定了,他来了,韩爷恐怕只能屈居在唐家‘第二高手’的位置上了。

总之,少女的说法再次加重了唐凌对韩爷的怀疑。

当然,也让他心里多了一些新的疑惑。

不过,这些新的疑惑在‘钉’死韩爷的那一刻,就一定能得到回答。

接着,唐凌又‘不要脸’的用大钱哄骗了小孩,去问了小孩关于尸人细节的一些问题。

更加肯定了人为这一结果。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唐凌对事件的疑问也已经到了高峰。

莫非自己方向错了?一切都是人为?那就和尸人没有关系?自己这一次梦之域的终极任务就是抓一个‘变态食人杀手’,然后终极大佬是韩爷?这难度只怕是儿戏!

于是,似乎是为了配合唐凌,梦之域给出了新的提示。

这提示不是直接出现在唐凌脑中的,而是出现在了梦之域的场景当中。

小孩撞翻了棺材,王婆的尸体跌落而出,接着王婆‘诈尸’,唐凌切下了‘诈尸’的脑袋。

这说明了什么?既然会诈尸,那么就和尸人还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被掏空的脑袋原本是唐凌的疑惑点之一。

因为尸人不是什么‘无稽’的产物,它能行动一定还是要有解释的过去的原理。

就好比一辆报废的汽车,有的可以开,是因为发动机没问题。

但发动机坏了的汽车,你是打死也不可能开动它。

被破坏了大脑的尸体,不可能尸变,至少要保证小脑不的完好。

所以,唐凌才问了小孩子后脑有没有伤口?

答案是没有,但就算如此,一个囫囵被掏了的脑袋,破坏了关键的运动神经,也有可能‘诈尸’,根据破怪的程度,有可能诈出来的是一个瘫痪尸啊,运动能力不协调的尸。

显然,诈尸后的王婆行动还是麻利的,虽然她出场的机会只有一个画面,抓住小孙子,然后坐起来,接着就被唐凌故意高调的斩杀了。

但也给唐凌看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结果。保存完好。

那么,梦之域通过这一幕给唐凌展现的线索已经非常清楚,且骇人听闻,唐凌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这些如果猜测没错,应该是任务后半段的事情。

唐凌首先要做的还是再次印证,外加钉死韩爷。

印证的事情去了‘南离岗’,那已经不消多说了。

至于钉死韩爷,从唐凌高调出手那一刻,从唐凌故意毫不掩饰的透露要借阅县志那一瞬,唐凌就已经在做了。

守株待兔和主动出击,唐凌选择的是主动出击,毕竟在梦之域的时间是有限的,也注定了他不能守株待兔。

而韩爷在这个时候,也还只能叫做‘犯罪嫌疑人’,不能够叫做犯人。

让他成为‘犯人’,只能在人赃并获的那一刻。

唐凌的思路从来都很清晰,最后揭开的结果到底是不是韩爷?他会不会露出狐狸尾巴,就要看给他的压力够不够,能不能让他惶惶不安。

所以,高调出手是压力,借阅县志也是压力,至少这两点会显得唐凌高深莫测,且对事情有了一定的知情程度。

接着,点名让韩爷跟随去县城,这种在任何人看来都毫无必要的事,会让有了压力的韩爷猜测。

另外,也给足了时间,让唐凌在韩爷面前把戏做足。

就比如随时都探究的眼神,又比如似是而非的高深之语,还比如若有似无的试探,最后还得表现出来一些防备心,就是借阅了县志以后有无线索,得出了什么结果一个字都不透露的防备心。

接着,再给他一个机会,所以唐凌叫了两辆马车。

当然,就算是一辆马车,韩爷若是受了惊吓,晚上也定当会有行动。

可是,唐凌饿了,加上分乘两辆马车,还能加深唐凌防着韩爷这一层心思。

回到镇上以后,一切就简单了。

唐凌为了防着下人里有韩爷的眼线,只是回到唐宅里演了一番累了,乏了,需要休息的戏码,就悄悄外出了。

他根本不怕找不到韩爷,这清溪镇,除了镇子上的路是石板路,出了这个小小的镇子都是泥土路。

昨日一连几场雨,马车会留下清晰的印记,至少对于捕猎经验丰富的唐凌要追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何况,马蹄,车轱辘上都是泥,镇中也会留下线索。

然后,唐凌就这样一路跟踪,轻易就找到了韩爷,看着他真的去了一趟庄子,然后又找了借口出来。

看着他绑了马车夫,然后回到了自己藏在镇郊的一处‘老窝’,看起来非常正常的一处院子。

不仅如此,唐凌还趴在屋顶上,偷听了韩爷和他的女人在屋中的对话。

最后想了想,决定选择一个最震撼的出场方式,直接钉死韩爷。

因为人只有在巨大的猝不及防之中,才能无意间吐露更多的真相和线索。

从整个任务的架构上,从县志的记载中,唐凌已经肯定,韩爷只是一把钥匙,打开这个任务关键点的钥匙。

钉死了他,任务的走向就要进入另外一个阶段,让人劳累的战斗阶段了。

那个时候,真正的生死一线才会展开吧。

“韩爷,怎么了?我就是上门吃你一顿饭,你就这样不高兴啊?你不是最疼我吗?”唐凌依旧笑嘻嘻的,这笑容在韩爷看来无比的刺眼。

不动声色的,唐凌身体已经调整好了角度,在这个角度,院中没有阻碍,能够最快的冲到马夫身旁,救下这个无辜人。

“你怎么知道是我?然后找到我的?”韩爷的反应和所有的反派没有任何的区别,问题也毫无新意。

他之前一直惶恐不安,就连最享受的进食时刻,也不能让他平静下来。

可当唐凌真的出现了,他反倒平静了下来。

唐凌会回答他吗?显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那个在马夫身旁的女子露出了一丝狠厉的神色,果断的提刀就直接捅向了马夫的心口。

哪里来的小杂碎,那么讨厌?但总归是能收拾掉的。

这马夫还是先杀了罢,如果出了什么乱子,被他跑掉,她和韩爷的好日子,精致日子就到头了。

唐凌早就防着这一出,但他是按常理出牌的人吗?大多数时候应该是,少数的时候思路比较清奇。

他明显的站位是要冲过去救人,这一点身为练家子的韩爷已经看了出来,所以他及时的冲出来阻挡了。

可唐凌根本就没有这么打算,在韩爷眼中,他只是摘下了腰间那个暗器,然后用暗器朝着女人和马夫所在的地方那么一指。

暗器发出了‘砰’的一声脆响,接着女人发出了一声尖叫,手中的刀就落地了。

沙漠之鹰是什么威力?如此近的距离下,击中了女人娇弱的手掌,留下的可不是一个弹孔,而是打烂了整个手掌。

“什么暗器?”女人受伤,韩爷目眦尽裂,下意识的就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沙漠之鹰。”唐凌随口一答,整个人就朝着马夫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菇菇避开,我来阻他。”短暂的震惊以后,韩爷终是回过神来,也朝着唐凌冲了过去。

这个被叫做菇菇的女子,似乎很听韩爷的话,韩爷如此吩咐,她立刻转身就朝着屋中跑去。

唐凌也没有第一时间阻拦,在冲过去的同时,狼咬已在手上,三下两下就已经割断了马夫身上的绳索。

然后手持沙漠之鹰,朝着韩爷和女子的方向,快速的各放了一枪。

“你的暗器用过一次”韩爷似乎不惧,但本能的还是做出了闪躲的动作。

习武之人的反应速度远远的快于常人,加之有心防备,到底还是被韩爷避开了要害,这一枪打在了他的大腿上。

子弹的冲击力,阻碍了韩爷冲过来的速度,让他甚至倒退了两步。

但那菇菇分明就被击中了背心,却没有任何反应,朝着屋中跑去的速度都没有放慢一丝。

只是韩爷中枪的低呼声,让她分了神,忍不住回头叫了一声:“相公!过儿!”

怎么那么怪?唐凌总觉得哪里比较违和,但又想不起任何因由,只是觉得韩爷大名韩无过,被唤做过儿实在有些过分。

哪有叫老头子过儿的?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唐凌也并不指望沙漠之鹰能够打死他们,能稍微拖延一些时间就够了。

“跑。”

“什么事情莫乱说。”

“就说凶人是韩无过与他的妻子。而我要追踪贼人。”唐凌放走了马夫,同时整个人已经冲向了韩爷。

韩爷在这个时候已经稳住了身体,大腿上的伤对他似乎也没有多大的阻碍。

只是此时要阻止马夫也是来不及了,他只能迎向了唐凌。

“菇菇快跑,只要你在,我就还能活过来。”与此同时,韩爷对着还在发呆的女子喊了一句。

说话间,他的一双铁掌已经从两个刁钻的方向朝着唐凌拍了过去。

唐凌的一切基础都远远的强于韩爷,加上精准本能,怎么也不可能被韩爷打中。

他没有什么武功,只能本能的身体微微朝着左侧侧了过去,避开了韩爷的一只手掌,同时,成拳的右手直接就和韩爷的另外一只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就是一拳,韩爷的手掌传来了清晰的骨裂之声,而唐凌也略微感慨,这就是武功吗?

让一个实力最多和未进第一预备营的奥斯顿相当的人,能够发挥出如此的能力,就连他有精准本能也避的有些吃力。

因为另外一只手掌,在被唐凌避开以后,又顺势一扭,朝着另外一个角度攻击而去,似乎变幻万千。

这个发现让唐凌极度的兴奋,一个新的想法已经在他的脑中出现,怎么也挥之不去。

可是,眼前的战斗要解决,唐凌不欲缠斗,如果能抓住菇菇,可能接下来的事情要简单一些。

所以,唐凌快速的用肩膀一撞,撞开了韩爷,接着不等韩爷喘息,侧身就是一脚,重重的踢在了韩爷的肚子。

这一撞,外加一脚,如果是普通人就已经死了。

但韩爷的胸腔虽然明显的塌陷了下去,喷出了一口鲜血,但人还是活着的。

“过儿,就算你活着,也不再是你了。”两人在这时,已经交手完毕,那菇菇才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而唐凌则转身朝着她奔了过去。

“是我,我相信你。”也就是在这时,韩爷忽然像回光返照一般,猛地扑了过来,抱住了唐凌的腿。

唐凌正欲一脚踢开韩爷,却看见韩爷猛地一张嘴,一团莫名的雾气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而那菇菇用极其怨毒的眼神看了一眼唐凌,转身走了。

那一刻,唐凌知道,韩爷如果还能活着,恐怕还真不是他了那女子最后的怨毒一眼,已经说明了答案。

韩爷怕是相信也无用。

只是菇菇啊,过儿啊,这种发生在疑似蘑菇和老人之间的爱情,让唐凌刷新对梦之域的认知。166网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