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920章 镇海

更新时间:2020-10-27  作者:旅心僧
第920章镇海

提起仓廪,紫星王顿时破口大骂,白鲸王虽然恼怒,却惦记着更强大的依靠,并且最大的疑惑还未厘清,趁着距离未远,动用法力传音追问:

“我竟然忘了那位大人,所需材料都在陆寒身上,他为何迟迟没有出现?而且咱们本界既然降临了妖仙级别的使者,怎会坐视陆寒继续猖狂,难道妖族的声誉不重要?还是降临其间出了纰漏?”

“出现?嘿嘿……来了又怎样,陆寒那匹夫的恐怖,仍旧被我们大大低估了,他是带着记忆的轮回者,前世曾位列金仙。和降临的诨鸣大人只发生一击之战,双方就触动了界面守护法则,又被……”。

后几句话已经无法传到,但两大妖王已经猜到什么,脸色煞白无血,金仙两个字,形同远古扔来的炸雷,响彻在自己神海。

正懵然和害怕时,白鲸王猛的发现,自己的下方,竟然不再是茫茫海洋,而且前方情景剧变,他正狂遁在山岳之间。

几片白云幽幽,两侧的远方都是山川峰岳,此刻所处之地,正越过广袤荒原,几座巨峰横在天边,峰顶插进苍穹,几乎难以逾越。

“不可能!你这老贼,何时又用了幻阵,怎会没有半点波动痕迹?!”

又进幻境,白鲸王身躯都微微抽搐,他已经历了两次折磨,被李霄然折腾的几乎发疯,频频被迫动用那把‘如意天轮刃’,破障,法力白白消耗掉,优势逐渐不在。

“胡说,这等奇妙的幻境,其实我老头子能够施为的。”

李霄然也在震惊,并且忧心忡忡,他见到山岳连绵,有淡淡白雾忽隐忽现,那雾气根本不是普通水气,连灵气都无法媲美。

虽然仍旧是虚幻般白色,但神念一接触,就被直接弹开,并且刹那间的感觉,如自己掉进冰窟里。

一人一妖追逃没过多久,前方巨峰忽然从中间分裂,露出又长又宽的两条山谷,吓得白鲸王直接止步,但让他更黑绝望的,那两条山谷尽头,有两个熟悉的影子,也在向这里逃窜。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白鲸和紫星你们两个家伙,难道也未察觉哪里不妥,就如此一头扎了进来……宝虾王被陆寒追杀而走,他们人族哪还有入眼之辈?”

“他在这!”

咕咚!

见到几乎无可逃遁,神蜥王顿时浑身冰冷,几乎声嘶力竭怒吼起来,但幸好声音及时回应了他。

却发现苍穹之巅,如流星降世般掉下一物,狠狠摔在山岳前的荒原尽头,硕大身躯砸出上百里巨坑,一具已经冰冷的身躯,再无任何生机。

“宝……宝虾老伙计……!?”

“是陆寒回来了,啊——!”

三个妖王眼里的巨坑内,那具硕大肉身上,紫纹蝎尾已经消失,铺满脊背的倒刺早已血肉模糊,只剩几根断刺犹在,最恐怖的是胸腹部有个黑乎乎大洞,里面的灵婴踪影皆无,不知生死存亡。

一个人影降临,手里正托着个王冠,以幽冷的延伸,在三个妖王身上扫来扫去。

“你们海王岛,以金鲤王实力最强,所以他是不可能活下去的,若尽数被我杀光,这外海群龙无首恐怕更不安宁,对人族并无益处,所以尔等三位之中,修为最弱的那个,滚吧!”

言毕,陆寒就微闭双目,站在那里如假寐般,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才冷笑过。

“我最弱,我……”。

远处,神蜥王听到此言,立即精神大阵,生的希望支配他,急吼吼喊叫起来,但转眼又闭嘴并萎靡下去。

与三妖的绝望相比,白眉大师和李霄然,几乎欣喜若狂,直接舍弃追逐的目标,来到陆寒身后,并分列在他左右,拿出灵丹一顿狂吃。

几乎不敢相信,人族惧怕无比的妖王,高高在上睥睨陆地的海王岛,转眼就沦为微末之流了,七大妖王只留其一,哈哈!

“你看,深海云宫那几位,我曾言要将他们捉来,永远为人族陨落的道友守墓,肯定是生不如死的。”

忽然想起什么,陆寒再次说话,并且晃了晃袖袍,他手里就多出个网兜,银灿灿密实无比,里面有两个缩小到极致的身影蜷缩着,此刻又见光明,也徐徐睁开浑浊的双目。

“啊……麟犀?青螭老儿?”

“你们……你们竟然早一步遭了毒手,这……?!”

无论三个妖王,还是李霄然和白眉大师,都再次惊骇或被震撼到,就见到网兜里的一对身影,他们太熟悉了。

麟犀王和青螭王睁开眼睛随意一扫,神色连半点变化都没有,似乎对眼前一幕早有预料,再次合上双目,又回到那副死寂的状态。

“嘎嘎嘎……!吓到本王了吗?众生的生死,也是自己的生死,大道法则如这浩海,有起有伏,潮起潮落”

“不错!星辰闪烁,总会不断流逝和新生,除了飞升,我已享受过所有荣耀,精彩已过,该落幕了!”

就见宝虾王和紫星王,目光决然,语气苍古,身躯重重掉在地上,自己的妖婴都脱体而出,悬浮在十丈高度,向周围仔细看去,仍有一丝留恋。

陆寒岂不知其意,袖袍重重一挥,荒原大山退走崩散,露出浩海真实面目,他们猛的发现,自己之所在,竟然还是海蝾螈一族的老巢。

‘真希望,本王去了轮回,也能带着记忆,来世如你这般,无比豪横一次。’

‘这一生,荣耀之后是谨慎和忧虑,极少有人如你陆寒活的洒脱,我们再也不见!’

两个妖婴,浑身妖光闪闪,当一阵极其深奥,却充满消亡气息的咒语,从各自口中传出时,开始轻飘飘的,形容漫天毛絮飘飞,但转眼就沉重如山,响彻整个海域。

刹那间,整个外海各处,所有忙碌的妖修,身躯微微一颤,猛然抬头向某个方向看去,皆都震惊神色。

但转瞬,这些生灵便面露哀伤,甚至泪水盈盈,继而拜了下去,那种来自本源的感觉,让他们心头酸楚痛惜不已。

‘居然是两位妖王同时兵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知!只是隐隐感觉,我海族的气运,似乎要日落西山了。’

‘听说咱们妖族本界会有仙家降临,会不会是来自那里的惩罚?’

‘天知道!’

两大妖王的元婴体表,开始冒出几缕青烟,接着就有个豆粒大小的火苗,不知从何处出现,直接掉在下方的肉身之上。

顿时光焰冲天,巨大的身躯本体,眨眼化为虚无,灵婴表面接着出现无数裂痕,两道妖绿精芒,夹杂着些许碧绿,忽然从九天照下。

灵婴被锁定的刹那,白鲸王和紫星王扭头,冲着陆寒微微一笑,然后就溃散分解,化为无数晶莹颗粒,消失于茫茫虚空。

附近万里天地,猛的震颤了两次,翻涌的海浪,忽然间平静无波,一时间无比顺服。

陆寒转身,将苍雷阙大印收起,直接向海王岛扑去,再也未看神蜥王一眼。

李霄然则从这位浑身焦黑的家伙脸上,并未看到重获生机而欣喜,反而衰弱气息越来越浓,头部逐渐煞白如雪,似乎苍老了万年,他有种不好的感觉一闪而逝。

同一时间的海王岛,唯一坐镇在此的金鲤王,恍若呆住一般,妖目基本无神,发痴似的看着东方。

他原本正俯首躬身,殿宇的高座上,一个青年还未彻底褪去怒容,也无比惊讶的向东而望,眼神里充满警惕。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

金鲤王捶胸顿足,突然失态的狂吼,此刻他的身躯,似乎从未有过这般笔直,只是仅仅维持片刻,又弯下脊背,向自己的宝座走去,重重坐在其上。

“陆寒,你到底是人是魔?竟然能将我堂堂王者,逼迫的兵解而去,神蜥那家伙难道逃掉了?”

“哼!此刻,我又品尝了那种危机感,上次有类似感觉时,还是九万年前,一时不察便陷入九个金仙的困阵,最后被逼着爆了仙躯。

陆寒要来了,悲悯无用,速去启动你们的底蕴,由我亲自辅助,重创陆寒甚至斩杀他的可能性仍旧很大。”

一丝同情的闪光过后,仓廪的话音也缺失了些许高冷,却提醒的极为恰当,然后他拿出个紫花剔透的小瓶,揭开封印符篆,殿宇内悦耳尖鸣连响。

三颗火红通透,并铭刻四道丹纹的灵丹,忽然长了透明双翅,从瓶口一闪而走,就要逃离飞去。

即便有些萎靡的金鲤王,也被此幕震撼,双眼立即发直,好像魂魄被灵丹勾走了,口中惊呼出声:

“仙丹?”

但那三枚丹丸前方,各出现一个白皙手掌,掌心纹阵瞬间启动,全都透出一股凡人无法理解的力量,将丹丸成功封住。

“差不多算是吧,此乃‘锻体沁灵丹’,现在赐你一颗,用以度过这次劫数,以你肉身的强横,尚可撑住恐怖药力。”

“当真?”

“陆寒能把你们那位降临者送回去,他再强横也会受损的,但也是这个该死的妖仙分身,在那一击中让我法体轻微受损,差点让所有努力前功尽弃。”

仓廪将一颗灵丹用法力锁住,然后抛给金鲤王,在对方火热痴狂的目光里,站起身消失于大殿,再出现时一时巨岛之巅。

“你说,若擒拿不成,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呢?”

‘咕!嘎!’

仓廪的肩膀上,忽然冒出个黑球,一阵滚动后,里面出现个迷你凶猴,双目闪过两道血光,似乎能听懂人言,立即摇头晃脑,接着就传来一声苦笑。

在遥远的的水陆边界,无数支妖族军团,悄无声息的再次后退了百万里,虽然他们几乎战力尽复,一个个轻伤之躯,又开始活蹦乱跳。

但大军的高层,都沉寂在自己的结界内,许久不曾露面,整个气氛有些尴尬,周围除叻防卫力量在游动,只有苍穹偶尔划过的妖禽,不时传递着各种消息。

海面连日退却,玲珑谷前也归于安静,因为曾经鏖战之地的掩月湖,又露出残破不堪的面貌,其他地方诸如斩灵崖、扫妖谷、猎奇荒原等地,也重新享受到骄阳照射。

‘是不是海妖要彻底退走了?’

‘难说!’

‘听闻有妖王失踪和陨落,必然是陆寒前辈的手笔,你说整个海族后方一旦崩溃,这界面残运会不会早早结束掉?’

‘或许吧!’

‘若海妖群龙无首,岂非是我人族大兴之时,到时候所有人碾压过去,一处蕴藏灵脉的小岛,定然能成为我的修仙福地。’

‘呵呵!’

陆寒的面前,没有妖族强者拦截,封住去路的却是海面落差,他前方豁然出现上千张高的水坝,仿佛整个海面被抬起,形成巨大障碍断层。

海王岛到了。

“老夫妄为人族之首,连这等地方都未来过,真是绝妙之地啊!”

见此一幕,李霄然也被震撼,与此相比,那些高山大岳顿时黯然失色,劫海断流才是大手笔。

拔高千丈的海面,远方朦朦胧胧,开始出现岛屿黑影,但他们感觉最强烈的,却是浓重的萧杀之气,不是有几道青光来回游动,在三人面前闪烁跳跃。

神念受阻,被某种力量封住去路,但目力所及的视野尽头,开始出现三个身影,各拿一杆黑旗,修为都是圣阶级别的强者。

“金鲤王,陆寒前来镇海,这是你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一根手指,在话音开启的刹那,对着前方轻轻一点,看似毫无障碍的百里外,距离那三个圣阶老妖不远处,忽的风起云涌,一道天幕出现,上百斗大的符文,争先恐后从表面冒出。

‘镇海!’

‘镇海!镇海……!’

余音居然不断,那道天幕上,也跟着一闪一闪,符文迅速排列,转眼组成一把开天巨斧,锋利的刃芒立即锁定陆寒。

而三个老妖则面色凝重,将黑旗以品字形,重重向海面一插,就向后快速褪去,似乎在惧怕什么。

但陆寒蓦然回身,紧接着,李霄然和白眉大师也深吃一惊,因为他们又隐约听到一阵法咒梵唱,似乎从轮回而来。

神蜥王,也兵解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无线电子书 或者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