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655章 何为天荡?

更新时间:2020-01-20  作者:旅心僧
第655章何为天荡?

冷莜瑜感应到李天阴的那种杀戮之意,以及魔气开始汹涌滚荡,顿时心中大惊,那两支长矛更加血红,渗透出的丝丝法则之意,更证明这是一对天宝。

由此推断,天荡山对两人的态度,更加微妙迷离起来,甚至早已暗通曲款,就因为李天阴成功突破到了大乘期。

若他们还都是上玄境,即便在外面劣迹累累时,就算真的被人杀掉,这个超然势力也只能自认倒霉,毕竟众目睽睽正义昭彰,而且同等境界的弟子还有大把。

但李天阴竟然真的突破到了大乘期,行事顷刻天翻地覆,在整个玄界,大乘期修士的产生,都属于万中无一凤毛麟角,其中的含义毋庸置疑。

即便被驱除出宗门,这两人的本源仍然来自天荡山,是那里大力栽培所出,曾经在他们身上耗费的资源,如山如海代价不小。

区区上玄境修士,这等超然势力少两三个可以无所谓,但现在已经升级为一个大乘初期恐怖存在,另一个也屡屡突破数次失败,一旦将二人特赦召回,天荡山本就强悍的地位,将再次得到加固甚至抬升。

人才不多,天才则更少,能跨进大乘期的,无一不代表精英翘楚,就算大奸大恶之徒,也不会因为污名被尽数抹去所有光芒。

当好处大于负面影响,任何高层决策者都知道如何抉择,或许这两人从未与师门断掉联系,甚至成功突破到大乘期,也有天荡山不少襄助。

原本一对二,冷莜瑜就不存在优势,凭借护宗大阵尚可周旋,甚至不惜代价能斩杀面前的绝峰,现在的她顿感自己渺小无比,与李天阴只见隔了一条天堑鸿沟。

即便因为忌惮自己的宗门,这两人同样不敢对她下死手,就是重伤也能断掉修真道途,和死掉并无实际区别,而且斑斓殿陷入超前危机,与刚才的陆寒相比更加恐怖。

至少屋里那位,绝对无门无派毫无背景,若李天阴和绝峰得手并得逞,斑斓殿将改朝换代,莫名成为天荡山在西方的一块属地,从而把当今的平衡局面间接打破。

现在,她似乎灵光乍现,猛地恍然看清一件事,那就是表哥为何闭关,原来这掌门的位置,在此刻更加不好当,然而现在没有退路。

自己失败,斑斓殿消失,宗门受辱!

情急之下,必须对绝峰严酷打击,让一旁的李天阴投鼠忌器,他若专心破阵,便有失去这个搭档伙伴的危险,若两人合力对付自己,则大阵也杀机滔天,或许陷入持久对峙!

但愿屋里那位……可是他绝不敢出来襄助,天荡山之名,碾死区区一个大乘期宛若土鸡瓦狗。

唉——!

只见冷莜瑜紧咬银牙,蓦的紫电长刀再斩,秋水长决天意不菲,开始动用全部发力猛击胖子绝峰。同时双袖快速飞舞,接着就是咒语声声,只见她双脚处响起怪异的金戈交鸣,并且露出一对玉足,还离奇的由白皙变成紫金色。

更非议所以的是,变了颜色的玉足重重踏进地面,并且在身躯上幻化出无数兵铁金丝,纷纷没入地下不见踪迹。

难以置信的情景接连发生,原本草木苍翠之地,忽然被大量涌出的金色颗粒笼罩,并且越来越多导致遍地生辉,即便还有许多杂质,但里面的金属性仍旧很纯净。

然后在冷莜瑜站立之地,莫名的出现一个金色光阵,不足三丈方圆但威压滔天,所有颗粒遭到强大吸附,纷纷没入其中形成漩涡,更精纯的金属性能量,从光正中间快速涌向娇躯。

嗡嗡嗡——!

陆寒已经微眯双眼,对这种情景微微讶然,自然可以看出是类似于斗转星移般,将大地深处蕴含的金属性提取出来,为自己增加无穷助益,可以把本来的境界提高不少,甚至发挥平时不能做到的事情。

‘这是要放大招啊!好刚强的女子,只需你肯回头看一眼,陆某就暂时放过这些小辈的蠢狂,先把两个孽畜斩杀掉。’

“绝峰,仔细小心了,这丫头要拼命,母老虎急眼非常厉害,你恐怕又要重现当初挨刀的一幕。”

李天阴一瞥冷莜瑜的状态,顿时蹙眉并及时提醒同伴,他微微思索就豁然明朗,好像明白了此女的意图,阴阴一笑后立即低声催动自己的宝器。

那两支长矛更狰狞发威,立即狠狠向光幕结界再次扎进,尖端有锐气撕裂长空的响声大作,好像电钻遇到混凝土,万千炫光乱射,恐怖威能之下,突破速度翻了三倍。

只要扎到一定深处,让长矛上的锯齿接触到结界,这座护宗大阵就进入倒计时,片刻间足以打开一道无法愈合的大口子,只要进入其中,斑斓殿上下就是处处羔羊。

‘咔咔砰——!’

也在此刻,大阵顶端风云汇聚,好像春夏秋冬快速走了一遍,风云雨雪之景来回浮现,宛如万千细长树根制造的结界上,爆发出汹涌杀机和震动,瞬间有成败上百的光刃形成,如雨点般向李天阴发动反击。

轻易不启动的杀阵,在这时终于发出咆哮,好像猛虎下山扑向饿狼,余姚吧侵犯者四成碎块。

然而被陆寒看在眼里,嘴角微微翘起,目光中闪过些许讥讽,他见过的大型杀阵,绝非仅有这点威能,充其量可以打退几个上玄境而已。

斑斓殿山巅,一道光柱直冲天际,正是大阵的枢纽所在,远离笔直相对应的地下,有数间密室坚固似碉堡,里面人影憧憧,至少二三十位在忙忙碌碌。

“快点送一斗灵石过来,丙位阵脚里的就要耗光了,那俩天杀的孽畜,竟然在这会儿来雪上加霜,气死我也!”

“来喽!但是库存真的不多,诸位千万掌握火候,只要你一旦软弱,就有恶畜上来踩一脚,没办法的事啊!”

一个弟子气喘吁吁,抱着尺余方圆,深度也相当的大斗子,里面灵光闪闪全是灵石,一股脑倒进前方的六角形阵位凹槽,顷刻就有滚滚能量,汇聚到光柱根部,又涌向苍穹的大幕。

“我也发誓,若苍天垂怜,有朝一日让老子崛起,必将袭杀天荡山孽畜,让他们时刻出梦魇之中。”

“快滚去拿灵石吧,庚位阵脚也支撑不了多久,先把眼前危机度过,然后大家伙儿随便做梦。”

“哼!”

这里忙忙碌碌,却维护着一个宗门的基本底牌,不是战场更掌控生死,一斗斗的灵石先后运来,又投入到巨大消耗中。

宗门式微,资源进项随之锐减,当年积攒的老本,不知还能支撑多久,因为杀阵比防御的消耗更快。

地面上,数百弟子脸色难看,一个个抓耳挠腮尽显焦急,但他们那点力量,纯属飞蛾扑火螳臂挡车,在强敌降临时,才把最弱小的底牌彻底揭开。

‘要不……去求大厅中那个姓陆的吧,只有他才有实力相助咱们啊,冷师叔坚持不了多久的。’

有个黄脸青年,猛地转身看向大殿所在,一丝希望越来越盛,几乎脱口而出的喊了出来。

‘对啊!给他灵石,大把的灵石,总比这里易主,比我等尽数遭到屠灭强几百倍啊!’

‘我出二百块,咱们一起募捐,只要姓陆的帮忙,就算他狮子大开口,任何代价都能付出。’

众人好像看到光明,纷纷迎合赞同,有人甚至取出不少灵石,呲牙咧嘴极其肉疼,但稀客必须下血本保命,参与进来的越来越多。

‘谁去?’

‘这……!’

仿佛水流即将沸腾,蓦然间一桶冰晶掉落,所有弟子立即愕然,接着纷纷尴尬的低头,气氛立即如坠冰窟,谁去?

刚才,是谁怒骂陆寒正欢?是谁无数次对其诅咒?是哪个家伙将他恨之入骨?

好像就是自己,还有这些同门伙伴啊!

“大……大师兄,您看要不要……替我们出个面,嘿嘿!”

“我——做不来!”

伯晃早知不妙,本妖低头悄悄溜开,才缓缓转身就被叫住,他立即愠怒的暗骂不知,却见无数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老脸五颜六色不断变幻,最终惭愧怯懦着丧气吞声,好像卑微的末流,以往清高气傲尽数消失。

铿锵!

呛哴——!

紫电长刀巨震,链子锤倾斜倒飞,恐怖冲击波第四次爆发,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唯有山门前忽明忽暗。

冷莜瑜身躯前后晃动数次,脸庞苍白不少,气喘吁吁胸脯起伏,他那把天刀般的一斩,在高空划出的大片白痕还未消失,如长河落日神刃切割。

但绝峰的灵宝同样厚重深沉,虽然不比紫刃凌厉,那风重量和力道,为他抹去不少劣势,在几个踉跄倒退七八丈后,凝住身躯呼呼喘息。

“哼!还是那么泼辣,但是瞎子也能看出来,只要你出现在此地,就代表玲珑谷要垂涎斑斓殿,当大爷我傻啊?”

“贼子,这是本姑娘家门,况且玲珑谷地位超然,在声望上一直碾压尔等的天荡山,谁其心可诛天下皆知,再斩!”

呛哴——!

此刻的紫刃,终于不想先前几次狠辣,反而轻飘飘被冷莜瑜举起,但刀体逐渐多出奇妙纹路,好像法则凝现,一股股恐怖的金属性意境冲天爆发。

即便冷莜瑜脸色又苍白不少,但她身后的光阵,已经为其填补了不少金属性元力,否则必将伤及本元。

“哇呀呀——!李天阴,你看她要拼命了,竟然提前领悟到金之法则,老子那点底蕴,你懂得,速速出手帮我啊。”

绝峰莫名感到危险,顿时急吼吼呼喝同伴,紫电长刀还未落下,他的身躯就像被铁皮刮过,还有针刺扎进去一般开始刺痛,见事不好立即求援。

‘滋啦啦……噗!’

“你看,我终于将他们的大阵打了个窟窿,即将上演光幕破碎,切割吧!”

远处闷响又起,李天阴正对着一根血矛狠狠拍击,锋利尖端狠狠再入,终于突进了三四丈,锋利锯齿成功到达结界边缘,他神色一松,好像对乞求置若罔闻。

他的头顶和四周,刀光剑影将其重重围困,但都被两支凝聚出的土黄色大掌接连拍飞,双目李邪光更胜,钉死了里面若干憧憧身影。

“奶奶个熊,你真不是东西,就算灭了斑斓殿,老子也落得性命危急,若我这次凶多吉少,姓李的你也没好下场,哼!”

绝峰见李天阴毫无反应,立即怒火三千做出威胁,一抹失落稍纵即逝,他们曾经经历无数凶险,每一次都患难与共,难道就因为自己无法破境,这小子有了抛弃之意?

同一时间,陆寒才踱步到殿门,正兴趣十足欣赏大战,从他们交手的细微处,也可一览此界面大体概况,修士对法体合一的运用,以及感悟大道的程度,甚至能参悟法则多少,纵然未达到窥一斑而知全貌,至少不是完全空白。

“前辈,救命啊!”

“陆前辈,我们错了,求您降下恩典,把这次危难化解吧!”

“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斑斓殿度过危机,我等愿意应允任何条件,您如神如仙般的存在,大人大量事后再算账。”

足足上百人,几乎囊括斑斓殿修为最高的所有修士,至少都有金丹中后期,呼啦啦蜂拥而来,有一起匍匐跪倒,哀嚎着用力磕头求救。

“天荡山?呵呵哒!嘿嘿!!”

陆寒微眯双眼,忍不住轻笑出声,但眼眸中寒芒快速锋利,似有无形之刃射出,跪拜的所有人,蓦然间全身酥酥麻麻,心底发寒亡魂皆冒,好像神魂和元婴金丹,都被万把利刃顶住,生死大权落入他手。

这是啥意思?

众人惊吓中,叩首更加频繁,额头红岑岑即将见血,内心七上八下恐惧深深,这位陆前辈……不会趁机与那俩恶畜里外夹击,共享斑斓殿残余资源和数百小命吧?

嘶——!

“尔等,该不该死?!”

“啊啊——?该死,我们该死!”

“罪无可恕,求前辈先出手御敌,解除危机后任凭处置。”

“宁被前辈击杀,也不想遭到天荡山余孽屠戮,请您务必为我等留个最后的体面。”


在搜索引擎输入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无线电子书 或者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