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大帝姬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君

更新时间:2018-05-02  作者:希行
雪后风寒,一阵风过吹动斗篷,骑在马上的柳春阳打个喷嚏。

“柳大人,我们今晚是到前方驿站落脚,还是再向前赶到下一个城府?”随从问道。

柳春阳将斗篷裹紧,道;“前方是眉川府城,那边有我远亲,赶到城里去吧。”

随从们应声是,挥鞭催马待夜色浓浓才赶到一座府城前,城门已经关闭了,随从上前递交了文书,察看了身份是京城六部观政进士老爷出差,城门守官不敢怠慢,忙打开了城门,殷勤的要安排住处,柳春阳谢过表明城中有住处,那官员便不再强求目送一干人在夜色里驶入城中。

马蹄声敲打安静的夜色,停在街上最繁华地方一间宏丽的豪宅前。

随从们都知道这位柳谒柳小大人出身长安豪富之家,但乍一见连远亲都这么豪富还是很惊讶,被吵醒的门房带着倨傲和恼火,对夜色下出现的一众陌生人又很是戒备。

“我是何四老太爷的远亲,今日路过特来拜访。”柳春阳亲自上前道。

此言一出,倨傲的门房顿时变了面容,急忙又有些慌乱的将他们请了进去,宅院里更多的灯火亮起,有披着衣衫的白胖中年男人疾步而来。

夜深人静旅途劳累,柳春阳劝住了这位亲戚的叙旧,请他先安置大家歇息。

随从们被管家亲自送到干净的客房,传来清淡又丰富的宵夜,美貌的婢女们备齐了热水洗漱,豪富之家待客连随从都是前所未有的享受。

而此时正客柳春阳却并没有如此待遇,待这些随从们离开,那白胖的中年男人便恭敬的递上来一把钥匙,带着柳春阳走过雕梁画栋朱栏曲槛来到一间屋门前。

“大人您自便。”白胖男人恭敬的告退。

柳春阳点点头看着那男人离开,手中的灯笼照耀下一直平静的脸上才浮现好奇。

这里藏了什么宝贝呢?

钥匙嘎达一声打开了门,点亮了烛火,撤去了罩着的厚厚的布幔,出现在眼前的是几排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卷,原来是书房啊。

柳春阳迟疑一下上前查看,越看越惊讶,书架上很多书都是他只听过从未见过的古书孤本。

这还真是宝贝啊,对于读书人来说,能得到其中一本足可以传家,怪不得她要托付给他,别人还真不放心,丢了偷了弄坏了....

柳春阳一面想着怎么收装运送,一面巡看书架,直到到了最后一架,除了先前罩着的布幔,这里还单独罩着一层,看起来是宝贝中的宝贝。

柳春阳小心翼翼的掀开,这个书架上亦是高高低低大大小小不等的书册,他顺手抽出一本,封面有古朴心经大道四字,这个连书名都没听过了,柳春阳深吸一口气掀开一页,顿时眼瞪圆,一口气呛住,啪的一声合上书册,灯下白玉般的俊美面庞已然通红。

不知道是呛的还是....

“不堪入目。”柳春阳有些烫手的将书册放回去,神情踌躇一刻又抽出一本,小心翼翼的掀开一页,便再次扭头啪的合上....

“简直!”

“该不会这一架全都是...这种书吧?”

书架轻响,手从其中又抽出一本,谢天谢地打开并没有图画,但是内容....杏眼瞪圆凑近看了几行,便再次闭目合上。

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站在书架前灯光下,不得不默诵心经,真正的圣人心经。

这些东西,真要给她带回去?然后成为她的私藏?

这种事,为什么要交给他来办!那么多人呢!这个妖怪,从来都只欺负他,从蹴鞠下黑脚踹倒他,到诳他赌注认大哥,拖着他半夜杀人....现在还让他来给她置办这些东西。

坏事在他面前做尽,人前一本正经。

少年官员一脸恼怒,大不敬的问候在皇宫里安睡舒坦的皇帝。

皇帝的安睡也不能持续多久,天不亮就被叫醒了。

寒冬清晨的风呼呼,大朝殿内点亮了火把,冬天就是这样,早朝很多时候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大朝殿内文武百官肃立占据了中央,余下的空地则有寒风填满。

御史中丞闾阎已经安坐,侍立的内侍们甩响了净鞭,帘幕遮挡后乐工们吹拉敲打韶乐悠扬,前列独立的王烈阳手持笏板俯身高呼万岁领群臣叩拜。

在侍从官、手持各色礼器太监宫女们站定后,一身黄袍头戴幞头的女帝缓步而来入座。

“众卿免礼平身。”

清柔的女声在殿内响起,韶乐瞬时避之停下,众臣高呼谢恩站直身子。

张莲塘的位次比起先前要靠前些许,这是和曲白逼进宫城的功赏,站在这里抬起头能看清皇帝白玉的面庞以及寒星闪闪的双眼,合体的皇袍将她衬得俊秀挺拔,这个冬天看起来个子长了一些.....

朝会在王烈阳的主持下进行了,主要的议题还是西凉战事,张莲塘半听不听,这种事也轮不到他发言,偶尔看一眼龙椅,其上的女孩子端坐如松神情专注,不过,真的专注吗?

“陛下,今日如何?”

伴着这一声询问,殿内安静下来,安静并没有多久,龙椅上立刻传来说话声。

“今日天更冷了。”

呃?殿内再次安静一刻,张莲塘低头抿嘴藏起暗笑。

龙椅上薛青的视线已经看向说话的官员,下一句话也随之传来:“天更冷了,凡事要尽快决议,莫要拖延太久,以免民事兵事都不易。”

这样啊,先前说话的官员俯身:“西凉王国书已经递交三次,议和之事可否今日有定论,天寒地冻,战事越发艰难,昨日报来的伤亡以及流民的数目又增多了。”

薛青哦了声,身子微微前倾,道:“增多多少?”

王烈阳眉头皱了皱,道:“陛下,统册昨日午后已经呈报了。”

薛青神情略有不安,道:“昨日的奏章较多,有几件雪后灾情朕多看了些时候,余下的还没看。”

没看?这是装傻充糊涂?这件事的根本难道真是要靠伤亡具体的数目来定夺?更何况用这种这种看不过来的借口拖延又有什么好处,不过是留下个无能的形象,得不偿失。

王烈阳便顺口接话,道:“还请陛下尽快查看,战事已经半年了,国库损耗民伤累累已不堪重负。”

龙椅上的皇帝点点头,却又道:“相爷,这件事根本并非时间和损耗伤亡,而是西凉王的诚意。”

所以伤亡灾民多少她根本就没想看,跟他玩这个把戏!王烈阳俯身道:“陛下,西凉王递交的求和书新增三座关口。”

这足够诚意了,他王烈阳进言朝事难道不知道有理有据吗?

薛青道:“这样啊。”又好奇,“哪三座关口?”不待王烈阳回话,坐直身子,“请兵部并西北诸司会议,这关口的兵家经济关系厉害呈上决议。”

兵部便有人出列,但没有应声遵旨,而是趁机俯首道:“陛下,臣有本奏,收到西北急报,西凉军近日抢攻我两寨,没有丝毫的和意。”

王烈阳看了眼,说话的人是兵部主事方奇,心里冷哼一声,这些陈盛余党,如今越发的大胆。

陈盛最终定罪为受秦贼宋元蒙蔽错认帝姬,但也正是因为蒙蔽一词,让其余党众反而获益,不知者无罪,拨乱反正的功劳依旧,而陈盛死去,王烈阳欺压,让他们干脆自成一派,竭力在新皇帝面前表功,上蹿下跳张狂之极。

因为方奇这一句话,朝堂再次陷入新一轮的争执,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没有再发表意见,专注认真的听着众臣的辩论。

朝争从来不是立刻就能分结果的,此次朝会再次无果散去。

“陛下就是故意的。”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懂慢慢学来,一切由相爷做主,但每次却又推三阻四。”

“那方奇为什么上蹿下跳坚决反对议和?还不是陛下暗中指使。”

“自古以来兵者,凶器也。”

“我大周不是惧战,而是知战。”

“天子贪心,臣子贪功,兵甲不休,两败俱伤。”

朝会散了,但百官们的政务才开始,王烈阳的值房内官员们散坐议论乱乱。

王烈阳神情倒是平和,握着滚烫的茶杯暖手,道:“陛下不同意议和,其实也在意料之中。”笑了笑,“陛下可不是个仁善怯懦之辈,像那些妇孺,一听到兵亡民伤流离失所,就剜了肉一般心疼流泪,为了民生西凉一求和便立刻止战。”

看着众人。

“她可是敢在皇城门官军兵戈围困之中搏杀的,对自己狠,对他人更狠。”

在座的官员们遥想,神情复杂点头,这个皇帝跟先帝一样,文成武功俱全,且比先帝还厉害,小小年纪在追杀中度过,被杀也杀过人。

“她同意以及不同意议和,与我们来说都可以接受。”王烈阳又道,喝了口茶,暖意让皱纹舒展,“我原想她才登基为了面子民心,得仁善之名,应该会同意议和,如此,她得了面子,我们则可以收回西北军务。”

为了抗击西凉,笃趁机领兵得权,但时间尚短,并没有将整个西北牢抓手中,这时候议和,战事停了,笃就没有借口再固权,更换将帅人马立刻就能让他在西北的威势烟消云散。

在座的诸人点点头。

“但她比我想象的更贪心,她这个皇帝得来不易,所以更想要通过征战西凉来得功称霸树威名,或者一鼓作气将西凉彻底打垮。”王烈阳笑了笑道,“其实我们谁不知道,西凉小儿不可信,但要打垮西凉可不是容易的事,非狠心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能也,如此也好,她得了威名,我们得了民心。”

对于百姓来说可不会想那么远,大家要过的是眼下的安稳日子,有个好战的君王,兵甲不休,终日不安,可不是什么好事。

“年轻人,治国可不是读书,慢慢来吧。”王烈阳说道,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所以说,当皇帝不容易啊。

在座的官员们对视一眼都笑起来,笑意才起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有人推门进来,连通禀也忘了,可见事情的紧急。

“相爷,陛下召相爷,商议与西凉议和之事。”他道。

咿?室内顿时一凝。

王烈阳的脸上也浮现惊讶:“现在,同意了?”

来人点头:“传旨的太监马上就到,其他的官员们也都在传召了。”

这就奇怪了,明明一直拖着不同意,怎么突然同意了?决定不可能是突然做出的,既然想要议和却一直不说,那就是在等什么....

“西北有什么新消息?”王烈阳放下茶杯问道。

这边话音落又有人疾奔而来。

“相爷,刚西北急报大捷,西凉太子索盛玄被俘。”来人道。

竟然俘获了索盛玄,在座的官员们顿时也一片惊讶。

那西凉王为何如此急着议和,一多半的原因是为了拖延,好救出被困的索盛玄,没想到还是被笃抢先一步。

啪的一声响,伴着王烈阳的笑声。

“这是大喜事啊,当贺当贺。”他抚掌道,又看众人,“陛下原来也并非不议和,只是在等一件大功啊,能俘获索盛玄,再与西凉人议和,这是陛下文成武功煊赫,这么久的征战值得啊。”

所以还是为了一己威武之名,好战不休,在座的官员们纷纷齐声高和万岁,向外涌去。

当日,皇帝同意与西凉议和的消息便传开了,京城万民齐乐。

朝廷达成了议和一致,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不过那都是官员们忙碌的细节,皇帝这边轻松了很多。

但夜幕降临勤政殿里薛青依旧坐在龙案前,另有兵部主事方奇侍立,灯下面色忧沉。

“陛下,笃大人说,其实西凉王庭也并非不能拿下。”他道,“不一定非要议和。”说到这里又迟疑一下,“笃大人说,陛下不用为难,他可以抗旨不收兵,直取王庭。”

征战的民怨皇帝的为难他们如何不知,但西凉不除祸根不断啊,此时有一鼓作气的时机,为此他愿意背负好战好杀矫诏抗旨之名。

“就像当初秦潭公那样吗?”薛青笑道。

方奇默然。

“朕不是说笃大人会是另一个秦潭公。”薛青道,“朕的意思是,这样做得不偿失,还是代价太大了。”

轻叹一口气视线落在桌上散落的奏章上。

“伤亡的兵士,流离的百姓,数目多少,朕知道的比他们报上来的还要多,就算笃大人拿下了西凉王庭,战事也并非就能结束,西凉反而会绝地求生死战不休。”

方奇道:“陛下仁善。”

薛青笑了,道:“不,不,朕不是仁善,是因为朕在等别的人来做这件事。”

别的人?方奇不解。

薛青道:“这次议和,你们别的条件都不要管,只要一条必须给朕保证,索盛玄来大周为质。”

索盛玄为质?方奇惊讶:“他是西凉太子,西凉王可会同意?”

薛青道:“他不同意,就接着打,这就不是我们不议和了,征战就不是贪功而是无奈了。”

方奇点点头,确是好办法。

“西凉王会同意的。”薛青道,“他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虽然这个儿子最寄予厚望,但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西凉王会想清楚的。”

对于皇族权贵来说,子女再亲也并非不可弃,这种事现成的例子摆着呢。

“是的,西凉王妻妾成群,子女亦是成群。”方奇道,皇帝嘛总是不缺子女的。

不过这样是为了羞辱西凉王?

“索盛玄为质有年限,四年五年差不多了,不过具体的时间再看。”薛青道。

看什么?方奇看着她。

薛青微微一笑:“看西凉王新选出的儿子是否成才,如果成才了,就可以把索盛玄送回去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帝姬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大帝姬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大帝姬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