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657章 真绝鬼花再现

更新时间:2020-01-22  作者:旅心僧
第657章真绝鬼花再现

就在李天阴感觉凶兆大作,想要做出反映的同时,蓦然眉心一凉,高瘦身躯狠狠飞了出去,好像被扔出的肉弹,一路掠过山坡,直到撞在被毁掉的树桩上。

砰——!

他那马脸般的脑袋,给观战者留下一溜血线,宛若喷泉中还夹杂些许白色物质,光幕内包括冷莜瑜的数百修士,尽数身躯一震,满脸惊骇急忙细看。

才发现李天阴的脑袋,从眉宇间到后脑勺,被洞穿出酒盅大小的窟窿,并且可以看得透彻,那里面正有白光缭绕,虚虚实实无法断定何物。

但都知道大敌已除,攻击速度太快了,而且根本无形,神仙也无法预知和躲闪,将一个堂堂大乘期强者,顷刻洞穿紫府神魂,这等恐怖神通根本平生未闻。

那第三只眼到底是什么?

与此同时,李天阴虽死,但他驾驭的那根粗大血矛,也对着陆寒凌天一击,法则沉沉魔威浩荡,长矛表面万邪吼叫,好多魔影是虚是幻,每个都红色麟甲层层,有的背生双翅双眼如灯,甚至巨爪翻腾寒芒如钩,个个气息卓绝,生前都是一等一的大魔,不知为何被囚禁在此。

万千气息给法则提供源泉,恐怖威压充斥天宇,即便有护宗大阵隔绝,里面修士仍然哆嗦不停,好像在收割自己的小命。

那道犀利精芒,出现就是到达,凶狠来到陆寒面前,就算那里有金甲战神,也将被魔域法则洞穿摧毁,即便沾染一丝,死寂茫茫万苦不止,永世沉沦神魂尽灭。

冷莜瑜瞳孔紧缩,她焦急的一跺脚,暗骂陆寒鲁莽无知,堂堂法则前竟然还这般大意,至少也要动用自己毕生领悟的法则,才可将恐怖一击化解为无形,前提是还要与之相克,或者同属性技高一筹,但此人是想自杀吗?

他或许知晓自己闯祸滔天,将来必然难活,要用自己的命换取两个孽畜,同时不忘舍身为斑斓殿开脱罪责?

但事实和想象大相径庭,就在数百目光中,陆寒仅仅抬手,用两根手指对着射到的血芒一点,接下来的情景,让他们后半生至死不忘。

只见一道奇芒从双指打出,银纹璀璨好像仙光乍射,竟然是个酒盅大小的月牙,带着长长尾巴和血矛激撞,本该出现灭世般爆炸,甚至那种狂威完全能摧毁大阵,但在众人闭目防护时,无比安静的情形已经发生。

堂堂一件宝器,无比粗壮的血矛,竟然从尖端开始咔咔裂开,好像被震碎的古木,就在陆寒点指的刹那,一道道恐怖裂纹蔓延了血矛全身。

漫天爆散如火点掉落,前一刻还有灭世之威,现在好像燃烧后的灰烬,

再看那道幽魔法则,与银纹接触的刹那,更是顷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遭到炼化般,全部成为对方的养料。

现场立即进入死寂,光幕里面一张张脸,好像被时光凝固,完全陷入惊骇和呆滞,好像见到魔鬼般盯着陆寒。

所有人都无法料到,竟然是是这种匪夷所思的结果,一对对瞳孔紧缩中,还在被震惊的余温里难以自拔,直到砰一声闷响。

本已被陆寒打死的李天阴肉身,猛然间凶猛炸开,凌空化为大片血雾,掩护一道遁光,眨眼激射出百丈,再瞬移更是逃出十多里。

“元婴,那贼子果然藏了神魂在婴体。”

“他还没死,不能让其逃掉,否则更黑白颠倒,快追!”

一个浑身血红的元婴,人形头颅上竟然长出寸长的尖角,李天阴已经把魔功修炼的炉火纯青,陆寒一扫就知道,这家伙当初卡在瓶颈,是如何先一步超越同伴渡劫成功,继而进阶大乘期存在的。

从魔转道最难,但是由道入魔容易,这两天近些年恶疾累累,一切根本原因只为进阶,甚至不惜遭到宗门驱逐沦为散修。

在众人惊呼中,李天阴的元婴,仅仅狂逃十多里而已,接着就砰的一声,好像撞在铁板砼墙,那里看似空荡荡的高出,CIA凝聚出一只巨掌虚影,并跟随元婴弹回姿态快速拍下。

“该死的你们如此狠毒,天荡山必将剿灭这里,把尔等……”

未等后半句诅咒说完,只见凌空巨掌一晃,就有大片血色红光当空爆开,李天阴的元婴变成万千碎肉,横飞在斑斓殿门前,唯一剩下的完整之物,就是两枚储物戒。

结界光幕之内,一个个身影噤若寒蝉,纷纷低下头颅,都感觉遍体生冷如芒在背,陆寒的神通,以及那种气势,堪比一界王者,挥手间弹指灭敌,那是何等的恐怖?

他,竟然这么强!

冷莜瑜玉手微颤,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陷入进退两难,陆寒的强大再次刷新她三观,呼吸间截住法则之威,并将之轻松炼化,这岂是一般化神境所能为之。

尤其是那动手时的姿态,就像仙人指点江山,连半点紧迫感都没有,举手投足带满了缥缈,完全不像凡人修士。

她出身大宗,遍访名门识人无数,所有声名赫赫的强者,不说全部知晓,但十之八九必闻其名,知其神认其像,但眼前这人均不在此列。

但当前并非思忖之时,要瞬间权衡利弊,尤其在灭杀天荡山两大遗弃弟子的情形下,必须先向宗门回报,并且重新考量陆寒的处境。

“谢道友为我等挽狂澜诛杀孽畜,宗门上下必当加倍报答,此后无论斑斓殿和玲珑谷,都将与道友共同进退!”

仇恨既然结下,再一味责备陆寒已无可能,否则此人负气而走,终年藏匿于某处,将偌大黑锅全部甩给自己,无异于身负三重山,将来寸步难行。

“拉拢我?类似的话到此为止,陆某只遵守那份契约,无人能在前方挡路,也没有人可以将我引入歧途。”

类似的人,同样的事情,陆寒见过太多次,只留下一句话就迈步而入,身影直接消失于原地,他要修整几天,然后开始培养自己选出来的两个斑斓殿弟子。

身后,一张张面孔不可思议,没人注意冷莜瑜的尴尬,纷纷交头接耳手足无措起来,至少现在都知道,斑斓殿已经惹火烧身,天荡山绝难善罢甘休。

‘哇!玲珑谷都不去,这位陆前辈到底有多牛?’

‘我玄界的超然势力,多少人八辈子都幻象能踏入其中一家,不惜屡屡碰壁数次受辱,但幸运者何其罕见,他竟然直接拒了。’

‘是啊!如若陆前辈快速进入玲珑谷,不但终身有了安全保障,就连我斑斓殿的危难,也将大大减轻和削弱,甚至这件祸事如风般轻松过去。’

‘不知好歹!’

‘不知天高!’

‘不知地厚!’

一句句腹诽,在陆寒进入大殿时不断哗然,然而冷莜瑜的身躯忽然剧烈摇晃,才把这种纷乱成功制止,她现在才尝到法力被掏空,身躯疲乏后的滋味。

“冷师叔,您无碍吧?”

“那俩恶贼活该作死,但至少几个月内,在也无人赶来惊扰,正是您恢复实力的绝佳良机。”

“烂摊子交给我们好了,有大师兄暂时应付,冷师叔只需放心闭关,至少那位陆前辈可以临时坐镇,我们必须将此人留下啊。”

能轻松灭杀大乘期修士的超级强者,对于没落的宗门来说,就像黑暗里升起骄阳般,可以顷刻间光芒万丈,纵使得罪了天荡山,也如同变相做了个广告,很快就能响彻四方,尤其是这里曾经崛起辉煌过。

殿宇内,陆寒看着眼前的两人,不可察觉的精芒,瞬时在他们身体内窥视完毕,一个是宗门的二师兄,一个沉稳睿智,行事从不随波逐流的弟子。

好多修士都向往大道,并且也自认为刻苦努力,但基本都事倍功半,进境缓慢遗恨终生,要么卡在元婴境门槛前无奈陨落,要么眼睁睁无法突破到化神,甚至临近苍元境却没了寿元。

有不少修士,他们的资质并非平凡,只要扔进个火苗,或许就能让火山喷发,星辰黯淡的内部,有颗巨大宝石总得不到挖掘的机会。

“你叫岚霄,你是赖元?”

“是!”

“正是弟子。”

站在大乘期强者面前,他们不但自惭形愧,更瑟瑟发抖紧张莫名,尤其方才那场大战,现在如同蝼蚁仰望大象,就连呼吸都极其缓慢轻微。

“怕什么。我若对你们不满,挥挥手就能抹去,既然没有发生,就彻底放下那些惊慌,全身心投入合作到合作里来。”

然而陆寒越如此说,岚霄和赖元的脑袋更加低垂,几乎比赛弯腰,差点形成鞠躬之态。

“将两包药拿去,按照注明的顺序,将其全部药力炼化吸收,七天后到此处考核,快滚!”

果然如同那些弟子所说,这两个都是呐呐之人,休想痛快交流,立即皱眉挥挥手,扔过去一对储物袋,把他们赶苍蝇般撵走。

在一个斑斓殿弟子带领下,陆寒来到客卿之威专属密室,进去后连续布下三道结界,迫不及待拿出刚缴获在手的储物戒。

当李天阴和绝峰大喇喇打上门,所有人尽数惶恐无度时,他就知道所谓‘迷踪二煞’的名字,早已在玄土本界,至少周围方圆千万里都臭名昭著。

既有劣迹累累,又曾经出身超然势力,并且能突破到大乘期,李天阴的家底绝对非常雄厚,但区区灵材宝贝只在其次,这两个储物戒里,更有陆寒最需要的资料,并且都属于一手且异常真实,和两人流窜东西有直接关系。

都说他们有神通恐怖的合击之术,但在绝峰遇险,李光阴见死不救时,这些彻底没了意义。

哗啦啦……!

没过片刻,陆寒面前就多了两座小山,一堆晶光闪烁,大量灵石好像流沙,还有其他无数奇珍奇宝,财富之多让人咋舌。

右侧的那堆则完全相反,尽数晦暗淡色中,好多是秘典和卷轴,甚至残缺黄页以及带字的石刻都有,外加各种灵宝利器,还有的带着淡淡血腥。

这些东西,至少大半出自被二人击杀的倒霉鬼,其中一块暗紫色陶瓷残片滑到面前,被他随手捡起细细揣摩。

残片足有手掌大小,形状酷似某件盆子的一部分,两侧有均匀迂回,断裂处还很锋利,内部的一面镌刻几十个小篆体,但前后无一句完整。

‘……巫山有花,名为真绝,鬼花一朵万载,可开障破境……随附‘天禹图’,辰月速入,甲子天光必回……当暗光不在,危险更甚,尤其小心……。’

真绝?天禹图?

这片段叙述,好像属于某种信息,有好东西藏在某地,却无法独自达成,字里行间隐隐有不甘和无奈,但天禹图无疑是其中之重。

陆寒回味几遍,就快速将这堆物品分类,卷轴圆筒状的东西,都被率先整齐在身侧,并一一过目仔细查看,有朵花名为真绝,还被称为鬼花……?

嘶——!

真绝鬼花?

蓦然,好像脑海闪过一道亮光,陆寒倒吸口凉气,接着就手托额头,好像陷入某种思绪和回忆,那双深眸逐渐亮起豪芒,一只手逐渐攥紧,骨骼咯嘣嘣连续响动很久。

“多半就是那东西了,呵呵……真绝鬼花啊,陆某没想到还能和你有缘未断,当年就是因为你,导致我九死一生重伤累累,为了区区两株宝贝,在三十多个大乘期追杀中逃出生天。”

当某些画面越来越清晰,陆寒目光越来越幽冷,好像伤疤被揭开,一股愠怒恨恨生出,瞳孔锋芒闪烁,那块瓷片已经化为齑粉。

前世一心修仙,曾经的数次重要劫难,纵然重生也无法抹去,大多都为了某种逆天灵材,无数人上演宏阔血战,真绝鬼花就是让他陷入危机的根源。

然而所有画轴和圆筒内,都没有天禹图的影子,甚至一个字出现也是某种宽慰,隐隐的失望攀附眉梢,若是这瓷片被李天阴杀人越货到手,成套的可能性非常大,难道这幅指示图,并非以画卷和书面形式存在?


在搜索引擎输入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无线电子书 或者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