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六十三章 真假莫辨

更新时间:2019-05-06  作者:仐三
梦币真是很美丽的一种货币,漂浮在手中就像星光。

但也只是一瞬间,它钻入了唐凌的手中,然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顺着手臂而上,直接停留在了梦种的标志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唐凌就扯开衣服看了一眼,梦种的标志‘昆亚’二字下,出现了两颗芝麻大小美丽的点。

这应该就是获得了梦币的标志。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便先走了。迷雾会散开,恭喜你进入正式的冒险。”声音依旧亲切,双手再次拢回了袖中,笑眯眯的看着唐凌。

可就是这么一副表情,却感觉不到他任何的情绪流露。

“等等,我有事。”唐凌来不及拉好衣服,立刻大声叫住了。

其实,一时间他并没有想到有什么事情?但那一句‘不是每个梦种都能见到接引使,甚至大部分梦种都不知道接引使的存在’暗示了唐凌。

接引使的出现应该是一个机会,必须要好好把握。

梦境世界带着强烈的目的性,总不能这接引使真的只是来送上两枚梦币吧?

“时间有限。”或许是应了唐凌的猜测,被唐凌叫住以后,竟没有拒绝唐凌,而是给了唐凌另外一个提示。

时间有限,至于你能不能从接引使身上得到一些什么,就看你能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抓住重点。

“梦币在这里,如果我得到的梦币很多,手臂排列不下怎么办?”唐凌开口问了一个极其扯淡的问题。

并不是他故意这样,而是他有他的思量。

“唔。”眯起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唐凌竟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接着他便恢复了笑容,很直接的回答道:“我想作为一个新的梦种,你暂时无需烦恼这种事情。”

“为什么?”唐凌的神色突然变得认真,看似无稽的问题就是为了引出这个为什么?

这个问题很大,不针对任何细节发问,因为唐凌根本就不可能了解梦之域的任何细节,但他又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询问了梦之域的信息。

这个为什么,不管怎么回答,总会留下一些有用的信息。

“你很聪明。”似乎并不排斥唐凌这种‘小心机’,反而立刻会意且赞赏一了句。

接着他说道:“你能通过s级的入门任务,想必已经分析出了很多关于梦之域存在的意义。”

“梦之域是考验,而这考验的本质是个人能力的极限。所谓极限是什么?是生死一线。我这样说,你明白为什么你不可能得到更多的梦币了吗?”

“明白,生死一线间,能活下来是重点。要达到了一定的完成度,才能得到梦币。活下来已经不易,梦币就更加不易了。”唐凌快速的说道,但同时也话锋一转:“对于每个梦种来说,生死一线的考验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梦之域的一个,嗯,一个原则。”

“自然。这是构成梦之域的道,也可以理解为梦之域的本质法则。”的态度很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

“也就是说,眼前这座叫做梦之域的城,我随便怎么乱闯。我遇见的,即只是针对我个人的生死一线?”唐凌的每个问题都很有针对性。

“你可以理解为你前行的每一段都是如此。确切的说,没有所谓的乱闯,明白吗?”笑容更加的真诚了。

唐凌沉默,他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就是在一定的距离内,他一定会遇见生死一线的考验,整个城市是不可能任由他乱闯的。

没有取巧,他也只能朝着他认定的那个终点一步一步的前行。

“好了,我该走了。”回答的已经很多了,特别是生死一线四个字几乎是透露出了梦之域最重要的信息之一。

但这并不算是特意的关照,关键是问问题的人,他能想到这一点,才能从他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生死一线,是个人能力的极限,而个人的能力是包括一切吗?”唐凌不管,抓紧时间询问。

因为他要知道,梦之域对完成程度的判定方式。

“包括一切。在你个人的能力范围内,最完美的解决方式,能得到最高的评价。”说话间,整个人已经朝着雾气中退去,他明明没有挪动,就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把他拖往了雾气之中。

而他所过之处,如水般的雾气非常神奇的就直接淡去了,露出了这个城市的一角。

但唐凌来不及注意这些,他只是看着渐渐消失的身影,抓紧时间大声的问道。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在前文明,有你们存在的痕迹吗?”

“你和昆是”

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只是短短的十几秒,接引使就消失的再无踪影。

有些可惜了,唐凌微微遗憾,他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询问,但可以预想的是,梦之域是不会让唐凌‘太过分’的。

“他和昆,至少是同一个种族。”但莫名的,唐凌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让他隐隐像是抓住了什么,却又那么模糊不清。

想着,唐凌反手将背上的c级合金长刀抓住了手中,至于狼咬则再次收回了袖中。

关于昆和身上的谜题显然是不适合现在思考的问题,因为他还身在梦中,身在这叫做‘梦之域’的诡异城市中,处处隐藏着未知的巨大危险。

雾气散去以后,唐凌眼前所看见的是一条街道。

粗糙的青砖铺就,两旁是灰黑色的矮墙。

整个街道狭窄,凹凸不平,条条青绿色的苔痕,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无声。

而矮墙之后,是一栋栋带着浓重华夏风格的建筑,黑瓦白墙,似乎代表了古华夏某一个出名的建筑派别徽派建筑。

这些建筑并不华丽,乍一眼看去就明白只是普通的民居,但配合着似乎刚刚下过雨的阴沉天色,却像是一幅天然的黑白水墨画。

除此之外,唐凌透过还未完全散去的雾气,看见了不远处还有不少的街道,就如一条最明显的街道显然是一条大型的主街,按照前文明的衡量标准,至少可以并行十辆以上的汽车。

奇异的是,那条主街上还隐隐的传来了各种声音,其中能够清晰分辨的就是人声。

可是苏耀交给唐凌的韧草纸还在他的怀中,上面有着一些不是太重要,但交代的异常清楚的提示。

逢山,逢林,逢洞,逢屋等复杂,密闭的空间都不要轻易的进入。

而越是宽阔‘沸腾’的地方,也不要轻易的闯入。

其实,按照的说法,考验的本质都是一样,显得这些总结有些可笑,但唐凌却也不会轻易去否定这些经验之谈。

就比如那条主街,唐凌就认为考验的本质虽不会变,但如此热闹的地方,暗藏的玄机一定会很多,说不定考验会一重接着一重。

的出现很突兀,消失的也很快。

难道他就没有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一丝‘方便’?唐凌只是在原地思考了几秒,忽然就收起了手中的长刀,将它重新插入背上的皮扣之中,信步朝着眼前那条青砖古路走去。

古路应该有一些岁月了,走入其中才发现块块青砖之上留下了各种或深或浅的痕迹。

雨后的积水,在路上形成了一滩滩的水洼,映照着白墙黑瓦,有一种刺目的,带着一丝凄惶意味的亮。

微微柔风中,有泥土夹杂着苔藓的味道,空气新鲜的让人惊叹,不像唐凌身处的时代,空气中总有一种莫名的,也说不上是刺鼻的气味,被称之为‘无处不在的污染’。

所有真实的细节,让人不禁有一种恍惚之感,这是梦?还是现实?

一步,一步

一米,一米

唐凌身上的常规作战服就渐渐变了,犹如废墟般暗沉的灰变成了沉沉的,带着一丝刚毅气息的玄色。

再一转眼,上衣就变作了一件玄色的短袍,类似于‘工装裤’的下装,则变为了一条同为玄色的布裤,裤脚扎入了脚下的兽皮长靴之中。

狼咬没有变化,依旧被唐凌扣在了袖中。

沙漠之鹰则变作了一个样式怪异,像是古华夏什么暗器一般的东西,依旧挂在腰间。

长刀有没有变化,唐凌并不知道,因为他背上也没有长眼睛,但这种问题不用担心,梦之域一定会给出最完美的伪装。

此时,唐凌前行了不过五十米的距离,整个人的形象就已经从一个紫月时代的新月战士,变为了一个不知道古华夏什么时代的少年侠士。

对于这一切,唐凌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接受的非常坦然,甚至在心中默默遗憾,在阅读上的有限,让他对古华夏的历史了解的也有限。

如果能知道历史背景,任务会不会变得简单一些?但任务?现在唐凌没有收到任何的任务提示。

正想着,这一条青石小街,或者说小巷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还未来得及回神,就见着街口一群同样是古华夏打扮的稚童从眼前疯跑了过去。

溅起一窜水花的同时,也留下了一窜未散去的声音。

“王家的奶奶被咬死了。”

“莫乱说,是老了,老了就要死。”

“分明就是被咬的,我听人说了。”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溅起的水花被唐凌轻易的躲闪开去,稚童的话语也被唐凌听入了耳中,但他没有躲过一双略显粗糙的手。

“唐少爷,这两日你又去了哪里?这不安生的日子,你就莫要乱跑了。”

唐凌抬头,眼前是一张眉角额间都有着深刻皱纹的男人脸,精瘦枯黄,可手上的力气却是不小,握着唐凌的劲道,让唐凌都能感觉虎口间有些微微的发胀。

在这个时候,任务的提示终于出现在了脑海中。

“唐崇武。清溪镇大户唐家二子。”

随着这一句提示出现在脑海之中,一些完整的人物资料和环境背景也一下子出现在了唐凌的脑海之中。

这是什么技术?直接的记忆灌输?唐凌震惊于梦之域的手段,但同时却不露声色的对眼前的老汉说了一句。

“韩爷费心。这两日外出,崇武并不知晓村中发生了何事?只听刚才那群稚童”尽管唐凌并不清楚古华夏的说话方式。

但一开口,不论是方言口音,还是拿捏的字句都像模像样,梦之域这种无声的灌输,似乎也连带着给他灌输了一些非常基础的古华夏知识。

“莫问,莫问。先回宅子再说,等下老爷免不了要出面。哎,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了”被唐凌换做韩爷的老人打断了唐凌的问话,无声的叹息了一声,一句话说得没头没尾,拉着唐凌就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唐凌也不着急,就任由韩爷拉着自己走。

在他得到的资料中,这位韩爷是唐家的护院,地位尊崇,不管是他还是他身份之上,所谓的那位大哥唐崇文,都是这位韩爷看着长大的。

甚至自己从小沉迷于习武之事,也是受了这韩爷的影响。

所以,对于这位韩爷,暂时也没有什么好不信任的。

“看看你,看看你,持刀弄枪的,做这副打扮作甚?就这三两把式,莫非还能中了武状元?”

“怎的就不學學你大哥?熟读经书,如今已经中了秀才。那满腹學问,走到哪里不受尊敬?”韩爷松开了唐凌的手,但人老了就不免碎碎念。

唐凌笑着听,但整个人却漫不经心的东张西望,他在打量着整个清溪镇,不大的镇子,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从镇中流过,绿水映照着徽派建筑的白墙黑瓦,两岸树荫新绿,让人如同走入了一副静谧的山水画中。

就是这样的风景,在紫月时代绝不可能再有保留,但唐凌根本无心欣赏,而是在脑中不停的运算着精准本能,勾勒着整个清溪镇的地形,按照唐凌每一次的作战习惯,定然会将周围的地形都牢牢的记在脑中,如果可以,所有的细节也不要错过。

毕竟生死一线的考验呐。

“不说话了?不说话是不是就知悔了?”唐凌安静的很,韩爷反倒不习惯,回头见唐凌漫不经心的笑,气就不打一处来。

“知悔,知悔。原本想着家中一文一武岂不快哉?韩爷若是不喜,崇武也去习文。”唐凌开口就哄了韩爷一句,实在不想听见一个梦中的人物对着自己絮絮叨叨。

纵观整个镇子,唐凌已经发现了关键的一点,但现在他还需要求证。

果然,唐凌的一句话儿,说得韩爷十分舒坦,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连面上的皱纹似乎也浅淡了几分。

趁着这个机会,唐凌不经意的询问了一句:“韩爷,此时是什么时辰?”

“在外野的时辰都不知晓了?”韩爷责备了一句,但也很快回答唐凌此时为巳时。

也就是说,按照现代的时间换算,这个时候正好对应的是上午9点到11点这个时间段,再要精确一些,按照这个时代背景,估计是没有办法了。

是了,这个时间啊,即便刚刚一场微雨后,为何镇子为冷清至此?

街边的店铺不开,街上除了刚才那一群稚童之外,再不见任何一个人影?

更奇怪的是,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屋中除了偶尔传来鸡鸣狗叫,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在畏惧着什么?

这些和那群稚童所说的,还有韩爷所说的不太平有关吗?如果是这样,这一次任务的重点就落在了这件事上。

虽然,现在任务的提示只是给出了一些资料,还并没有说需要做什么?

唐凌再次想的入神,韩爷却是询问了唐凌一句‘可是饿了?’

这个时间,大户人家还是要用膳的,韩爷到底心疼唐凌,见他无由问起时间,只会联想到在外吃了苦,连饱食一餐都颇为困难。

这让韩爷不免又一番念叨,指责唐凌非要去做什么侠客,不管任何侠客,没有银钱寸步难行。

唐凌已经自动屏蔽了这些话语,只是做出一副悔悟的样子,跟随在韩爷身后,顺便把路过的地方全部都清晰的记在了脑中。

就这样,大概走了不到一刻,已经到来镇子的最南边。

在这里矗立着一个大宅,同样是黑瓦白墙的建筑,比起别的民居却显得不知道大气庄重多少倍。

这宅子建在镇郊,再往南走,就是一座草木郁郁葱葱的小山,山下和镇子之间有一处水潭。

水波幽幽,深不知几许,显得水色绿中发黑,带着一丝凉意。

“还愣着作甚?进屋来。”韩爷在这时已经站在了黑色的大门前,许是白天,许是这唐家并不畏惧镇中人所畏惧之事,总之在韩爷身后的大门是敞开着的。

唐凌应了一声,就跟在韩爷身后进了屋。

可不想,当他刚刚跨过高高的门槛,就不知从何处窜来了一个家丁,几乎用最快的速度‘哗’的一声就将大门紧闭,然后用力的将厚重的门闩也赶紧给挂上了。

“有意思。”唐凌回头瞥了一眼家丁的举动,心中却是暗笑了一声。

根据经验上来说,逢山,逢林,逢屋都莫入这样的任务给人的感觉似乎更加危险一些。

但是,自己不仅入了屋,还逢了山,遇见了一整个镇子,那么这个任务是什么样的难度?

生死一线的极限原则不变之下,它会呈现出哪一种极限程度?重点是,它的难度值计算有没有把‘种子’计算在其中?

面对这真假莫辨,处处透着诡异气息的梦境,唐凌竟然渐渐消除了心中之前的些许紧张和畏惧的情绪。

剩下的只有兴奋,和想要破局挑战的冲动!。m.166网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