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事件的轮廓

更新时间:2019-05-06  作者:仐三
‘淅淅零零,一片凄然心暗惊。遥听隔山隔树,战合风雨,高响低鸣。’

‘一点一滴又一声,一点一滴又一声,和愁人血泪交相迸。对这伤情处,转自忆荒茔。’

王婆宅子。

台上戏班子唱得声声泣血。

白绫素纱,烛火明灭,加上夜间又是一场小雨,更显得凄凉无处话。

王婆媳妇哭晕过去几次,请了大夫,配了几剂安神汤,前个时辰才凄凄切切的睡了过去。

剩下一男一女两个年幼小孙,兀自在那院中跑来跑去,心中还不甚清楚发生了何事。

唐凌就坐在王婆宅前院中,角落的席上磕着瓜子,时不时的抿一口眼前的黄酒。

入口发酸,说甚悠长滋味唐凌可咂摸不出来。

但架不住席上和他志同道合的所谓一群少年相劝,唐凌也就只得时不时的小酌几口。

“王家媳妇也是个可怜的,男人早些年死在山中,如今这王家婆子也”看着在院中跑来跑去的稚童,坐在唐凌身旁的一位少年,忍不住开口叹息了一声。

“听说,王家大朗死状也颇多可探寻之处?”唐凌又剥了颗花生米,放在口中细细嚼了。

在梦之域吃东西,是一种奇特的体验,是什么味道,什么香气,鼻中能嗅到,口中能品到,唯有这腹中空空。

饶是如此,唐凌也非常享受。

从所谓家中那一顿‘午饭’,他就已经开始震惊于古华夏的饮食文化。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简直是细致到了极点。

最新鲜的春笋,只要笋心最脆嫩的部分,上好的云腿薄薄的切片,不要多余佐料,勾芡上桌,一把嫩葱,吃入口中的就是春天得滋味,咸仙得宜,自有一股子新鲜。

又取新鲜的橙子,于四分之三处旋转,仔细剥皮,挖空橙肉,挤出些许汁液,橙肉便不要。再取湖中螃蟹,细细剥了,蟹黄蟹肉都做一处,放入完好的橙子皮中,盖上橙子盖儿,加水,酒,醋蒸熟,再配以盐,醋做的蘸料一起食用。

这些的菜色,只是唐凌中午饭食中的两道菜而已,相比起来,紫月时代吃的就是猪食。

前文明的古华夏都那么奢侈的吗?仅仅是一乡绅大户,就如此讲究,那些高官权贵又会吃些什么?

唐凌心中好奇,但同时也生出一个疑问,梦之域所展现的究竟是古华夏的真实生活?还是刻意夸大?如果是真实生活,那他现在所经历的,是否在历史上又真的发生过?

唐凌皱着眉,不知不觉又抿了一口黄酒,他觉得抓住了一点很重要的东西,对之后的梦之域有巨大的帮助,但有些事情还需要佐证。

也就在这时,一个脆生生的少女插了话儿:“唐二哥哥,你要提起这王家大郎的死,我倒知道一些真相,比那些泼皮长舌的,乱传的要靠谱许多。”

“哦?”唐凌扬眉,周围有少年起哄调笑,唐二少爷怕又是想找行侠仗义的事情。

但发话那少女,却不理那群少年,一双滴溜溜的大眼只盯着唐凌,开口说道:“我哥哥是县里捕快,亲自去敛的尸。外间相传是僵尸作乱,但死因分明就是先被一掌震碎了内脏,接着,接着才”

说道这里,那少女脸色变得有些发白。

灵堂上,烛光下,两个惨白的灯笼随风摇曳,那漆黑的实木棺材亮堂堂的映着烛火,两个王家小孩儿绕着棺材跑,大些的女孩喊着:“婆婆,婆婆,快起来,家里来了好多客人。”

“婆婆,婆婆,家里还有还多好吃的。”附和着年幼的女孩子,说话还带着奶声的小男孩也大声喊道。

两个小孩的巴掌不停的拍着棺材,发出‘嘭嘭’的声音,整个棺材也在微微震颤。

“接着才怎样?”唐凌看了一眼那大黑棺材,那个不懂事的稚童,也不甚在意,继而追问了一句。

“接着,才被咬的乱七八糟,可那齿印不是什么传闻中的僵尸。而是分作了两种齿印,一种人的,一种怕是什么野兽的。”那少女一口气说完了,赶紧低头,不敢往灵堂那边看。

倒是旁边的少年不服道:“怎地不是闹僵尸?说不是,那你怕甚?连那棺材都不敢看一眼,还不如两个小童胆大。”

“这个月死了三人,身上都没一块好肉。若是寻常命案,谁会食那人肉?传闻还撬开人脑,食那脑髓。”又一少年,忽然大声,做了一个伸爪怪状,唬那少女。

少女吓得一声尖叫,而在灵堂那边,那王家小孙女乐极,拍着手掌大声笑道:“婆婆要起来了,婆婆要起来了。”

“啊?”少女一听,吓得眼泪就要出来。

唐凌微微一笑,站起来,背着手走了过去,到灵堂之前一手一个牵了那两个小童,说道:“别吵别闹,婆婆乏了,让她休息一会儿。等下,大厨炸果子,你们等着吃果子罢。”

两个小童听闻要吃果子,拍着手欢呼而去。

唐凌眯眼看着那两个小童离去,然后又看了一眼堂屋,堂屋之中摆着主席,他在梦之域中的便宜老爹此时正在与镇中德高望重的几位老人说着什么。

而他的便宜大哥,则在旁提笔疾书,应该是写讣告一类的东西,但内容应该少不得对镇子中的人一番相劝,劝镇中人不要信那怪力乱神。

因为午间唐家老爷就提起过,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人心惶惶的,终究不是个理,做为镇中首户,必须站出来以正风气。

是以,才有了夜间这场由唐家掏钱的,盛大的白事,在唐老爷的颜面之下,镇中所有人都来了。

一是,也想听听有头有面之人,对此事的解释。

二是,人聚得多,也就不怕了。

但唐凌忍不住嘲笑,便宜老爹一身正气,忧民于心的模样,可屋中白日也是大门紧闭,敞开一刻都紧张的很,心中怕也是没底,怕得很吧?

这个时候,唐凌老爷为首的几位老人,不知是否有所争执,看那模样,说话都有些激动。

唐凌也不关心,而是慢慢的绕着那黑色棺材走了一拳,左手则是轻轻的摸了摸那棺材,似乎是想知道,唐家掏钱,给做了一个什么好木料的‘方子’。

戏班继续热热闹闹的唱着,先前那一幕曲子太惨,在这个时候则换成了缠绵悱恻的《凤求凰》,听得一众少年少女如痴如醉,席间就各种目光交错,心事暗藏。

“古华夏人,好sao啊。”唐凌没有回那角落的桌席,反倒是拣了一个离灵堂最近的桌席坐了。

他可不习惯这集体‘意淫’的场面,他情爱那根弦还没开窍,是以有好几位目含春意的少女望向他,都被他狠狠的瞪了回去。

闹了个好生没趣。

这边戏曲唱得热闹,那边负责酒宴的大厨已经做好了一些果子点心。

毕竟是唐家出手,那干果,鲜果,面点果子一样不缺,唐凌坐在这灵堂之旁,又是一番大吃大喝,唐家老爷不知为何瞥向了这边,看见唐凌这番吃相,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而一直站在唐老爷身旁的韩爷更是走了出来,喝道:“像甚么话?出外两天可是成了那饿涝鬼?看你大哥,再瞧瞧你。去里屋陪着你大哥去。”

“不去。”唐凌笑嘻嘻的拒绝了。

也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当韩爷说出‘鬼’字一词的时候,晚间的风更大了一些,一阵阵儿吹来,凉得紧。

此处,人多眼杂,韩爷也不好过分与唐凌争执,只得瞪了一眼唐凌,小声说道:“好歹你是二少爷,注意些脸面。”

唐凌一边将一个不知是什么做的精致面点塞入了口中,一边点着头答应。

看得韩爷一阵怒气,但也只能一跺脚作罢,转身进屋了。

此时,王婆家两个小孙一个举着一根筷子,筷子上插着才新鲜出锅的炸果子又围了过来。

稚童不知怕,在唐凌所坐那张席旁转悠了两圈,又跑到了棺材前去。

在这时,另一群稚童,牵着一条大黄狗也在旁边开始小声的议论。

“下午我爹可揍死我了。”说话的稚童应该没有吹牛,嘴角那淤青骗不了人。

“我娘罚我跪了一个时辰,现在都还站不直。”另外一个小童也小声说道。

“那你们看见的,告诉爹娘没有?”牵着大黄狗的小童轻声询问了一句。

“我说了,爹娘骂我花了眼,不仅罚了我,还不准我与人说去。”最后一个小童缩了缩脖子。

“我爹娘倒没说信是不信,就是让我今天晚上走哪里,都必须牵着大黄。”最先说话那小童又补充了一句。

大黄?唐凌笑了,怕是指的那条狗吧?

而这几个小童,以唐凌惊人的记忆力又如何会忘记?不就是他今天上午遇见的那几个疯跑的稚童吗?

下午这事也闹得挺大,几家人哭天喊地的说找不着孩子,孩子被怪物吃了。

还有人口无遮拦的说闹僵尸,镇上县里大老爷都不作为,孩子如今没了,要告到青天大人那里去。

结果,孩子不久就被找到,是在王婆子家找到的。

原来,只是几个孩子偷跑出来,去看热闹去了。

想到这里,唐凌抓了一把果子,施施然的朝着这几个孩子走去,王婆家两个小孙子,就蹲在大黑棺材的旁边吃着煎果子。

“来,给哥哥说说,你们都看见了一些什么?”唐凌笑眯眯的将手中的果子都发了出去。

几个孩子果子倒是接了过去,但一个个的却是踌躇着不说话。

唐凌也不急,瞥了一眼大黑棺材,从怀中又摸出了好几个大钱。

“糖葫芦,面人儿,想买什么买什么?谁给我说,大钱给谁。”唐凌笑得像个老狐狸。

那只被唤作大黄的狗,似乎有些畏惧唐凌,在唐凌脚下趴了,又是摇尾巴,又是露肚皮,一副很没出息的样子。

比起紫月时代的狗,那可是可爱了不知道多少倍,唐凌伸手掐着狗脸,一副我觉得你很可爱的样子。

狗脸被扯得变形,但那大狗还是‘哼哼唧唧’的讨好,一副大人,你开心就好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个小孩终于鼓足了勇气,从唐凌另一只摊着的手中拿了一枚大钱。

然后小声说道:“王婆婆就是被吃了,脑子都被吃了,我绕到后面去看,老大一个窟窿,里面都是空的。”

“肚子被掏的干干净净。”另外一个小孩也上前来,拿了一枚大钱。

唐凌带着笑容,眼神却渐渐深沉起来。

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的发现,唐凌则一边摸着大黄,一边‘嗯嗯’的答应着,问着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说,脑子上一个窟窿,是什么样的窟窿?”

“肚子被刨开了?外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啊?”

“后脑勺,我是说后脑勺这个地方,有伤口没有?”

“对,脑子没有被吃干净吧?”

小孩子们懂什么?只觉得唐家二少怕不是有怪兴趣,问得问题都那么渗人。

可小孩子们也是诚实的,看见什么就说什么。

唐凌沉吟着,在身后,两个小孙子又开始敲棺材“婆婆,吃果子了,果子又香又脆。”

这一幕惹得许多妇人垂泪,直觉可怜。

同时,唐家老爷也拿着几页稿纸施施然的走出了堂屋。

戏班子在这个时候自觉的停了唱,那些少男少女的旖旎心思也陡然被打断了,这才想起分明是一件带着几分恐怖意味的白事,他们暗传什么相思?

唐老爷走上了戏台。

院中五百来号的人顿时也变得安静了下来。

唐老爷一副沉痛的表情,望着乡里乡亲大声的说道:“近日,我清溪镇不甚太平。”

“有食人恶魔,嗜杀者流窜于此。亦有好事者,借此番事态,散播不实谣言,祸乱人心。”

“身为镇中首户,我唐季礼甚感不忿,甚为心痛,亦甚为无奈。”

“嗜杀食人恶魔一事,我清溪镇不能坐以待毙,同时亦不能任由谣言撒播。此事趁乡邻都聚首于此,稍后必议。但王婆死于做为镇中第三人,死于行凶者恶行之下。做为乡亲,我代大家相送一程。”

说完此话,唐家老爷拿着讣告,踏着威严的四方步,一步步走到了灵堂之上。

王婆的两个小孙儿还在呼唤着婆婆,王家媳妇儿惨白着一张脸也被扶了出来。

那群之前被唐凌问话的小孩子,跑到了外席玩耍,不知怎的,脸都被唐凌‘摸’肿的大黄,开始在院中疯跑起来,原来是看见了一只在地上拣食的老母鸡,忍不住追逐起来。

孩子则呼唤着大黄,跟在后边儿撵着。

院中一副鸡飞狗跳,孩子闹的乱象,哪有一丝哀悼之意?

唐家老爷皱了皱眉,但也不好说那小孩,只得展开了手中的讣告,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呜呼哀哉,家严王府王刘氏太君”

“婆婆你怎么快不起来啊?”随着唐家老爷庄严沉重的声音,王家小孙女也不吃那油果子了,声音带着哭腔的呼唤婆婆。

看姐姐这个模样,更加幼小的男孙直接仰头开始哭泣起来。

王家媳妇儿身子虚弱,也没有力气去管孩子,只是看着孩子这般悲戚模样,似乎已经对家婆的死有所感觉,不由又悲从中来,低头哭泣起来。

人们心中都笼罩着一层阴云,说不上的沉痛哀伤,而唐家老爷念着讣告的声音,也渐渐激愤至极,是在指责那嗜杀的食人狂魔罔顾天理,不识人道,心似地狱恶魔。

‘咯咯咯’,被大黄追逐的母亲窜到了棺材之下。

大黄也兴奋的追了过来。

到了棺材之下,母鸡似乎忽然在两个小孩的哭泣声中变得有些迷茫起来,只是绕着棺材打转儿。

而大黄此时也追到了棺材之下,伸嘴就朝着那母鸡咬去。

“大黄,可不能咬,咬死要赔银钱的。”那群小孩追了过来,其中跑在最前方的大黄主人,一边喊着,一边就伸手要去抓那大黄脖子上挂着的绳子。

大黄似乎听懂了小主人的话,在这个时候,竟然发出了畏惧的‘呜呜呜’的声音,一个闪身,从棺材底下,另一面快速的窜了出去。

几个小孩跑得太快,来不及手脚,‘噗通通’一连窜儿都撞了上去。

吓得棺材下方的母鸡‘扑棱’着翅膀,非常狼狈的飞了出来。

但是放在两条长凳上的棺材却被几个小孩一股脑的撞翻在地。

唐凌看见此幕,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此时,还未到下葬时刻,没有订上棺材钉的棺材盖儿在落地后,散落开来。

随着‘轰隆’一声沉闷的响声,在棺材前方念着讣告的唐家老爷也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那王婆的尸身正好从棺材中滚了出来,只是稍微整理的遗容,和囫囵穿上的寿服也掀了起来。

‘被啃光的左手,干净溜溜,不留一丝肉。’

‘已经开膛的腹部,整整齐齐的大切口,像一张咧开的嘴。血肉泛着白。’

‘脖子扭曲着,露出了脑后的那个窟窿。’

唐家老爷何曾见过这个阵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倒退了好几步。

倒是哭泣着的两个王家小孙,丝毫不畏惧的模样,手中的炸果子也不要了,朝着王婆婆的尸体扑了过去。

几个闯祸的小孩,也吓得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的望着散乱的棺材,一动不敢动。

“婆婆。”小孙子抓住了王婆婆另外一只冰冷的手。

就在这时,一阵夜风凄冷,吹得灵堂之上烛火摇摇晃晃,明灭不定,白色的灯笼直接掉到了地上。

随着灯笼落地一声轻轻的声音,王婆的眼睛陡然睁开,被小孙子拉着的手也一下子握紧了小孙子的手,一把就将小孙子扯了过去,整个人也坐了起来。

“诈尸了。”人群开始大喊。

“啊,我的孩儿。”王家媳妇儿声嘶力竭的惨呼。

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高高跃起,直接从唐家老爷的头上飞了过去,人们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就见一道银色的刀光闪过。

一条僵硬的拉着小孙儿手的手臂被直接斩下。

下一刻,刀光扭了一个刀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斩了过去,王婆婆的一颗脑袋被整齐的切下,‘咕咚咚’的滚到了一边,又被一只手抓住,直接拿在了手中。

诈尸了,是真的诈尸了。

可这尸体还没有作乱,便被斩了?

惊疑不定的人们,这才看得仔细,那一刀斩下王婆手臂,又一刀切了王婆头颅,将头颅抓在手中的不就正是那唐家二少爷唐崇武吗?

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唐凌接着烛光仔细的看向手中的头颅,颅腔中的灰白质被掏去了一部分,但一一般却保留的完好。

有点意思了。

而在这时,唐凌的脑中终于出现了一条信息。

‘调查清溪镇‘僵尸食人’事件,三日内找出事件真相。完成度:百分之零。’

梦之域的任务一向给得无比简单,不会提示你需要把任务做到什么程度,是否需要击杀任务目标。

更不会提供任何的线索。

可是,唐凌的神情并没有任何的波动,他放下了手中的头颅,望着所有的乡亲,很平静的说道:“将王婆婆重新收棺吧。怕是不会再诈尸了。”

“就趁今夜,挑选二十个壮丁。随我去一趟南离岗。”唐凌话音刚落,大家就一阵恐慌。

南离岗是什么地方?是清溪镇自古以来的祖坟所在之地。

今夜诈尸事件已经非常可怖,还要去南离岗?就算镇中最有胆色的男人也不敢跟随唐凌前去。

倒是韩爷,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凌,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一直被他念叨的二少,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身手。

他慢慢的站了出来,轻声的说道:“我跟你去。”

“韩爷,不要任崇武胡闹。今夜之事再议,去甚南离岗?”唐家老爷也没有想到他这位二子,竟然有如此惊人的身手,但任由他去南离岗,那可是不行,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若是不去南离岗。镇中不会太平。”唐凌原本想叫一声爹爹,但到底只是梦境之中,让他叫爹,实在难以开口,干脆直接表明了态度。

然后唐凌不再理会唐家老爷子,而是望向了所有人:“身为男儿,不当站出来吗?细想有朝一日,家中老母,娇气,稚儿都变成了王婆婆这般模样,你们还有脸立于天地?”

这一句话,说得清溪镇男儿群情沸腾,一些少年就首先站了出来:“我去。”

“我也要去。”

唐家大少躲在堂屋之中,惊疑不定,面带疑惑的望着自己的二字,怎么短短几言,比自己的万言书还有煽动力?

清静的镇子中。

许是一连几场细雨耗尽了天空中的乌云。

在依旧有些寒凉之意的夜色下,一轮朦胧的黄月也渐渐露出了脸儿。

只是清淡的上弦月,但到底也为暗沉的夜带来了一丝光明。

茱萸,八角,香叶一一丢入锅中的沸水。

切的细细密密得肉丝,伴随着一些煮得半熟的杂碎,也被放入了锅中慢炖。

精致的搪瓷小碗中,一碗盈盈动人,白色夹杂着丝丝红色糖料,洒着一层蜜浆的杏仁豆腐在精致的铜灯下,显得异常动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

一曲《牡丹亭》,在屋中唱起,唱腔字正腔圆,一息三叹,拿捏的极为恰到好处。

音色则是缠绵悱恻,动人心弦,一闻之下,不免生出共鸣。想问是何家女儿,有如此如天籁之音。

“怎的这个时辰?还不归家?”唱词稍停,一声带有幽幽叹息之声的询问声,又在房中传来。

黄色的月亮?

唐凌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尽管他的神情是如此的平静,心中却是如惊涛骇浪一般震惊。

“为什么是黄色的月亮?梦之域所映照的现实是不是真的现实?”唐凌心乱。

南离岗逝者难离,生者难舍。

难离难舍,却要皆在此处相隔。

上弦月,细雨天后,寒凉夜风,来此的人们却没有哀思。

火把烧得透亮,照得每个人脸上都是不安。

两座新坟已经被挖开,棺中空空如也。

似乎早就料到会是如此结果,此时已为众人主心骨的唐凌神情非常平静。

他呆呆的望着天,似乎只对天上那一轮朦胧之月有万般兴趣。

他一言不发,让人站在此地,惶恐不安,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唐二公子。你是怎么一个看法?”在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上前,询问了唐凌一句。

唐凌摇摇头,说道:“还能有什么看法?十里八村,总是死了好几个人罢。”

“至于清溪镇还会不会发生什么?难说,难说。”

在唐凌心中,整个事件已经勾勒出了模糊的一个轮廓,现在他需要一点资料。

只要一点资料就可以了,他要去一趟县里,把县志借来一阅。166网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