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宰执天下

第274章 长风(11)

更新时间:2017-12-14  作者:cuslaa
“如今真正危害国家内部稳定的矛盾,并非在于官吏,而是经济基础与经济结构之间不匹配,这直接导致了大批京西百姓破产失业。所以说,变乱不可避免,动荡不可避免。”

会议室内,十几张简易的木桌照常例围成了一圈。

坐在桌边,有韩冈、苏昞,还有雍秦商会理事会超过三分之二的成员:从西域到淮东,坐拥棉田四十余万亩,棉行最大的原料供应商;掌握丝绸之路贸易量一成半的豪商;平安号的董事;开办有十八家工厂、矿山的大工厂主;种家、姚家几家关西将门的代理人;太尉王厚的同产弟;甚至还有木征的儿子——当年跟韩冈打生打死,现在却坐在一起,共商大事——就是不算韩冈,这些人在关西跺跺脚也能引发一场地震的。

这一圈大人物中间,还坐着五人,胸口都别着自然学会和横渠书院的银质徽章,其中一人胸口还有一枚经纬地球金徽,这是获得自然学会最高奖学会奖的标志。

如果对自然学会稍有了解,看到他们身上的徽章,就知道这必然是一群当世第一流的学者,尤其是那位学会奖的获得者,更是以一流学者中的一流学者。

韩冈、苏昞、商会理事一起坐在这里,就为了聆听他们的发言。

五人都是真正的经济专家,横渠书院中十余年浸淫培养出来的专业学者,能够用着韩冈所‘发明’的拗口的词汇,进行学术问题的探讨。

获得过学会奖的邵靖是书院内经济专家中的第一人,也是韩冈提倡的实地调研的践行者,一年中有三分之一奔波于各地,皮肤粗糙黝黑,脸上皱纹处处,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有五十岁的样子,。

“在下去年九月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在永宁今洛宁县调研。”邵靖打开手中的小册子,念着上面的记录,“永宁在洛水上游,崤关所在,山多田少。七年前在下第一次在永宁调研,当地主客户总计四千两百余户,不计无法耕作的山林,其中拥田千亩以上的大户,只有邹家。族长邹安怀掌管家业。其父邹做过一任知州,属于官户。”

邵靖看了看韩冈,韩冈轻轻点头,又微微摇了摇头。

邹这个名字他记得,但也仅只是记得,相貌经历都不清楚,至于邹为什么只做了一任知州的原因更是不清楚。

只一任知州,要么是临致仕前的安抚,要么就是犯了过错断了前途,此类官员朝中数以千计,他哪里记得住。

不过这也比章惇强了,章子厚章相公的一对眼睛,是有名的只看得见才干之士,稍差一点,就完全无视了。

“其他四家官户,十七家一等户,家业都不过八百亩。”邵靖试了试茶水的温度,放弃了喝一口的念头,继续说,“此外二等户一百零四户,三等户四百二十户,四五等户一千五百余户,剩下的都是为人耕作的客户。整个县,算是是非常穷困了。”

“永宁穷,民风也不好。”一名理事接话道。

“记得许三去探矿被抢过。”另一位理事冲坐在对面的同僚扬了扬手中的茶盏,嬉笑道,“连小衣都抢走了吧。”

“就抢走了放帐篷里的衣服!都去找矿了,才三个人留守。要是二十条枪都在,哪还容那些贼人猖狂。”许三没好气的哼声:“也别说我许三,顺丰行的商队被抢过。”

“穷山恶水出刁民嘛。熊耳山开山立柜的李大当家可是有名的荤素不禁。”

“李瘊子?不是被小王阁门”

“是王观察家的小郎君带人剿的吧?”

“就是他,王赡。长得俊俏的紧,赛兰陵呵,熙河路上多少人家抢着跟他结亲。最后还是王太尉拔了头筹,把家里的四小娘子嫁过去了。”

话题歪到了天边去,当当两声,苏昞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会议室内顿时没了杂音。

横渠山长板起脸,而旁边的韩冈脸上毫无表情,各自悚然,哪敢再多言语。

“直甫。”维护了纪律,苏昞示意邵靖继续说。

邵靖咳嗽了一下,喝了一口茶,暖洋洋的一道热线沿着食道直入肠胃,心肝肺都熨帖了。雍秦商会理事会里的成员向来目中无人,不是韩冈在座,不是苏昞发落,还真不能让他们老实下来。

“三年前,在下又去了一趟永宁。”邵靖轻飘飘的说,“这一回,千亩以上的大户,有四家,邹、薛、二李。薛家是从京师搬家过去,半年时间,就买下了一千一百亩田地。之前第一次调研,县中包括官户和一等户的形势户有二十二家,这时候,有了三十一家。但二等户三等户加起来已经不足五百家,四五等户,一千一百家。也就是说,永宁县在四年之内,形势户外的主户数量,就从两千户降到了一千六百户,少了整整两成。”

邵靖的语气沉重起来,理事们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任谁都明白,主户数量急剧下降到底意味着什么,可不仅仅是知州知县倒霉,虽不比早年会降官严责,但如今只要下降数和官方移民数对不上,同样少不了吃挂落。

都知道兼并严重,也亲眼看过兼并的疯狂,但不看到经过统计后的大数据,谁会想到有这么严重。

“现在呢?”许三沉着声音问。

邵靖唇角带着嘲讽,也不知是针对谁,“上个月,在下第三回去永宁。这一次,形势户少了一家,邹安怀投资工厂破了产,田地卖出抵债。其妻病死,独子离家不知所踪。”

圆桌旁有一丝小小的抽气声。破产,这两个字对在座的大部分人,依然是让他们坐立不安的一个词汇。

一县首户,三年破产。几十年前,除非是开罪了权贵,吃了官司,否则即使是纨绔子当家,也很难有如此了得的败家功力。但如今这个时代,真的是一个错误的投资,转眼就能将家业败尽。

亲眼见过他人破产的,在座的每人都有经历。而亲身有过破产潦倒的经验,在座的也不止一人。

尽管他们都是依靠自己过去的人脉,重新站了起来。而且由于这一起一落的经历,做事更加圆熟老辣。也因为百折不挠的气概,更加得到他人的敬佩。可这经历,他们最多也只会怀念和感慨当时的坚持,却没人会想再来一回。何况那些破产后就一蹶不振,再也爬不起来的,却还是大多数。

“现在永宁县中谁为首?”

“薛家现在坐拥田地八千余亩,整个永宁县,水畔良田总计不过两万一千亩,其中有四千亩是薛家的。”

一片哗然。

如果说邹家的败落还是运数不好的结果,这薛家家业膨胀的速度,用运数都不足以形容。

一下忘了韩冈和苏昞的威严,一个个忍不住惊叹。

“真黑啊。”

“真行呵,是供了五通在家吧。”

“八千亩!还永宁那地儿?!能耐!”

“到底哪个薛家?”

邵靖依然冷笑,“跟王太师拱辰结亲的薛家呗。”

(本章完)8)


在搜索引擎输入 宰执天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宰执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本站Android客户端,纯绿色,全免费.
点击这里下载或者在手机上输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宰执天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阅读Android版下载