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赘婿

第九五五章 浪潮(中)

更新时间:2019-09-26  作者:愤怒的香蕉
五月初一,子时早就过了,福州的夜色也已变得安静,城北的宫殿里,气氛却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先是传讯的宫人进进出出,随后便有大员带着特殊的令牌匆匆而来,叩门而入。

若是在过往的汴梁、临安,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出现的,皇家威仪大于天,再大的消息,也可以到早朝时再议,而若是有特殊人物真要在子时入宫,通常也是让墙头放下吊篮拉上去。

但到了福州这几个月,许多的规矩、礼仪暂时性的被打破了。面对着一场混乱,励精图治的新皇帝时常彻夜不眠。尽管他安排在夜间的多是学习,但偶尔城中发生事情,他会在夜里出宫,又或者连夜将人召来问询、请教,不久之后竟也让人撤了吊篮,开一侧门使人入内。

五月初的这个凌晨,皇帝原本打算过了子时便睡下休息,但对一些事物的请教和学习超了时,随后从外头传来的加急信报递过来,铁天鹰知道,接下来又是不眠的一夜了。

他巡过宫城,叮嘱侍卫打起精神。这位过往的老捕头已年近六旬,半头白发,但目光锐利精气内藏,几个月内负责着新君身边的卫戍事宜,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

相对于过往天下几位宗师级的大高手来说,铁天鹰的身手顶多只能算是一流,他数十年厮杀,身体上的伤痛众多,对于身体的掌控、武道的修养,也远不如周侗、林宗吾等人那般臻于化境。但若论及搏杀的诀窍、江湖上绿林间门道的掌控以及朝堂、宫廷间用人的了解,他却算得上是朝堂上最懂绿林、绿林间又最懂朝堂的人之一了。

过去的十数年间,他先是陪着李频去杀宁毅,随后心灰意冷辞了官职,在那天下的大势间,老捕头也看不到一条出路。后来他与李频多番交往,到中原建起漕河帮,为李频传递消息,也已经存了搜罗天下志士尽一份力的心思,建朔朝逝去,天下大乱,但在那混乱的危局当中,铁天鹰也确实见证了君武这位新皇帝一路厮杀抗争的历程。

待到那逃亡的中后期,铁天鹰便已经在组织人手,负责君武的安全问题,到福州的几个月,他将宫廷护卫、绿林左道各方各面都安排得妥妥帖帖,若非如此,以君武这段时间事必躬亲抛头露面的程度,所遭遇到的绝不会只有几次雷声大雨点小的刺杀。

往日他身在朝堂,却时时感到灰心,但最近能够看到这位年轻帝王的种种行为,那种发自内心的奋发,对铁天鹰来说,反而给了他更多意志上的激励,到得眼下,即便是让他立刻为对方去死,他也真是不会皱半点眉头。也是因此,到得福州,他对手下的人精挑细选、严肃纪律,他自身不敛财、不徇私,人情练达却又能拒绝人情,过往在六扇门中能见到的种种陋习,在他身边基本都被一扫而空。

于是如今的这座城里,外有岳飞、韩世忠率领的军队,内有铁天鹰掌控的内廷近卫,情报有长公主府与密侦司,宣传有李频……小范围内委实是如铁桶一般的掌控,而这样的掌控,还在一日一日的加强。

初升的朝阳总是最能给人以希望。

将不大的宫城巡视一圈,侧门处已经陆续有人过来,闻人不二最早到,最后是成舟海,再接着是李频……当年在秦嗣源麾下、又与宁毅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这些人在朝堂之中不曾安排重职,却始终是以幕僚之身行宰辅之职的多面手,见到铁天鹰后,双方互相问候,随后便询问起君武的去向。

铁天鹰道:“陛下得了信报,在书房中坐了一会后,散步去仰南殿那边了,听说还要了壶酒。”

“仰南殿……”

成舟海笑了出来,闻人不二神色复杂,李频蹙眉:“这传出去是要被人说的。”

铁天鹰道:“陛下高兴,谁人敢说。”

李频看他一眼:“老铁啊,为臣当以忠谏为美。”

铁天鹰拱手笑道:“我就是个侍卫,谏言是诸位大人的事。”

“要是谏言不成,拖出去打板子,倒是你铁大人负责的。”

“到时候会有关照,打得轻些。”

成舟海与闻人不二都笑出来,李频摇头叹息。事实上,虽然秦嗣源时期成、闻人二人与铁天鹰有些冲突,但在去年下半年一路同行期间,这些嫌隙也已解开了,双方还能说笑几句,但想到仰南殿,还是不免蹙眉。

新朝廷在福州建立后,仓仓促促征用的行宫,仰南殿占地不小,但主要功能是对武朝先皇、历代功臣的祭祀、缅怀之用。大殿里有武朝历代皇帝,侧面也有许多功臣的位子,譬如秦嗣源等人的位置也是有的,君武偶尔过去,祭拜的其实大抵是秦嗣源、成国公主周萱等人——康贤是入赘的驸马,这里没有牌位,但祭拜周萱,也就相当于祭拜康贤了。

问题在于,西南的宁毅打败了女真,你跑去告慰先祖,让周喆怎么看?你死在海上的先帝怎么看。这不是告慰,这是打脸,若明明白白的传出去,遇上刚烈的礼部官员,说不定又要撞死在柱子上。

“还是要封口,今晚陛下的行为不能传出去。”说笑之后,李频还是低声与铁天鹰叮嘱了一句,铁天鹰点头:“懂。”

李频又不免一叹。几人去到御书房的偏殿,面面相觑,一时间倒是没有说话。宁毅的这场胜利,对于他们来说心绪最是复杂,无法欢呼,也不好谈论,无论真话假话,说出来都不免纠结。过得一阵,周佩也来了,她只是薄施粉黛,一身单衣,神色平静,抵达之后,便唤人将君武从仰南殿那边拎回来。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君武的身影出现在偏殿这边的门口,他的目光还算沉稳,看见殿内众人,面带微笑,只是右手之上拿着那份由三页纸组成的情报,还一直在不自觉地晃啊晃,众人行礼,他笑:“免礼平身,去书房。”说着朝一旁走过去了。

御书房内灯火通明,前方挂着的是如今支离破碎的武朝地图,对于每日里进来这里的武朝臣子来说,都像是一种耻辱,地图周边挂着一些跟格物有关的手工器物,书桌上堆积着案牍,君武拿着那份情报面对着地图,众人进来后他才转过身来,灯火之中这才能见到他眼角微微的红色,空气中有淡淡的酒味。

他方才大概是跑到仰南殿那边哭了一场,喝了些酒,此时也不避讳众人,笑了一笑:“随便坐啊,消息都知道了吧?好事。”继位近一年时间来,他有时候在阵前奔走,有时候亲自安抚难民,时时呼喊、声嘶力竭,如今的嗓音微有些沙哑,却也更显得沧桑稳重。众人点头,眼见君武不坐,自然也不坐,君武的手掌拍打着桌子,绕行半圈,随后直接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御书房中,摆放书桌那边要比这边高一截,因此有了这个台阶,眼见他坐到地上,周佩蹙了蹙眉,过去将他拉起来,推回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君武性格好,倒也并不反抗,他面带微笑地坐在那儿。

成舟海、闻人不二、李频三人对望一眼,稍许犹豫之后正要谏言,桌子那边,君武的两只手掌抬了起来,砰的一声用力拍在了桌面上,他站了起来,目光也变得严肃。铁天鹰从门口朝这边望过来。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不高兴,但是朕!很!高!兴!”

身居高位久了,便有威严,君武继位虽然只有一年,但经历过的事情,生死间的抉择与煎熬,已经令得他的身上有了不少的威严气势,只是他平素并不在身边这几人——尤其是姐姐——面前展露,但这一刻,他环顾四周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先是用“我”,随后称“朕”。

他举起手中情报,随后拍在桌子上。

“从三月底起,我们拿到的,都是好消息!从去年起,我们一路被女真人追杀,打着败仗的时候我们拿到的西南的情报,就是好消息!余余!达赉!银术可!拔离速!完颜斜保!完颜设也马!这些名字一个一个的死了!今天的消息里,完颜设也马是被华夏军当着粘罕老狗的面一刀一刀劈开的!是当着他的面,一刀一刀把他儿子劈死了的!粘罕和希尹只能逃跑!这个消息!朕很高兴!朕恨不得就在汉中亲眼看着粘罕的眼睛!”

“但是我看不到!”君武挥了挥手,微微顿了顿,嘴唇颤抖,“你们今天……忘了靖平之耻了吗?忘了从去年过来的事情了?江宁的大屠杀……我没有忘!走到这一步,是我们无能,但有人做到这个事情,我们不能昧着良知说这事不好,我!很高兴。朕很高兴。”

“陛下……”闻人不二拱手,欲言又止。

君武站在那儿低着头沉默片刻,在闻人不二开口时才挥了挥手:“当然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板着个脸,我也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你们知道太高兴了不合适,想要劝谏我,我都懂,这些年你们是我的亲人,是我的良师、益友,但是……朕当了皇帝这半年,想通了一件事,我们要有胸怀天下的气度。”

他的目光扫过殿内的几人,吸了一口气:“武朝被打成这个样子了,女真人欺我汉人至此!就因为华夏军与我敌对,我就不承认他做得好?他们胜了女真人,我们还要如丧考妣一样的觉得自己大难临头了?我们想的是这天下子民的安危,还是想着头上那顶花帽子?”

“所谓励精图治,什么是励精图治?我们就仗着地方大慢慢熬,熬到金国人都腐化了,华夏军没有了,我们再来收复天下?话要说清楚,要说得明明白白,所谓励精图治,是要看懂自己的错处,看懂以前的失败!把自己改正过来,把自己变得强大!我们的目的也是要打败女真人,女真人腐化了变弱了要打败它,如果女真人还是像以前那样力量,就算完颜阿骨打重生,我们也要打败他!这是励精图治!没有折中的余地!”

“过去女真人很厉害!今天华夏军很厉害!明天说不定还有其他人很厉害!哦,今天我们看到华夏军打败了女真人,我们就吓得瑟瑟发抖,觉得这是个坏消息……这样的人没有夺天下的资格!”君武将手猛地一挥,目光严肃,目光如虎,“许多事情上,你们可以劝我,但这件事上,朕想清楚了,不用劝。”

“我要当这个皇帝,要收复天下,是要那些冤死的子民,不要再死,我们武朝辜负了人,我不想再辜负他们!我不是要当一个瑟瑟发抖心思阴暗的弱者,看见敌人强大一点,就要起这样那样的坏心眼。华夏军强大,说明他们做得到——他们做得到我们为什么做不到!你做不到还当什么皇帝,说明你不配当皇帝!说明你该死——”

他脸颊通红,目光也微微红起来在这里顿了顿,望向几人:“我知道,这件事你们也不是不高兴,只不过你们只能这样,你们的劝谏朕都明白,朕都收下了,这件事只能朕来说,那这里就把它说明白。”

他的手点在桌子上:“这件事!我们要普天同庆!要有这样的胸怀,不用藏着掖着,华夏军做到的事情,朕很高兴!大家也应该高兴!不要什么皇帝就万岁,就千秋万代,没有千秋万代的王朝!过去这些年,一帮人靠着龌龊的心思苟延残喘,这里合纵连横那里远交近攻,喘不下去了!将来我们比不过华夏军,那就去死,是这天下要我们死!但今天外头也有人说,华夏军不可长久,如果我们比他厉害,打败了他,说明我们可以长久。我们要追求这样的长久!这个话可以传出去,说给天下人听!”

君武的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随后一拍桌子:“李卿,待会你回去,明天就见报——朕说的!”


在搜索引擎输入 赘婿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赘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赘婿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