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大道问鼎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予怨必还

更新时间:2020-01-14  作者:杜醒
影影绰绰。影影绰绰。

偶有带着余温的鲜血溅进眼角,昏浊视线,又很快冰雪般地化去了。

仲子文,天林宗的人,一日傍晚时曾推他走过一段廊道。

傅虞,上清宫的人,前次伤势复发时帮他找了墨婵过来。

褚一行,天阙李氏的外门弟子,向他请教时道谢真心。

丁召水,玉峰宗的人,三日前帮他推开过一扇门。

邵方,伏剑山,与人争论时曾为他说过一句话,他路过时听见了。

这样的人在这里不多,陆启明的记性也还好,所以一个个都未有忘记,哪怕只有一面之缘。只是人命太轻贱了,普通人生老病死,修行者枯坐经年,终也没什么不同,更没什么不好。死生轮回,无尽无穷,毋须争辩短长。

剑刃钝了,陆启明就将这一把插入土地,反手握住之前用来支撑身体的另一把。

又一名灰衣男子缓步靠近。

陆启明回头看去,依旧是他认得的。

祁海粟,虽与江守同为无极剑宗的人,但也曾暗自询问过他是否需要帮助。修为也比之前那些人更高一层。在这些傀儡身上,承渊的气息已经越来越重了。如果说最初白芷出现时承渊只附着了一丝意识在她身上,那么到现在,承渊已经将过半的神魂之力注入了这个躯壳。

“看着碍眼,”承渊笑道,“你这使的算什么剑?”

陆启明道:“能杀你就够了。”

承渊随手挑开他的剑,讥讽一笑,“你杀的,真的就是我吗?”

陆启明手腕一转,狠狠用力划下。

承渊侧身闪避时身体微一迟滞,肩头又多了一道血痕。

“若不是这些与你结过善因的人修为一个比一个差,你早就该死了。”承渊撇了撇嘴,摇头道:“这具也是,根本施展不开。”

承渊猛一挥手拂散陆启明引动的规则之力,一剑斩向少年腕骨,又被他再次凝聚力量隔开。

残余的剑气在陆启明手腕勾出一道笔直的血线,极细极浅,却令他忍不住松开了手。

“累了吧?我看着都累。”承渊看着那柄长剑坠地,叹气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你再这样撑着也没甚意思。”

陆启明索性揽衣靠坐在地上,抬头看过去,神情平淡。

“能杀你一次算一次。”

坠落在地的长剑在他的注视中无声穿透空间,一剑封喉。

陆启明抬手再次握住剑柄,将长剑立于身前。神魂之力沿着剑身注入土地,一寸寸筑起金色屏障。此刻屏障所至之处,即为他所掌控的绝对领域。

他等着。

“那这一次呢?”承渊笑着问,“你也一样要杀?”

陆启明没有抬眼。

“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他低笑出声,冷淡道,“在这里武宗的所有人之中,你放过谁都不会放过他。”

面前是一个眉目清隽的年轻男子。他身上太干净了,一袭白衣衣不染尘,以至于与周围场景格格不入。

楚鹤意。

“陆启明,你要想清楚,不是我放不放过谁……”承渊眯眼感受着楚鹤意体内充沛的真力,颇觉满意地挽了一个剑花,自高而下看着陆启明,笑道:“而是你——愿不愿意放过他。”

“这话说早了。”陆启明淡淡道:“说不定你再多用点力气,这一次就能借他之手把我给杀了呢?”

承渊冷笑道:“很有道理。”

然后一剑而去。

——这是以神明的剑道驾驭了楚鹤意全部修为的一剑,剑势燃起的那一瞬便夺去了这片天地之间的全部光辉。

陆启明虽然看不太懂,但在被承渊剑意锁定的那一刻,他已知道自己拦不住。

所以他也没有拦。

空中骤然激起鸣音。

一刹那由极快转为极慢——

承渊的剑凝止于陆启明身前,剑尖隐约可见无尽时空纠缠其上——实则这柄剑从未有一刻停顿过,但哪怕再前行千万里,却依旧走不完这三尺之距。

剧烈的剑气呼啸着在承渊掌下掀起狂风,而陆启明静坐原处,身周风平浪静,连衣角都从未被动摇丝毫。

“你比从前熟练太多了。”承渊俯视着少年苍白的面容,道:“但你还是输了。”

他动用的力量层次越高明,就越意味着他别无其他选择。

“这句话,”陆启明冷漠道:“等到你亲手杀死我的那一刻再说吧。”

承渊笑了一声,道:“那就如你所愿。”

楚鹤意漆黑的瞳孔迅速被非人的金色所覆盖——承渊已近乎将自己全部的神魂力量注入了这具躯壳。

时间仿佛无限地放慢。

陆启明静静注视着两股力量胶着抵磨,神色透出疲惫。

剑尖开始一寸一寸地向前逼近;直到某一刻,承渊眼底无声透出冰冷笑意。

——一缕剑风倏然吹起少年额发。

“你的领域破了。”承渊笑道。

陆启明没有回答。

他骤然扬手,一剑刺穿承渊丹田。

承渊看着他,任由楚鹤意的身体失力倒地,唇角却勾起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用楚鹤意出了这一剑就已经够了。”承渊道,“下一个,你还能怎么办?”

“放心,”陆启明抬手抿去唇角血迹,道:“你会知道的。”

他久久注视着楚鹤意陷入熟睡一般的面容,然后平静闭目养神。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李素道:“这样下去根本无法收场。”

他们听不到陆启明与承渊的对话,但他们至少看懂了,哪怕陆启明伤势再重,也不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有资格阻拦的。

李素叹了口气,道:“季牧。”

季牧厌恶至极地后退一步,冷冷道:“你休想再影响我。”

“你到底想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了没有?!”李素压低声音怒斥道:“等你我回去,谁都无法向宗里交待!”

“那也只能怪你自作聪明。”季牧冷笑道:“你招惹他在先,难道还要怪他没有束手就擒吗?”

李素无法理喻地看着季牧,终是强压住火,“我知道你血契了他就不舍得放弃。但以他现在的伤势,再耽搁下去他自己就会死!这难道也是你想见到的?”

季牧想着此前情景,一时安静下来。

李素知他犹疑,立刻补充道:“你现在用血契命令他停手,我也可以约束我们的人不再向他动手。”

季牧紧抿着唇没有开口,一时难以确认这究竟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受到李素言灵诱导。

李素道:“我发誓以后也不伤他性命!”

“……只让乔吉去。”季牧沉默片刻,道:“你叫其他人全部退后。”

李素道:“好!”

“你去,”季牧侧头与乔吉低声交代道:“把他好好带回来,小心些,别让其他任何人靠近。”

乔吉朝他微一躬身,应是。

“……要不然这次就先算了吧,”季牧抬头看向陆启明,斟酌着道:“你先别反抗,我只是想让乔吉带你去找墨婵。”

“你选了乔吉?”陆启明抬眼看向季牧,微笑道:“很好。”

“陆启明,”季牧加重语气道,“我是为了你好。”

“我是说你选的好。”陆启明背靠着剑坐在原处,意味不明地一笑,“他整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杀了我,今天终于不用再想了。”

季牧嘴唇紧抿,喊住乔吉道:“你也别做多余的事。”

乔吉脚步微微一顿,再次垂首道:“是。”然后继续向少年走近。

陆启明动了动手腕,长剑缓缓指向乔吉。

乔吉回头道:“公子?”

“陆启明!”季牧声音冷下来,“把剑放下!”

陆启明动作一顿,眼底闪过隐忍之色,手中长剑却以更快的速度抹向乔吉咽喉。

“住手!”季牧厉声开口,暗暗咬牙,终还是将血契的约束提到了最强。

——乔吉等的就是这一刻。

在陆启明剑尖微微不稳的同一瞬间,乔吉身形骤然暴起,一把折过少年手腕逼他松开了手,随即紧紧扣住他的咽喉。

季牧怔了怔,道:“乔吉,够了。”

乔吉牢牢压制住少年的一切动作,然后抬头。他的目光穿过重重人影,看向人群之后的季牧。

看到那个眼神的一刹那,季牧心底蓦然生出极度不好的预感。

“不行。”季牧一字字道:“我说不行——无论你想要做什么。”

乔吉没有回答。他指节微微一错,勾出了几道透明中泛着诡异银光的丝线。

季牧瞳孔骤缩。

乔吉一语不发地将银线按进少年脉门上的伤口;在线头接触血肉的一瞬间,所有丝线犹如活物一般尽数没入少年身体。

——直到这一刻,李素才想起这究竟是什么手段。

李素暗道糟糕,先对身边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靠近季牧。

季牧脑海中已全然是一片空白,连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按住肩膀都不知道。“你,你……你,”他喃喃道。“放开他,你听到没有……”

“乔吉!!!!!”季牧疯狂地咆哮出声:“你给我放开他!!

“我用牵机锁,就是因为陆启明必须死。”乔吉平静说道:“公子,是你魔怔了。”

季牧欲要吃人般地死死盯住乔吉,恨极道:“你凭什么敢这样对他?你怎么敢?!你知不知道就连我,就连我……”

“我自然知道。”乔吉道,“但公子只是受他一时蛊惑,待他死后,公子定然就能想明白。”

“好,好,所有人都是傻子,就你最清醒?”季牧咬牙切齿地恨笑出声,挣扎着抬头四顾,“墨婵!墨婵你他妈到底死哪儿了?”

“公子,放弃吧。已经晚了。”乔吉手指牵动,少年的身体随之被悬吊而起,仿佛一具没有意识的木偶,只余鲜血顺着牵机锁不断滴溅在乔吉身上。

季牧浑身僵硬地看着这一幕,剧烈喘气。

乔吉看着季牧,道:“我之所以留他一口气,便是为了能让公子亲手处死他,否则这必将成为公子今后修行之心魔大患。”

季牧脸色连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尽了,只觉就算把眼前之人千刀万剐也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戾气。

“——我杀了你!!”

李素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幕,在季牧挣脱束缚的一瞬间,骤然出手一把扯住他手臂,用力把人按在地上。

“你给我滚开!!”

季牧恨得简直要疯了,却根本挣脱不得。他脑海骤然划过一个念头,拼命仰起头望着少年,一字字喊道:“陆启明,我命令你杀了乔吉!你听到了没有——立刻!”

然而那人却始终低垂着头没有回应,只有眉心那一道刻痕缓缓渗出血液。

“连我设下的一道血契都无法冲破……”

承渊冷笑着一把扣住他后脑,逼迫少年仰起脸,道:“陆启明,你凭什么敢说杀我。”

陆启明透过浸着冷汗的视线望向对面的这双眼——那对瞳孔透着宛如实质的金色,是汇聚了承渊全部神魂力量的颜色。

“不过,倒还要谢谢你。”承渊缓缓捏紧少年的颈骨,“若不是你提醒了我,我也不会有机会像这样亲手杀你。

陆启明嘴唇微微动了动。

承渊俯身凑近了些,不无耐心地问道:“你还想说什么?”

“我就知道……”

承渊怔住。

——他竟然发现陆启明在笑!

“我就知道。”

陆启明勾起唇角,重复道:“只有在这一刻,你绝不可能忍得住。”

承渊心中猛然激起尖鸣的危机感。

陆启明手腕一转,无声攀住承渊臂骨。

血液染透牵机锁的每一根丝线,直直向尽头蜿蜒而去。眉眼素净的少女自虚无中走出,张开双臂轻柔地环住他的身体,洁白冰凉的手指蒙住少年的眼睛。

“血骨为饵,以身饲之。”

司危带着恬静至极的微笑,用最温柔的声音附在陆启明耳边低语:“予求必应,予怨必还。”

陆启明睁开双眼,眼底映照出漫天席卷而来的猩红血气。

血骨为饵,以身饲之。

少年自虚空中缓步走下,丝线一根根挑破皮肤,每一滴血都化为怨咒,在神魂力量的引导下束缚向承渊周身。

予求必应。

陆启明一步步向承渊走去。

予怨必还。

冰冷晚风吹拂起他的发梢,满头青丝刹那尽白。

陆启明弯腰拾起长剑,一剑捅进承渊眼眶。

承渊身体剧烈颤抖着,张了张口,开始长声嘶鸣。

陆启明身体晃了晃,失力跪倒,又用双手握住长剑撑起身体。

哀鸣声戛然而止。

“啊,抱歉。”陆启明垂下目光,看到长剑穿透承渊头颅钉死在地上,微一笑道:“是我没控制好力道。”

承渊被困在这具躯体里,感知贯通,只觉得是自己的脑浆在被人用剑刃不断搅动。他的身体开始抽搐,双眼在濒死的痛苦中睁到极限。

“陆……陆,启……明,”承渊的神魂随着这具身体的死亡开始抽离,扭曲的面孔透出极致的怨毒,待他脱离一这具傀儡,“我必!百倍……以——”

陆启明笑出了声。

他低头缓缓抽出长剑,一点点用乔吉的衣服抹净剑身。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

陆启明厌恶地看着自己垂落在血泊中的雪白发丝,冷淡道:“我耐心等了你这么久,你却只死一次,岂不浪费。”

他随手扯过一具尸首,开始抽取血肉中残余的生命力,然后粗暴地强行灌入乔吉濒死的身体。

承渊含恨感受到自己的意识重新被拉扯回到乔吉的躯壳。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

“你把我困在这个凡人肉身中又有什么意义?”承渊冷笑道,“你这种手段根本伤不了我神魂,这一切只不过是暂时的。你就算再杀我一百遍,也全是白费力气。”

陆启明认真地看着他,道:“那就杀你一百遍。”

承渊僵住,从心底缓缓渗出一层寒意。

陆启明往身后扫了一眼,从泥泞中找出了那团血污沾染的丝线。

“这东西有点意思,”陆启明低头把剩余的牵机锁从身体里扯出来,“怎么用来着?”

“……等等,陆启——”

承渊的声音陡然停住,脸上迅速蒙上一层死白,豆大的冷汗夹杂着血丝顷刻间就湿透了鬓角。

陆启明冷眼看着他极力沉默忍耐,随意收紧手指,承渊顿时惨叫出声。

“至于吗,”陆启明一根一根试着牵机锁,淡淡道:“要让别人听见,还以为我做了多过分的事。”

承渊不断挣扎翻滚,直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陆启明轻笑一声,道:“别装了。”

承渊眼中冷厉一显,立刻就要暴起反击,却被陆启明同时一剑刺透背脊,猛地喷出一大口血来。

“我可不会像你一样的不小心。”陆启明在他身边坐下,掌心从背后按在他丹田处,开始抽取乔吉体内积蓄的真力,“不过你也提醒我了,这修为还是先废了的好。”

“你等着,”承渊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嘶声道:“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

“彼此彼此。”

陆启明一剑插透他的喉咙,淡淡道:“都已经到了这种境地,还说什么。”

承渊说不出话,神情扭曲怨毒至极,心中却不由生出强烈的悔意。

陆启明面无表情地等着他的气息逐渐微弱,随手捡来另一具尸体,重复之前做法。

伤口的恢复又是另一种折磨。当这具身体再一次被陆启明救活的时候,承渊浑身痉挛地瘫倒在地上,竟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力气动弹。

“你做神做的太久,早忘了凡人的身体是何等脆弱。他们很轻易就能疼痛到难以忍受,随随便便就死了。”

陆启明平静地看着他拼命挣扎,道:“我真的很高兴,你终于愿意以这种方式过来见我。”

承渊仰面躺在地上,几乎无法凝神思考。但他还是慢慢反应过来了:“……你是故意的?”

从青衣开始。

青衣就是一个饵。

陆启明从来没想过他附身青衣的事能够一直瞒过承渊,他甚至根本不期待石人帮着他欺骗承渊,因为陆启明的目的本来就是让承渊发现,然后提醒他——

他也可以像这样借助其他人的身体接触到陆启明,然后亲手杀人。

从承渊用一缕神魂俯身在白芷身上,挥出那见了血的第一剑时,便注定是这个结果。

当承渊发现只要他分出越多的神魂力量,就能伤陆启明越重,他就绝不会忍住这个诱惑,只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将全部的意识都借助乔吉的身体降临,然后全身心地享受最后杀死陆启明的那一击。

承渊不可思议地喃喃道:“疯子……你怎么能保证我一定就会?!”

“那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不过,”陆启明神色平淡,道:“你越是想毫无损伤的杀我,就越要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承渊说不出话。

“其实这只是我预想中最不是办法的办法,若非迫不得已,我也真的不想用。”

他想起太乙,眼底阴云弥漫,然后又笑起来。

“可谁让——”

陆启明将剑尖垂下拨弄,逐一挑断承渊的手脚筋脉,敲碎他的每一块骨骼,“咱们两个的运气都这样不好呢。”

“我就让你得意这一刻,”承渊在血污中挣扎着着仰起头,恨极道:“待我脱身,我必将——”

陆启明剜开他的心脏,然后继续向这具身体中灌入生命力。

承渊的眼睛再次睁开时,目光已微显涣散。

“醒醒,”陆启明俯下身子,耐心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回神了。”

承渊睁着眼,瞳孔中一点点聚起恐惧。

“这就怕了?”

陆启明挑了挑眉,笑道:“说好的一百遍,现在才刚过三遍而已,你可别让我失望。”

“……没用的,陆启明,你杀不了我!”承渊艰难地喘着气,一字字道:“我告诉你,你一丝一毫也伤不了我神魂,我绝对不会死!”

陆启明忍不住稍微停下来,匪夷所思地看向他的脸。

到了现在你居然还会觉得,”陆启明问他:“不会死,竟是好事吗?”

承渊试图往后退。

“……其实道理倒也没错。”

不等承渊回答,陆启明已自顾自地笑起来。

“确实是好事——怎么会不是好事?”

他慢慢剖开承渊的胸腹,平静道:“我真是太欣慰了。”

承渊艰难地双手拦住剑刃,浑身颤抖,“……你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

陆启明用力把剑往下一压,淡淡道:“我理所应当想做什么都可以。”

承渊只觉自己双手一片木然,低头看去却发现手指早已齐根而断。他就那样茫然地看了许久,然后开始崩溃地弓身尖叫。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陆启明在他身边席地而坐,把剑随意放在一旁,揉了揉手腕,聊家常似的道:“石人呢?”

承渊没有听见。

“还要多谢你替我解决了他。”

陆启明微微一笑,道:“我承认这次确实做得过分了点——但即便这样他也不出手拦我,可见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承渊声音戛然而止,喉骨顿时传出几欲折断的摩擦声。

陆启明好笑地问他:“你杀了他?”

承渊怨毒至极地看着他。

“看来虽然还没有,但也差不多了。”陆启明愉悦至极地笑出了声,在他耳边慢慢说道:“那倒也不枉我故意露出破绽引你怀疑他。”

承渊眼神几欲噬人,张了张口,猛地呕出一大口血。

“陆启明,你才是!”承渊喘了口气,双眼几乎滴出血来,“你才是最大的欺世盗名之辈——是你利用石人,利用了他们所有人!!你才是——”

“这算什么。”

陆启明平静抬手抿去承渊嘴角血迹,然后扣紧他的咽喉,微微一笑,“他们自己不是也说过了?为我去死,他们心甘情愿。”

承渊窒息地发起抖来。

陆启明手指扭转,错开了承渊的喉骨,忖了片刻道:“好像才第四遍。”

他往后伸了伸手,捞了个空,便转身向后去找。抬起眼,陆启明怔了怔。

“都还在啊?”

他含笑环顾四周,道:“刚刚这么安静,我还以为人都早走了。”

周围静得落针可闻,没有哪怕一个人敢动一下。

“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陆启明拄着剑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又拖了一具尸体走回承渊身边,随口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若无冤仇,我才懒得杀你。”

死寂中忽然有人身子晃了一下。

“哦?”

陆启明随之将视线投了过去,微笑问:“你有话要说?”

那人腿一软跪倒在地,浑身汗出如浆。

陆启明淡淡收回目光。

又一次。

又一次。

承渊恨得几乎要疯了。每次他都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能以彻底的死亡从这幅躯壳中脱困,却又一次次在濒临极限时重新被陆启明救活,继续重复无休止的折磨。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承渊透过模糊的视线看着陆启明再次站起,猛一咬牙,自己用仅剩的力气震断心脉——这一次陆启明绝对来不及再去抽取他人生机为他续命。

陆启明看着承渊决然的眼神,笑了。

“你这种程度算什么决心,”他拉住承渊的手腕,手指轻轻搭上他的脉门,道:“想得美。”

承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不惜用自己的生机为他续命。

“……你真的疯了,”承渊喃喃道,“你自己也会死——马上就会死!”

“我这副身体本就是拖累,”陆启明俯身跪坐下来,一笑道:“若能为此刻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也算值得。”

承渊用手臂撑着身体拼命往后爬,又被轻而易举地一剑钉在地上。

“我…真的…好悔,”承渊狠狠咽下一口腥血,“那天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问的。”

陆启明拔出剑,把承渊的身体翻转过来,不解道:“你为什么不早早杀了我?为什么就非要留着我一口气?你就真的这么喜欢看戏?不看戏就会死?”

承渊呸出一口血,怨恨地盯着着他,“你真的太能装了。”

陆启明沉默片刻,笑笑。

“可我不是装的。”

他说。

“我是真的没有力气,无法反抗,没有一丁点的办法。甚至在我刚进来古战场的时候,我的修为就算在这些凡人里都不算什么。”陆启明将剑锋停在承渊咽喉,低低说道:“那个时候,无论是你,石人,太乙,你们之中任何一个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就能够让我万劫不复……甚至连现在也依旧如此。”

承渊被他一剑割断喉管,目光渐渐涣散。

“那天如果你愿意像这样干脆地一剑杀了我……”

陆启明疲惫地注视着他,无声道:“我是会感激你的。”

“……毫无意义,”承渊再次在痛苦与恐惧中醒来,歇斯底里地尖叫道:“你做的这一切!!全部!!根本毫无意义!!”

陆启明随手推开又一具被抽干生机的尸体,平静地将剑尖抬起。

“住手!住手!!!”

承渊发疯般地咆哮出声:“陆启明,陆启明!你先停下来想好——你到底想要什么?”

陆启明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地低头挑拣着这具身体,“还是没有经验……得省着点用。”

承渊徒劳地连连后退,却只能在剑尖搅动中再次惨叫出声。

“陆……你,你先,先停!!”承渊拼命抽着气,艰难抓住长剑,“你好好想想,你的咒消耗的是你自己的神魂性命,这样下去你自己怎么办?你现在是一时痛快,以后怎么办?你到底想过没有?!”

陆启明道:“到时候再说。”

“不行!!你不能这样!!”承渊语无伦次道:“你不是为了杀我吗?那你就不能用这种方法!!”

“为什么不能?”陆启明继续将剑往深处捅下去,淡漠道:“我自己的命想怎么用,自然随我乐意。”

“你——”承渊简直要疯了,“你到底想我怎样,你倒是说啊!!”

“我当然是想你去死。”

陆启明平静的看着承渊,“但也想你继续活着。”

他折过承渊的胳膊,继续往这具身体里灌入生机。

承渊崩溃地大喊一声。

“陆启明,陆启明,”承渊挣扎着抓住他的手,“我不杀你了!我可以发誓不杀你,好不好,只要你停下——停、停下啊!!!”

“我现在也没有杀你,”陆启明淡淡看着他,道:“但想必你活的也不太好受。”

承渊怨毒至极地盯着他很久,压抑着喘了一大口气,“……我也可以答应你不报复,再不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我可以发誓……”

“不行。”陆启明继续手里的动作,道,“我不信。”

承渊痛苦地蜷缩起身体,挣扎着重复道:“我真的……我用命魂誓言!”

“你可是承渊,”陆启明淡淡道,“我怎知你有没有法子摆脱誓言约束。”

承渊痛恨到无以复加:“我没有!!!!!”

“不行,”陆启明说道,然后用力,“我还是不信。”

承渊喉管不断涌出大口鲜血。

陆启明抬头四顾,咦了一声,自语道:“已经用光了吗。”

承渊气息快速衰弱下去,眼底却终于涌出一丝希望。

陆启明看着他的神情,微微一笑。

“早说了,你想的美。”

他暂时用自己维持住承渊这具身体的生机,然后抬眼向前方望去。

人群个个如泥塑,在他的目光中一动不动地僵立在原地。

某一瞬间——

李素骤然一掌将季牧往前推去,然后猛地转身,用尽力气向后拼命奔逃。

陆启明笑了笑,将视线从李素身上收回,看向重重摔倒在自己面前的季牧。

季牧狼狈地撑起身子,雪白的脸颊蹭上了一层沾着血水的尘土。

“来。”

陆启明向他伸出了手,唤季牧道:“过来到我这里。”

季牧仰起脸望着他,目光掠过少年肩头白发,又默默垂下。他低头把自己的纳戒取下来放在陆启明身边,然后把手递给了他。

陆启明抬手扣住季牧的脉门,道:“你不怕我?”

季牧微微发着颤,感觉自己身体全部的热度都在随之而去,但他却一下也没有挣扎。

“我一直知道,”季牧道:“你总有一天要杀我的。”

陆启明淡淡道:“你不后悔?”

“不。”季牧低声说道:“永远都不后悔。”

陆启明笑起来。

季牧怔住,呆呆地抬头看向少年,几乎以为是自己感觉错了。

陆启明一点点替他化去体内药力,取出一条干净丝绢,神情冷漠地帮他拭净脸颊灰尘。

“去吧。”

陆启明抬眼望向远处,淡淡道,“去把李素给我带过来。”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道问鼎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大道问鼎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大道问鼎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