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一百四十六章 毁灭之战

更新时间:2019-05-01  作者:仐三
结局不可左右,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就算以亨克的智商,也能理解。

今天晚上这场阴谋,说不定会颠覆希望壁垒,继而颠覆整个17号安全区。

“如果不成功呢?”

北翼莽林边缘,连接一片山脉,被17号安全区称作是‘赫尔洛奇’山。

它连绵20几公里,是阿托山脉的支脉。

此时,赫尔洛奇山其中一座山丘之上,矗立着四个披着黑袍,戴着白色面具的身影。

其中三个身影明显是人类,而另外一个身影样子非常奇特,差不多五米的身高,魁梧的难以言语的身材,还有很多细节特征都绝对不是人类。

询问这个问题的正是这个奇特的身影,他的腔调非常奇怪,比‘鹦鹉学舌’还要奇怪,咬字也非常的生硬。

“那也无所谓。至少所有重要的人都不会暴露。会有替死鬼的!”接话的人,声音明显经过了处理,呈现一种怪异的机械音。

“替死鬼可靠吗?”那奇特的身影带着嘲讽的语气问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人类的心是最不可相信的东西。”

“不相信?又何必和我们合作?”两人谈话间,另外一个身影说话了,同样是经过处理的机械音,但明显带着一丝愤怒。

“呵呵,开个玩笑。”那奇特的身影并不想起争执。

“不要吵。总之,替死鬼绝对可靠,是安插的我们的人。另外,趁着这场清洗,我们还可以拔除一些17号安全区的钉子。前提是,如果我们失败的话。”最先回答的那个人,再次解释了一番。

“这么说来,无论今晚成功与否,你们都立于不败之地?”那奇特的身影接了一句。

“古语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万事筹谋是应该的。但,今晚能成功是最好的。”

“当然,颠覆的火焰会烧灼整个星球,这只是迟早的事情。我们并不急于今晚。呵呵呵”在这时,最后一个一直沉默的身影终于开口,语气带着说不出的阴阳怪气。

山丘下,整个废墟战场就在眼前,而发生突变的那一片仓库区,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分外的清晰。

一张充斥着阴谋的大网,在此刻终于无声的拉开。

唐凌并不知道整个局势的变化,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深陷其中的一人。

事实上,就算知道又如何?无数个为什么依旧得不到解答,就比如他一个来自聚居地的小子,为何会卷入风暴,被很多人盯上?

唐凌如今只想活着,或许这也成为了一个奢望,因为极限已经到了,他全凭意志在坚持,可意志能够坚持多久?

这是精准本能也算不出的答案。

仓库之中,尸人依旧拥挤,唐凌散发的甜美鲜血之味,牢牢的吸引着它们不愿离去。

地面上满是堆积的尸人尸体,猛龙小队猎杀的,唐凌现在猎杀的,二级爬行者猎杀的。总之,现在在唐凌周围几米之内已经找不出一点儿空白之地。

难闻的,属于尸人的腐朽之血洋溢在空气之中。

唐凌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先前留下的两支真菌抑制剂,已经消耗了一只,残破坚硬的玻璃残渣划破了唐凌的口舌,但他还是将第二支含在了口中,准备随时咬破。

二级爬行者和唐凌此时隔着十米不到的距离,它扬起的利爪再次刺穿了一只尸人的头颅。

这并非它好心帮助唐凌猎杀尸人,而是强者的尊严不容挑衅。

进化到二级,已经初步具有威压的它能够压制一般的尸人,本能的畏惧,不敢抢夺它的食物。

但贪婪进食的本能实在太过强大,加之鲜血的诱惑,总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尸人想要‘虎口夺食’。

所以,这一场战斗不止在于唐凌和二级爬行者的战斗,双方还要猎杀时不时冒出的贪婪尸人,无疑把战斗的难度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三秒,左17度,阻挡,右跳。”唐凌的口中默念着别人绝对听不懂的零碎词语。

而在默念的同时,他已经抓住了一截残缺的尸人尸体,朝着左方17度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扔了过去。

‘嘭’尸人的残破尸体和二级爬行者就像约定好一般,对撞在了一起,就在这个瞬间,唐凌朝着右方跳去。

‘啪’二级爬行者落地了,就在唐凌刚刚所站的位置,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三秒。

又是落空的攻击,让它灰白色的眼眸之中充斥着人性化的愤怒。

眼前的猎物明明已经到了极限,为何每次总差一丝,不能够捕猎到他?

以尸人的智慧自然思考不出什么,它只是选择再一次的攻向了唐凌。

凭借本能它知道,时间站在它这一方。

‘噌’,又是一声脆响,唐凌的双膝已经支撑不了他的身体,在二级爬行者扑击的一瞬,软到在地。

不停运算的精准本能还是让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动作,扬起右手,横拿狼咬,及时的阻挡在了脖颈前。

二级爬行者的牙齿和狼咬的对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坚硬的狼咬崩断了二级爬行者的半颗牙齿,它终究没有如愿的咬到唐凌那跳动的,充斥着诱惑鲜血的颈动脉。

但这样的极限阻挡也并非没有代价,它的左爪那锋利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了唐凌左臂的血肉里。

一阵晕眩的感觉冲击唐凌的大脑,极限的运转精准本能副作用极大,七窍流血就是唐凌的现状,他满脸都是鲜血,看起来比尸人还要可憎。

终究还是被抓住了吗?唐凌的脑中只有这个念头,但他的血肉岂是这只肮脏的二级爬行者有资格享用的?

一念之间,似乎是忘记了精准本能,唐凌用了最野蛮的方式,一头狠狠的撞向了二级爬行者的头。

一声闷响,惊到了在一旁蠢蠢欲动的‘围观’尸人,二级爬行者的身体被撞开了一小段距离,头部传来的剧烈撞击,让它也避免不了的产生眩晕感。

只是被真菌控制,神经活性还在,大脑的一部分还在发生作用,那么头部被碰撞,就一定会眩晕。

唐凌咬紧了牙齿,同时也咬碎了第二支真菌抑制剂,他没有二级爬行者强,但还知道一个小窍门,头部碰撞时,咬牙能够让人避免很快的眩晕,剩下的只有强大的意志支撑。

显然二级爬行者没有什么意志可言,在它眩晕的一瞬,唐凌猛地拔出了它插在自己左臂上的利爪,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呸’的一声,唐凌吐掉了口中带血的玻璃渣,在旁立刻有一只尸人顾不得血沫中还有玻璃渣,趴在地上贪婪的舔舐起来。

如此恶心的一幕,难道就是为自己送葬的最终画面?

唐凌的右手已经快要拿不起狼咬,倚着一截残破的货架,眼前的画面就快要支离破碎。

“终究还是赌输了吗?”唐凌笑,握着狼咬的手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陡然收紧。

他并不伟大,之所以让伙伴们先走,固然有责任在身,毕竟是他把猛龙小队拖入这个漩涡。

但更多的原因,是他在做一场豪赌,一次挑战自己极限后想要得到答案的豪赌。

但极限早已经撑过了一次又一次,这具身体被压榨的连饥饿感都快要消失了,他想要的答案还是没有出现。

‘噗嗤’,狼咬刺入了旁边一只想要偷袭的尸人眼眶,唐凌拔出了它。

二级爬行者已经清醒了过来。

最多还有一秒,它会再次攻击唐凌,唐凌剩下的无非是两个选择,第一是作为滋养二级爬行者的食物。

第二,就是用狼咬自杀,保持最后作为人的尊严。

可是,甘心吗?

此时,二级爬行者已经拱起了身体,这是进攻的前奏,这一次它势在必得!

不甘,很不甘,唐凌又一次的集中着精神,在脑中疯狂的呐喊着‘出现啊,出现啊,你难道想要和我一起被埋葬吗?’

二级爬行者已经跃起,在空中的身体舒展开来,还沾着唐凌鲜血的左爪扬起,划起了一个弧度,明显是朝着唐凌的头部攻击。

这个动作要是放在唐凌巅峰状态下,可以轻易的闪躲过去,甚至凭借精准本能可以计算出至少五种以上闪躲外加攻击的方式。

但现在唐凌什么都做不到。

二级爬行者很强吗?很强,但强的也有限,至少从力量,神经反应上来说,和唐凌不相伯仲。

唯一强过唐凌的无非是速度,但这一点唐凌可以用精准本能来弥补。

可弥补不了的是,这是一场绝对不对等的战斗,因为尸人强烈的感染性。

越是变异级别高的尸人,感染性就越强,被它稍微划破一点皮都不行。

这就是一只二级爬行者会导致团灭的根本原因,真菌抑制剂一旦用完,没有一击必杀它的方式,最有可能的结局就是被感染,丧失战斗力,继而沦为食物。

可是唐凌的衡量不在于此,在他的心中,既然是差不多的实力,他就必须要赢,他不接受这样的失败。

是做不到什么了,唐凌的嘴角透着惨烈的笑容,但始终不肯屈服于逃避与软弱,去选择自杀。

那么唐凌望着二级爬行者,忽然微微挪动身体,张开了双臂,直面二级爬行者。

这个动作让几乎没有太多超越本能思考能力的二级爬行者,都略微呆滞了零点二秒。

但也因为这个动作,原本它是想要攻击唐凌头部的利爪,落在了唐凌的左肩上。

‘刷’的一声,锋锐的指甲轻易就划破了唐凌的常规作战服,划破了唐凌的血肉,拉出了一道近六十厘米的伤口。

鲜血显然刺激了二级爬行者,近在眼前的胜利让它兴奋了起来。

它落地了,直接撕咬向了唐凌。

“哈哈哈”唐凌近乎癫狂的,用尽所有力气的爆发出一阵狂笑,张开的双臂突然抱紧了二级爬行者。

‘嗷’二级爬行者咬住了唐凌的肩膀,它不理解唐凌这个动作的含义,它也思考不了,它只是凭借着本能想要开始享用食物。

而唐凌也同样忽然一口咬住了二级爬行者的肩膀。

“吃我,对吗?那就一起啊,反正大家都饿了!”唐凌的口中充斥着尸人血肉独有的腐朽腥臭,但他非常的痛快。

难道就只能你吃我?我不能吃你吗?看谁先被吃完啊!

二级爬行者没有痛感,但唐凌突如其来的这个动作似乎勾起了它掩藏在内心深处本能的畏惧,被吞噬的只能是食物,被吞噬意味着消失湮灭,它被吞噬了?

这说不清楚是来自控制尸人的真菌的畏惧,还是尸人大脑残留的意识,二级爬行者呆滞了。

而唐凌一仰头,竟生生从尸人的肩膀上咬下了一块血肉,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就是勒紧这只二级爬行者。

“你畏惧吗?你逃避吗?你拘泥于规则,想要多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唤醒你?”

“是不是只有愤怒,只有悲伤,只有绝望,才能绝对的凝聚精神力?”

“不,还有一种叫做疯子的精神力,对吗?”

唐凌的大脑已经模糊,却又陷入一种奇异的,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的清醒,他的脑中在咆哮,唯独他知道,他是在质问。

质问它,为什么这场豪赌,要让他输?难道非得到了绝境,彻底陷入了模糊,才来控制他的身体战斗吗?

不,唐凌赌的是绝对清醒状态下的操控!他绝对不要被操控,所以他始终不肯放弃脑中那清醒的意识。

唐凌开始咀嚼腥臭的血肉,这是他唯一能让自己痛快甘心的方式,他已经不渴望答案了。

他如果要死,谁能阻止他的壮烈?

二级爬行者彻底愤怒了,它竟然被食物‘吃’了?这是何等的耻辱?即便没有思考能力,愤怒也足以淹没它的畏惧,它的牙齿再次用力,深深的钳入了唐凌的肩膀,齿尖摩擦着唐凌的骨头。

只要再用一些力,便能咬碎骨头,扬头,便能连骨带血的咬下一大块血肉。

它绝对不会被食物吞噬。

这是极度的痛苦,被吞噬,被火烧,那种不能马上死去,却要承受一大段一大段折磨的时光,足以让人崩溃到最黑暗之中。

唐凌没有,他的双眼忽然变得血红。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