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大帝姬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间

更新时间:2018-05-07  作者:希行
冬晨静谧,室内温暖如春,虽然相对而坐的男女隔的有些远,但气氛还算融洽,只是这口口声声离不开死活太煞风景。

“你我之间其实没什么生死大仇啊。”

“也就是当初我给你下过药让你拉肚子,君子试比赛赢了你,脱了你的衣服把你挂城墙....”

“听起来好像是很惨...哈哈哈哈”

秦梅冷冷看着拍桌子笑的前仰后合的女孩子。

薛青收了笑,整容道:“这不过是你我比斗有输赢而已,并不真的就非要你死我活,而且我不想死,更不想无缘无故的没有任何意义的杀你。”

“我们两个身世经历差不多,都挺惨的,但我们的人生并不是就只剩下求生和求死了,人间还有很多的乐趣。”

“饮酒看歌舞荒淫享乐的乐趣吗?”秦梅嗤声,道:“少自以为是,我可没觉得惨,我活的很有趣。”

冷冷打量薛青一眼。

“比如看你这种小人装模作样。”

薛青哦了声,道:“所以原来我是你活着唯一的乐趣,你才缠着我不放?你这也太惨了吧。”

不是被缠着的人惨,而是缠着人的人惨?

薛青神情诚恳的看着他。

“秦少爷,这个世界很大,还有很多有趣的事,还有很多有趣的人,你就出去看看吧。”

秦梅冷笑:“我能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不是为了别人让我怎么样。”

薛青无奈垂头,斟茶,推过来道:“好,你厉害,我说不过你,那请你喝茶。”

秦梅道:“这种把戏一次就够了。”话音落脸色一变,“小人!”人猛地起身,这边薛青已经哈哈笑了。

“茶里下药是你干过的,茶香有药是我干过的,这种把戏当然一次就够了,我怎么会那么没本事用第二次。”

“药当然是洒在了地上,你一进门就在其中了。”

随着笑她的人也跳了起来,扑向秦梅。

“小公子,其实我看你也很有趣,不想走就留下吧。”

虽然药力发作,但秦梅还是晃身向一旁避开,只是因为身子僵硬慢了一步,被薛青抓住了肩头。

他们对于对方的实力都是再清楚不过,这一避,这一抓,都用了自己最大的力量....

刺啦一声。

蹑手蹑脚走到殿门正踮脚贴近窗格向内张望的肖彩子只觉得眼前白花花一片。

一个男人的后背赤裸展露闯入视线里。

肩背腰精悍匀称,白如玉但又结实如石,炫目。

肖彩子蹭的冒出一身汗,眼都没敢眨一下人贴着门滑落离开了窗格,有女孩子的大笑从他头顶越过:“你跑啊你跑啊,看你怎么跑。”

“彩公公...”

有内侍跟上来张口要喊。

肖彩子已经连滚带爬的离开门边拦住他们。

“走走走。”他连连道摆手。

直到殿前台阶下的甬路上,肖彩子才拍着胸口站直了身子,用袖子擦额头的汗。

“怪不得怪不得不看歌舞了。”他口中喃喃道。

身边的跟着退来的内侍们小心翼翼:“彩公公出什么事了?”

殿内似乎有陛下说话的声音啊,怎么不进去伺候反而退开了?

肖彩子深吸一口气,看着他们:“没事,你们下去吧,没有传唤不许任何人靠近勤政殿。”自己站定脚步摆出要死守这里的姿态。

内侍们不敢多问应声是退了下去四散守住勤政殿。

蒙蒙青光中的勤政殿前只有肖彩子,他神情恍惚又思绪纷乱。

“这不是内侍们能有的身材,也不是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年人...”肖彩子喃喃,眼前不断的浮现那男人精壮的后背,虽然惊鸿一瞥没看清,但还是很好看....

他又忙摇头甩去这幻影。

“怪不得陛下不看歌舞了,看歌舞哪有这个有趣...”

他可是看过书的,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酒池肉林....

嗯,原来陛下喜欢的是这种,强壮,结实,峻拔,赤裸

“不过这个人是哪里的?没看清样子,不过看那肩,背,肌肉,应该练武之人....”

宫中能有练武的正常男人,就只有禁卫了。

禁卫?肖彩子的思绪一顿,看着青光中有一队人走近。

脚步在青石上踏出有节奏的响声,一个个英武俊逸披甲带械,这是禁卫啊。

肖彩子眯起了眼。

宫中禁卫跟真正的官兵还不一样,相比于能征善战悍勇杀敌,他们更注重形象英武,作为天子随侍,为的是足够威仪尤其是在接见使臣的时候。

嗯,并不是所有的禁卫都好看,嗯,那么要挑更好看的,要更赏心悦目的

“彩公公,早,你...”为首的禁卫走近停下,打招呼。

话没说完就见青光中的内侍对自己展颜一笑。

禁卫后背发麻,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这内侍怎么笑的让人心里发毛?

太安元年的春节到来了。

黄沙道爆竹声连连不断,街上到处都是跑闹的顽童,其中一个块头比所有孩子都大的少年更是跑的欢快。

嘴边挂着口水,很明显智力有问题,但孩子们没有嫌弃他,显然是已经玩的很熟悉了。

“虎儿啊。”

有唤声从街边传来,奔跑的胖少年停下脚。

街边一条巷子口站着一个妇人招手。

“虎子啊,快回来,你姐姐送年货了。”妇人柔声唤道。

听到姐姐二字,胖少年咧开嘴发出更大的笑声奔过来,蹬蹬穿过街上的人群,跑过一间铁匠铺子,一口气到了妇人面前。

妇人笑眯眯的抚了抚他的头,拉着他向内走去。

深深的巷子里小宅院门前停了一辆马车,另有街坊们在外说笑,看到这母子二人都热情的打招呼。

“崔家嫂子,你大女送年货了啊。”

“人回来了吗?”

妇人含笑一一答了是啊,没回来,拉着虎子进了门。

“崔家嫂子的女儿过年也不回来看看啊。”一个街坊道。

另一个街坊则浑不在意:“说是嫁的远,回不来。”

“哎呦这一个寡母一个傻弟的,还嫁那么远,怎么照看?”有街坊可怜道。

那街坊便嗤声:“你不用瞎操心。”看了眼停在门口的马车,眼中羡慕,“嫁的人家很富贵,你看看这满满一车的年货呢,还有什么比这个照看更厉害的。”

那倒也是,几人看着那华丽的马车猜测着先前从车上搬下的货物都是什么。

门外热闹,院门内也是热闹。

七八个下人整理院中堆积的各色礼盒,米面粮油肉菜布匹等等,一个年轻人跟着进进出出,事无巨细的盯着。

“子谦啊。”妇人喊道,“歇会儿吧别忙了。”

郭子谦笑着转过身道:“崔婶子,我不累。”

戈川微微一笑,身边的虎子已经冲郭子谦喊了声姐姐。

郭子谦抬手抚着自己的脸:“虽然我长的很好看,但真不是女孩子啊。”

戈川哈哈笑了,唤出一个小丫头:“去,给少爷读小姐的来信。”又拍了拍虎子的肩头,“你姐姐给你写信说话了,你去听她说什么。”

虎子咧开嘴高高兴兴的跟着小丫头进去了。

“婶子,你带他,辛苦吧。”郭子谦低声道。

戈川笑着摇头:“不辛苦啊,他很听话的,是真听话,跟他姐姐当初可不一样。”

当初那个女孩子表面上老老实实听话读书练武,然后私下却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的。

郭子谦嘿嘿笑了。

门外脚步声响,郭子谦几分警惕,眼一花有妇人闪进来。

“哟子谦来了。”妙妙将一背篓放下,院子里立刻散开鱼腥味,“你大伯呢?躲在家里享清闲呢?让你跑动跑西的。”

郭子谦嘿嘿笑:“没有没有,大伯在家忙呢,家里人多他盯着走不开,子安哥不在家,我也愿意跑东跑西。”神情几分激动,“我这就去京城了,妙妙姐你有什么要我带去的吗?”

妙妙哦了声,指了指背篓。

“鱼吧。”她道,“我的心意。”

郭子谦愕然,这怎么带....虽然是冬天,也会很臭的吧,他可不要带着一身臭气去见青子哥....

“好了,不要逗他了。”戈川笑道,“你还是留着,等笃大人来了吃吧。”

妙妙的眼睛顿时笑弯弯,扳着手指算:“到底什么时候来呢?不是已经到了京城了?面圣也该面完了,还不回来。”

戈川看向京城的方向:“还有很多事忙吧,没有那么快。”

当个臣子这么忙,当皇帝就更忙了吧。

不知道吃的可合口。

妙妙噗嗤笑了:“你啊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没别的事担心。”

戈川羞赧一笑:“别的我也不懂。”

郭子谦笑道:“婶子你放心,我去京城后好好吃一顿,看看那御膳的手艺怎么样,然后告诉你。”

戈川笑着道谢:“那婶子就等你消息了。”

妙妙摇头:“你们一个个真的....”一拍鱼篓,“好了,子谦先尝尝我的手艺吧。”

郭子谦应声是,小院里说笑热闹一片,与街上城中的热闹爆竹声声混杂相溶。

而京城亦是爆竹连天火树银花不夜天。

民众们放下一年的疲惫,暂不想接下来一年将要面临的辛苦,肆意的欢庆享乐。

但皇帝和大臣们则依旧忙碌,因为笃押解俘虏进京,西凉使节也随之到来,议和细节你来我往就是朝廷这个年节的内容。

不过那些自有重臣高官们费心,对于大多数官员来说,还是可以歇假享受年节的轻松。

酒楼茶肆人满为患,豪门权贵家宴日夜不停。

富贵有富贵的欢乐,穷门小户也有自己的喜悦,京城知知堂所在的街上,小童们奔跑嬉闹而过,过年期间知知堂停了学堂,大多数长安府的学子们都回家团聚。

此时在屋内团坐的人不多,裴焉子柳春阳张双桐在内,楚明辉回家去了,趁着过年把亲事说定然后再安心读书。

咯吱一声门响,裹着斗篷的张莲塘走进来,抖落一身的酒气。

他的脸上眼中清明并没有丝毫的醉意,很显然这是在宴席上沾染的。

看到他进来,柳春阳急忙起身道:“莲塘,你是不是也听说了?”

张莲塘嗯了声:“听说什么?”

“她,她的事啊。”柳春阳急道,那句话还是说不出口。

“陛下跟侍卫在宫廷嬉戏。”张双桐替他说道,“现在皇城的禁卫换了好些人,都是选的长的好看的。”

“别瞎说还不一定呢。”柳春阳忙回头呵斥他,“是谣传呢。”

张莲塘坐下来,笑道:“帝师王相爷已经为此训斥陛下了,看来不是谣传。”

“啊我听说了,陛下诚恳认错,然后写了一大篇自诫书给了王相爷批阅,引经据典,据说好些典相爷都不知道,于是在家翻找书卷,已经三日没有出门上朝也没有见客了。”有年轻人笑道。

屋子里响起笑声。

“真是要累死相爷了。”

“她这么忙文章竟然还进益了?竟然还有相爷不知道的典?哪里读来的?”

应该是那几架古书吧,她真的去读了啊,柳春阳欣慰,但旋即又不安,那那一架不该读的呢?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更有要紧的,他摇摇头甩去杂思。

那禁卫的事是真的?

其实也猜到不是谣传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柳春阳坐回椅子上,喃喃:“怎么会这样,我已经进言过了,她怎么还...”

张双桐竖耳听到,用脚踹他:“你进言什么了?她还有什么荒唐事?快说来听听。”

柳春阳恼怒踢开他:“她才没有。”

张双桐耸肩撇嘴:“她不做荒唐事才怪呢,谁能管得了她,以前没有人,现在更没有。”

张莲塘笑道:“不用担心,她是喜欢玩乐但有分寸的。”

柳春阳愁眉似乎没听到,这边一直看书的裴焉子忽的抬起头。

“她今年多大了?”他道。

张莲塘道:“过了年十八了。”

裴焉子哦了声,将手中的书合上站起身来:“我去见见她。”

张莲塘怔了怔,柳春阳抬头皱眉道:“你不要去进言,还是再问清楚一些....”

裴焉子打断他道:“我不是去劝诫的。”

“那你去做什么?”张双桐笑道,“不是陛下荒诞,还有什么事能让你觉得有趣?”

其他人也都看向裴焉子。

二十二岁的裴禽裴焉子也不再是当年少年模样,面容更加清朗,下巴丰润了几分,此时站起来蓝袍长身玉立,伸手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白斗篷,回头道:“我去跟她自荐当皇夫。”

室内鸦雀无声,除了视线,众人的神情也凝滞了,张莲塘握着茶杯,张双桐嘴里含着一块年糕,刘春阳瞪圆眼

听,错了吧?

“没有啊。”裴焉子道,将斗篷披在身上,白色寒裘衬着他的面容更加清亮,“我想当皇夫。”又微微点头,“我还从未当过皇夫。”

从未当过....柳春阳咚的跳起来声音打破了凝滞。

“你你,我们谁都没当过!”他道。

裴焉子道:“那你们也可以想啊。”

此言一出室内椅子咣当响,原来是几个年轻人慌乱晃动椅子跌倒。

“不,不,我们没想。”他们摆手道,“没做过的事多了,不是什么都想的。”

裴焉子一笑道:“我想了,我去做。”说罢转身。

在众人视线的注视下,他迈过了门槛,斗篷摇曳在冬日的廊下,渐渐的在众人的视线里远去,消失。

室内安静。

噗嗤一声张双桐笑出声,然后笑声越来越大,拍着椅子前仰后合。

张莲塘微微一笑,将握在手里的茶送到嘴边喝了口。

其他的年轻人们你看我我看你神情复杂,但也都带了笑意。

唯有柳春阳。

“他,他。”他指着门外,要跟出去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就不管他了?他怎么能这样?”

“男未婚女未嫁,业已经立,谈婚论嫁正合适了。”张双桐手枕在脑后,哈哈笑道,“怎么就不能这样了?谁都可以这样,春阳你也可以这样啊。”

柳春阳面色涨红:“不要胡说八道,不是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张莲塘含笑道:“是,但不想,是更不能怎么样的。”

柳春阳张张口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视线看着门外。

“下雪了。”他忽的说道。

室内年轻人们的视线便都看向院子里,天上有细细密密的雪粒子洒落。

太安元年正月,御街上脚步匆匆来往的官吏中,施然而行裹着白斗篷的裴焉子停下脚,看向前方。

冬雪飘落,青石路上明黄的瓦片上,天地间都铺上一层薄霜,闪闪发亮。

人间美极了。

(全文完)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帝姬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大帝姬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大帝姬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