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赘婿

第九六一章 四海翻腾 云水怒(五)

更新时间:2019-10-15  作者:愤怒的香蕉
云中府,夕阳正吞没天际。

人声伴随着烈焰的肆虐,在刚刚入夜的天幕下显得混乱而凄厉,火焰中人影奔走哭喊,空气中弥漫着血肉被烧焦的气味。

酬南坊,云中府内汉人聚集的贫民区,大量的棚屋聚集于此。这一刻,一场大火正在肆虐蔓延,救火的水龙车从远处赶过来,但酬南坊的设置本就混乱,没有章法,火焰起来之后,些许的水龙,对于这场火灾已经无能为力。

总捕满都达鲁站在附近的街口看着这一切,听得远远近近都是人声,有人从烈火中冲了出来,浑身上下都已经焦黑一片,扑倒在街市外的污水中,最后凄厉的喊声渗人无比。酬南坊是部分得以赎身的南人聚居之所,附近街市边不少金人看着热闹,议论纷纷。

满都达鲁是过来与附近帮派谈事情的,这是个以奚人为主的帮派,眼见大火熊熊,帮众都出去救人救火、打探消息去了。他在路边看得一阵,副手与几名城中捕快已经过来,低声问道:“头,怎么回事?这事可大了……”

满都达鲁是城内总捕之一,管理的都是牵连甚广、波及甚大的事情,眼前这场熊熊大火不知道要烧死多少人——虽然都是南人——但毕竟影响恶劣,若然要管、要查,眼下就该动手。

“去帮帮忙,顺道问一问吧。”

满都达鲁这样说着,手下的几名捕快便朝周围散去了,副手却能够看出他脸上神色的不对,两人走到一旁,方才道:“头,这是……”

“火是从三个院子同时起来的,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堵了两头去路,眼下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你先留个神,将来或许要安排一下口供……”

副手扭头望向那片火焰:“这次烧死烧伤至少上百,这么大的事,咱们……”

“放心吧,过两天就无人过问了。”

“……”满都达鲁的话语中有着复杂的涵义,既不伤感,也无喜悦,副手脑子里转了片刻,想起今日听到的传闻,“头……南面来的那传闻……不会是真的吧……”

满都达鲁沉默半晌:“……看来是真的。”

“那怎么可能!”

副手叫了起来,旁边街道上有人望过来,副手将恶狠狠的眼神瞪回去,待到那人转了目光,方才急匆匆地与满都达鲁说道:“头,这等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粘罕大帅他……”

满都达鲁的手猛地拍在他的肩膀上:“是不是真的,过两天就知道了!”

“……这等事情上头岂能遮遮掩掩。”

“这不是……没有遮遮掩掩吗。”

满都达鲁的目光,望向那片火海,酬南坊前的木头牌坊也已经在火中燃烧倾倒,他道:“若是真的,接下来会怎样,你应该想得到。”

“若是真的……”副手吞下一口口水,牙齿在口中磨了磨,“那这些南人……一个也活不下来。”

火焰在肆虐,升腾上夜空的火花犹如无数飞舞的蝴蝶,满都达鲁想起之前看到的数道身影——那是城中的几名勋贵子弟,浑身酒气,看见大火燃烧之后,匆匆离去——他的心中对大火里的这些南人并非毫无悲悯,但考虑到最近的传闻以及这一状况后隐约透露出来的可能性,便再无将悲悯之心放在奴隶身上的余暇了。

回想到上个月才发生的围城,仍在西面持续的战争,他心中感叹,近来的大金,真是多灾多难……

熊熊的大火从入夜一直烧过了戌时,火势稍稍得到控制时,该烧的木制棚屋、房舍都已经烧尽了,大半条街化为烈焰中的余烬,光点飞上天空,夜色之中哭声与呻吟蔓延成片。

头发被烧去一络,满脸灰黑的汤敏杰在街头的道路边瘫坐了片刻,身边都是焦肉的味道。眼见道路那头有捕快过来,衙门的人逐渐变多,他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朝着远处离开了。

到附近医馆里拿了烫伤药,他去到匿身的菜馆里稍微包扎了一番,亥时一刻,卢明坊过来了,见了他的伤,道:“我听说……酬南坊大火,你……”

“我没事,有两个线人,被烧死了。”

“怎么回事,听说火很大,在城那头都看到了。”

“昨天说的事情……女真人那边,风声不对劲……”

“说不定真是在南边,彻底打败了女真人……”

“算算也是时候了……”

汤敏杰在椅子上坐下,卢明坊见他伤势没有大碍,方才也坐了下来,都在猜测着一些事情的可能性。

从四月上旬开始,云中府的情势便变得紧张,情报的流通极不顺畅。蒙古人击破雁门关后,南北的消息通路暂时性的被切断了,之后蒙古人围城、云中府戒严。这样的僵持一直持续到五月初,蒙古骑兵一番肆虐,朝西北面退去。云中府的宵禁到得这几日方才解除,卢明坊、汤敏杰等人都在不断地拼凑情报,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在昨日见过面的情况下,今天还来碰头。

“草原人那边的消息确定了。”各自想了片刻,卢明坊方才开口,“五月初三,高木崀两万七千人败于丰州(后世呼和浩特)东南,草原人的目的不在云中,在丰州。他们劫了丰州的军械库。眼下那边还在打,高木崀要疯了,听说时立爱也很着急。”

“……难怪了。”汤敏杰眨了眨眼睛。

金人在数年前与这群草原人便曾有过摩擦,当时领兵的是术列速,在作战的前期甚至还曾在草原骑兵的进攻中稍稍吃了些亏,但不久之后便找回了场子。草原人不敢轻易犯边,后来趁着西夏人在黑旗面前大败,这些人以奇兵取了银川,随后覆灭整个西夏。

金国第四次南征前,国力正处于最盛之时,粘罕挥师二十余万南下,西朝廷的兵力其实尚有守成余裕,此时用于防范西面的主力便是大将高木崀率领的丰州军队。这一次草原骑兵奇袭破雁门、围云中,各路部队都来解围,结果被一支一支地围点打援击败,至于四月底,丰州的高木崀终于按捺不住,挥军救援云中。

草原骑兵一支支地碰上去,输多胜少,但总能及时逃掉,面对这不断的引诱,五月初高木崀终于上了当,出兵太多以至于丰州城防空虚,被草原人窥准机会夺了城,他的大军匆忙赶回,途中又被蒙古人的主力击溃,此时仍在整理军队,试图将丰州这座重镇夺回来。

“……若情况真是如此,这些草原人对金国的觊觎甚深,破雁门、围云中、围点打援诱出高木崀、夺下丰州后转头击败他……这一套连消带打,没有几年处心积虑的绸缪下不来啊……”

听得卢明坊说完情报,汤敏杰蹙眉想了片刻,随后道:“这样的英雄豪杰,可以合作啊……”

“我也在想这件事。”卢明坊点头,随后道,“这件事我会修书向西南请示,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恐怕还是西南那边的消息,今晚酬南坊的火这么大,我看不太正常,另外,听说忠勇侯府,今日无故打死了三名汉人。”

“……汉奴?”

“……还能是什么,这北边也没有汉主子这个说法啊。”

“……那他得赔不少钱。”

汤敏杰低声呢喃,对于有些东西,他们有所猜测,但这一刻,甚至有些不敢猜测,而云中府的气氛更是令人心情复杂。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

汤敏杰道:“若真的西南大胜,这一两日消息也就能够确定了,这样的事情封不住的……到时候你得回去一趟了,与草原人结盟的想法,倒是不用写信回去。”

他顿了顿,又道:“……其实,我觉得可以先去问问谷神家的那位夫人,这样的消息若真的确定,云中府的局面,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若要南下,早一步走,或许比较安全。”

卢明坊笑了笑:“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两日就安排得好的。”

他们随后没有再聊这方面的事情。

几乎同样的时刻,陈文君正在时立爱的府上与老人见面。她面容憔悴,纵然经过了精心的打扮,也遮掩不住眉宇间流露出来的一丝疲惫,尽管如此,她仍旧将一份已然陈旧的单子拿出来,放在了时立爱的面前。

“今日过来,是因为实在等不下去了,这一批人,去年入冬,老大人便答应了会给我的,他们路上耽搁,开春才到,是没办法的事情,但二月等三月,三月等四月,如今五月里了,上了名单的人,不少都已经……没有了。老大人啊,您答应了的两百人,总得给我吧。”

她口中提及的,是去年入冬前后从南面押解过来的汉人俘虏的问题。为了彰显西路军南征路上的功绩,这五百人或是于襄樊等地抵抗军队的士兵,或是南面官员、败阵将领的家眷。北方冬日寒冷,道路难行,五百人的押解耗费了许多时日,今年开春才在云中正式交割,此后一番游行展示、又施以酷刑,其中两百人在三月底原本就该交给陈文君,但时立爱临时变卦,绝口不提交人之事,到得如今,陈文君终于忍不住,登门上来了。

时立爱将手伸出来,按在了这张名单上,他的目光低迷,似在思考,过得一阵,又像是因为年迈而睡去了一般。厅堂内的沉默,就这样持续了许久……8)


在搜索引擎输入 赘婿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赘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赘婿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