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827章 我发现高阶海兽

更新时间:2020-07-18  作者:旅心僧
第827章我发现高阶海兽

陆寒冷冷丢出一句,前方数百里内,却骤然响起炸雷,一个个字节堪比炮弹,震得防护大阵上冒出涟漪,层层叠叠仿佛赶海。

“谁?陆寒?”

赤月宗内,凡夫俗子站了绝大多数,修士不足三百,也皆为老弱之人,陆寒粗略一观,多为无望进阶元婴的金丹期。

他骤然出口,大阵光幕颤动,虽然隔绝大半声浪,但足以然这些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道红光飞来,干瘦老者身穿红色金花法袍,怀里还做了个妖娆女子,似乎才温存结束不久,面带不悦的向外观看。

下一刻,老者就脸色煞白,他毕竟只闻陆寒之名,从未见到过本人,那股恐怖至极的威压,见到一股恐怖威压,正把光幕向里推挤,岂能不惊心动魄。

“这是赤月宗重地,岂容外人撒野,就算你前来寻仇,也要看看这些老弱病残,是否值得出手一次。”

“在我数完三个数之后,尔等再不滚出此地,就先从你们身上讨些利息!”

一只大手伸出,转眼化为十丈之巨,只见并拢如刀,手掌被金色覆盖,层层波动犀利如斯,恍惚间就到了近前。

光幕受到刺激,顿时运转防护手段,闷雷般的嗡鸣声里,此处就多出一片覆盖千丈的厚厚青云图案,里面电弧闪烁,一个个斗大符文忽隐忽现。

但是,当陆寒指尖又前移十丈,光幕上便裂开一条缝隙,形同利刃落在肉皮上,区区防御不堪大用。

无论符文和电弧,顷刻蜂拥过去阻止,然而却被看不见的神秘力量,尽数阻挡在指尖几丈外,再也无法靠近丝毫,但裂缝却缓缓深入。

红袍老者差点吓尿,他对大阵的最后信心,也在此刻彻底崩塌,无比敬畏的看了陆寒一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不足半个时辰,数千人的队伍,在他带领下如放羊般,组成队伍向东离去,同时面相正门,一个缺口被徐徐打开,还有枚绿光闪亮的令牌飞了过来。

陆寒接过,看都未看一眼就收入袖筒,化作一缕寒光,如飞剑般直插赤月宗要地。

入目的共有八座山岳,互相拱卫着一座巨峰,上面灵气如海,但他拐了方向,向西北方激射而去,知道落入一栋八层高的塔楼前。

这里竟然被无数道玄金锁链捆缚住,还有无数符篆几乎贴满,让人眼花缭乱,但仍然有恐怖高温向外宣泄。

入口只是个小门,也唯独这里蓝灿灿,释放出少有的清冷温凉,好像是水属性高阶巨兽的鳞片打造,上面还有铭刻的法阵。

这些东西,在陆寒将巴掌摁上去之后,仅仅出现几次狠狠炸裂脆响,小门就在颤动中徐徐打开,但里面接连喷出三股炙热火龙。

数千度高温横扫过陆寒,在地面多出三道焦痕,连续毁灭无数房屋后,火龙才纷纷溃散,门里面火红一片,厅堂不算太大,中间是个通向地脉深处的井口。

接下来两天时光,赤月宗再无动静,偌大核心区域,竟然一片死寂,空荡荡望而生畏。

当外面光线暗淡时,宫殿群斜后方七百里的山地,才诡异的小幅度震撼了几次,幅度堪比七级地震。

与此同时,玄界东南部,一片无比浩瀚,茫茫海天一色的水面上,有道遁光快似流星,正竭力向西北闪动。

此人身穿玄青色水蓝道袍,头带蓝色的一字并肩水纹玉冠,脚踏湛蓝高靴,若非遁光刺目,落在水里几如无物,极难发现他的踪影。

但此刻,这位身形高挑,横眉豹眼的家伙,左脸伤痕累累,似乎遭到利齿啃食过,几乎毁了本来面容。

更吓人的是,遁光里少了一只左臂,右腿也缺失小半,还好没有血迹流出,似乎已经止住恶化,左手里拎着件弯曲的土黄色大枪。

如此狼狈惨重,眼中仍然挂着惊骇,只顾低头一味狂遁,似乎遭到了可怕海兽追击,直到他消失于天际,但附近茫茫海域,再没有其他异样波动。

但直到半日后,远方的天际尽头,一拍黑影高大无比,以迅疾之态狂涌过来,苍穹雷电狂闪,后面黑暗入夜。

竟然是摧枯拉朽的海啸,至少有五百丈高,仿佛可以运动的天堑,转眼到达近前,又以恐怖姿态向前压去,正是受伤豹眼修士逃亡之向。

海啸下方,一个长约千丈,宽度足有三里的巨型黑影,同样划过这片海域,无法看清其真容,但仅仅这等体型,便可横压玄界任何生灵。

偶尔露出水面的,仅有一只黄金色巨目,足有三间房屋大小,黄灿灿眼白核心,是个五尺直径的深蓝瞳孔,释放出慑人神魂的凶光。

仅仅七天后,玄界本土又被一个震撼消息掀起浪潮,太昊门九大长老之六的藤原毋,深入外海查探近况,竟然遇到高阶海兽,力战不敌而重伤,还被追杀上千万里。

连神照中期差点遭难,这让修真界有刷新了对外海的忌惮,露头的高阶妖兽越来越多,绝对是个不祥信息。

但外海岛屿出现神药的消息,也同时在暗暗流传,藤原毋在一座巨大岛屿中,发现了绝迹药材‘九雄般若草’,并且多达七棵,最少的也有四万年药龄。

此种妙药,连渡劫老祖都寻之不得,属于‘涅魔丹’最关键材料,传闻吃上一颗,就能陡增纯阳之气,让灵婴平添三成佛性,生成抗魔驱邪之体。

听闻和他大战的此兽,就连上次界面残运的著述里也没有记载,此兽硕大头颅酷似巨蟒,但遍布青色鳞片,额头长有两排粗壮鹿角,双腮处挂着多达九对的粗长触须。

最诡异的是,在快速游走时,鹿角就会同时涌出一股诡异波动,海水如受到指令般,提前迅速自动排开,如同给巨兽开路,因此不亚于神照境飞遁。

总之,当这一消息传遍玄界,高阶海兽已被描绘成可吞掉一宗的跨界古兽,也有人吹嘘,声言藤原毋都已被懒腰斩断,仍旧用无上秘术逃得一命。

自此以后,出现的修士更少了,无论任何地方,往日影影重重的修仙界,至少七成进入闭关状态,以至于许多商铺也早早放下门帘。

加上那些豪门大宗,多承受了一份强压,被陆寒吓得封山闭庭,导致玄界气氛如阴云压顶,都在沉闷中竭尽所能积蓄实力,甚至这种情绪蔓延到东半部。

虚天门,距离另一个巨城——天选城咫尺之遥,置身于玄界最热闹的区域,此刻气氛仍旧一片萎靡,因为这段时间停止任何涉外活动,宗门内弟子如云,却诡异的静谧,无数双眼睛瞪圆了看着高层。

甚至有修士怨声载道,怒骂那些掌控者,被陆寒一人吓得龟缩起来,空喊口号实则懦弱,还牵连无辜一片,断了正在进行的重要大事。

今天忽然云卷云飞,至少四道霞光直冲斗牛,从某个山谷传出巨响,一直延绵三个时辰。

这种怪响,终于带来了一片欢腾,因为都知道,这是镇宗老祖出关之象,上一次已经在二百年前。

“老祖,求您给我们做主啊,陆寒欺人太甚,屡屡斩杀咱们宗门的擎天栋梁,如今气势渐衰,您再不力挽狂澜,虚天门可能会跌落到二流势力。”

浑雄大殿主厅,已经霞光寥寥,但人影更加稀疏,仅有五人匍匐在地,为首者黄发飞卷,身穿炫黑白莲法袍,正泪流满面泱泱哭诉。

主座上几乎半空,一张精美兽毯铺就,蓝色纹理至今崭新,若不细看,那上面空空如也。

实则有个童子,也身穿蓝纹小衣,圆头寸发肌肤微黄,腰间勉强用根布条扎紧,手腕脚腕上皆戴着各种奇怪饰物,身高不会超过三尺。

目光幽幽能洞穿虚空,给人一种和身躯非常不匹配的老辣感觉,还有那深不可测的威压,让这些晚辈不敢抬头。

“喔?你们是本宗的煞星吗?老夫才出关,就用这种方法迎接我,可见尔等执掌权力是何等的错误,人为的气运衰微,即便我成功进阶后期,也孤掌难鸣无法更改。”

童子见到下方几个晚辈大放悲声,顿时满脸厌恶的提高声音,语气老气横秋,震的空间多出无数气泡,眼中寒光闪烁。

“啊——?!老祖破境大成了?晚辈恭贺您老人家,向化仙上界更进一步,寿元延绵无穷。”

“哇!咱们虚天门,终于出了一位渡劫后期的老祖,真是福星呵护啊,若那几位道友还健在,场面必定火爆。”

“是啊,两位长老和四个大乘,若没有被陆寒加害,他们给老祖置办的厚礼,足以塞满小半个大厅,啧啧!”

“够了!闭嘴!”

蓦然,咆哮如雷。

童子忽然站起,一道神鹰虚影,如鲲鹏展翅般散漫主厅,震怒之意带着狂压,猛然充满各个角落,将几个神照和大乘,压迫的当场趴下,全身骨骼几乎碎裂,嘎巴嘎巴连续乱响。

“老夫虽然常日闭关,就当我可欺否?”

“尔等孽畜,以宗门发展之名,趁机充实一己私欲,还屡屡碰壁不肯清醒,将虚天门上下至于危险境地。

区区陆寒,一个无根浮萍而已,他纵然有些强横,何以有胆冒犯诸宗?

可笑无数宗门,在狂热和诱惑前,尽是不想清醒之人,屡屡主动找死而死,还扮成无辜之辈反噬他人,请问谁喜欢引颈待屠?

这天下诸事,我尽在掌控!”

“即日,尔等交出手中实权,都去北冥山面壁百年,此生休想再迈入这个厅堂,一个宗门的气运,断在自私小人手里,才是真的可惜。”

冷冷一扫下方,童子一抬手,大厅内虚空便连连爆开,更多出一个漆黑裂缝,他没入其中消失不见,神色微微思忖,忽然想了一个身影。

‘天恒那孩子,也该出关了吧?这娃儿当门主,真的有些失职啊!’

玄界大陆的东南前沿,有一处幅员辽阔的海湾,只有这里才是修士戏水的圣地,水色干净清澈,巨船并列漂浮,偶有几艘战舰来回巡视。

海湾之大,东西足有千万里,南北宽幅也达二三百万,无论供给凡世的水产,还是修仙界所需的许多资源,整个界面的七成皆有此上岸,然后大面积向内陆扩散。

各种交易上缴巨额税赋,都被近水楼台而屹立的超然势力——太昊门,一直紧紧攥在手里,但他们也有巨大代价,就是承载整个外海的重压。

如同一个巨型战神,守护着整个界面安危,外海发生的任何异常和变动,也几乎都由太昊门巡查并记录。

此外在最大的码头上,还有个无数宗门组成的‘灭潮盟会’,但这只是个象征性的监督组织,每隔一段时间,他们才定期组成小规模队伍出海巡视,但从不敢碰触大海深处。

数月来,因为无数关于界面残运的谣传,还有玄界西半部发生震动,五个码头上,看似人影绰绰,实则都是本地渔民闲来无事,几乎成了最后的游逛者。

定涛港,是外海靠近大陆的第一个港口,有些寂静的气氛中,一艘巡逻战舰正从五万里外返回,即将停靠这里修整。

足有二里长的舰体,由三个上玄境后期同时指挥,上面修士近百,大多都在苍元境界,还有二三百名当地的渔民,一股浓烈海鲜味道,正从舰尾设立的鱼舱里不断泛滥。。

“嘶——!”

“卢兄,你在干什么?”

舰首并列三个上玄强者里,有个灰色甲胄的中年儒生,蓦然转头看向身侧,那里站着的是个黄脸青年,看似有些病态,忽然倒吸冷气,双目放电般四处打量周围,最终死死盯住下方海面。

“好像有东西在偷看我,真奇怪!”

“咦?你也有这种感觉,老子经历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半个时辰前,还以为是某个前辈路过所为。”

另一位上玄后期,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手里悄悄多出一个黑漆漆盾牌,大有发现不妙的势头。

“嘿!既然你们两个都发现了我,那就有资格活下来,回去传递个消息吧,其他人就没必要存在了。”

‘轰——!’


在搜索引擎输入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无线电子书 或者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